為自由,我寧願承受苦難。

為自由,我寧願承受苦難。

這夜,我拿起了溫偉耀的〈上帝與人間的苦難〉,不能自制一口氣讀了六十多頁。

假如你曾認真思想信仰,大抵你必受過類近困擾。
全能全知全善的上帝,在苦難面前如何站立得住腳?

//古希臘哲學家Epicurus曾提出 Epicurean Paradox:
如果上帝想阻止苦難而阻止不了,這樣,上帝就是無能的;
如果上帝能夠阻止苦難而不願意去阻止,那麼,上帝就不是全善的;
如果上帝既不想阻止、也阻止不了苦難,那上帝就是既無能又不善;
如果上帝想阻止又能夠阻止苦難,為什麼我們這個世界還是充滿了苦難?//

邏輯完全正確,推論亦十分合理。

//十八世紀蘇格蘭哲學家 David Hume 精簡地總結:
〈命題一〉:如果上帝是至善的,他不會容忍世上充滿苦難和罪惡。
〈命題二〉: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他是有能力可以制止罪惡和苦難的發生。
〈命題三〉:這個世界事實上是充滿了苦難和罪惡。
結論,〈命題四〉:上帝如果是全能的,他就不是至善的;如果他是至善的,他就不可能是全能的。

Agree?
我也曾如此詢問。
我心哀痛,但無人正視。
有人以為我刻意挑釁,有人叫我注目耶穌,但無人願意或能夠解我疑惑。
我曾以為,因為這是個真bug,所以無人說得清,無人敢面對。

//第五世紀神學家 Augustine of Hippo 堅信上帝是全善完美。惡只不過是一種「善的缺失」。上帝容讓惡的存在,因為只有惡的存在才可以顯出善的真實。//

用我們今日的說話就是:
「如果無唔開心,又點顯得開心嘅珍貴?」
但我每次聽著這句話時都會想一巴打過去。
如果開心必須要傷痛的襯托,請不要讓我開心。
這太令人難過,亦無法叫人接受。
這無異在說:「如果無非洲人嘅慘,你點知自己喺香港有幾幸福?」
看,幾仆街的講法。

//宗教哲學家萊布尼茲則認為上帝容讓有惡的存在,是因為唯有惡的存在,才會令人追求善,顯出最終極的善。//

這是甚麼意思?
就是說「點解超人有存在嘅價值?都係多得有壞人。」
「要永續社運有咩條件?就係要容讓腐敗政府永恆存在」
或者又如坊間的某種說法:「耶穌都係多得猶大出賣佢。」
所以你能接受這就是惡存在的原因嗎。

我想不通,想不透,因而我曾認為,
人類為神塑造了一個完美的形象,卻無法完謊。
直至,我看到了這本書。
忽然之間,我釋懷了。

//當上帝創造人類的時候,他給予人最大的尊重和尊嚴,就是他讓人有抉擇的自由意志。就是說,人有真正選擇的能力。所謂真正選擇的能力,當然包括了人可以選擇去愛上帝,也可以選擇去背叛上帝;也包括了人可以選擇去做善事,也一定有能力去做惡事。//

所謂自由,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對我來說,自由很寶貴。
因為是我的選擇,如果我選擇了做好人,我也許會痛苦但將獲得滿足;
因為是我的選擇,如果選擇了做壞人,我也許得到想要的利益,但終必受人唾棄。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自由是,我有權做對事,我也有權做錯事。
都是我們的選擇。

自由,賦予了萬物意義。

作者 fb :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圖片來源 :網上圖片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