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念力叫人買雪糕

用念力叫人買雪糕

喺客觀嘅科學角度,任何人嘅行為,都係受一大堆環境因素影響。每一個決定,每一個舉止,都可以用 reductionist 嘅方法,拆細至量子力學,然後用物理定律推斷因果,計算機率。

但同時間,喺我嘅主觀世界,自由意志係不證自明嘅假設,亦係主觀事實。

呢兩樣嘢如果撈埋一齊講,就好有趣。假設我嘅決定,全部都係我自己獨立做嘅決定,唔受「外界」影響。又假設我嘅決定,同其他人有一定程度嘅 correlation,例如我決定去某某甜品店排隊買雪糕嗰日,通常都有好多其他人一齊排隊。嗯,而我決定去買雪糕,一定唔係因為睇咗某個宣傳而決定去買嘅,一定唔係。如果以上假設全部都成立,咁就可以得出結論:我私下決定排隊買雪糕,可以令到其他人都決定去買雪糕,所以我可以用念力影響世界。

呢個結論,驟眼望落去係錯嘅。但只要你放棄所謂科學客觀嘅堅持,你可能會睇到點解呢種觀點可以係講得通。我隨便講兩個角度出嚟:

1. 無知+主觀:如果我真係好蠢,真係唔知原來我係受到各種環境影響而作出決定,真係認為我係「獨立」噉、唔受「外界」影響做決定,而我又觀察到我嘅決定同其他人嘅決定好大 correlation,咁其實「我可以用念力控制其他人」嘅推論冇錯架。當然,用科學思維去分析,呢個 hypothesis 未得實驗證明。但科學真係可以喺「自由意志」嘅假設底下做實驗架咩?如果你個實驗係叫事主嘗試「用念力控制人唔好食雪糕,而去食牛腩麵」,噉結果必定唔準確,因為事主係受到呢個實驗嘅「外界影響」而更改決定,咁已經破壞咗個假設。當然,用科學方法可以論證其實大家一齊去食雪糕唔係因為某人嘅意志,而係大家都睇咗同一個廣告。但我一開始就假設咗「無知」。而「無知」,普遍嚟講係一個事實嚟。

2. 搬龍門+自由意志:就算唔假設「無知」,就算我承認我係因為睇咗雪糕廣告所以去食雪糕,又如何?一旦「我」受到廣告影響,真心認同咗廣告內容,咁呢個影響就會被「內化」 “internalized”,變成「我」嘅一部份。所以呢個「因廣告而想食雪糕嘅我」亦都係「我」,而呢個「我」就以自己「不受外界影響」嘅「自由意志」,用念力令到其他人都食雪糕。當然,個龍門喺「內化」嗰刻已經搬咗。但 so what?每個人生存於社會,都會不斷被外界影響,不斷改變。所謂「我」呢個概念,每一樣成份都係源於外界,甚至係我嘅 DNA 都係父母所賜。如果唔承認呢個「內化」過程,咁「我」呢個概念亦係空虛嘅,因為我除咗外界所賜嘅身軀、信念、習慣、價值觀等等,此外一無所有。至於如果有人想同我拗獨立於客觀世界嘅「靈魂」,不妨睇返第一點。

以上嘅推論,似係詭辯,但我無法說服自己呢啲觀點係錯嘅。起碼,只要大家肯承認「自由意志」嘅存在,就會得到呢啲奇怪嘅結論。喺一個絕對客觀嘅世界觀裡面,呢類悖論當然唔會存在,因為「自由意志」呢個假設根本唔存在。但作為一個人類,如果你同我一樣,有自由意志呢個無比真實嘅錯覺,就必須正視呢個問題。我第一次認真探討呢個問題嘅時候,係舊年嘅區議會投票日。我心諗:「我投邊個,或者甚至投唔投票,係咪真係對結果冇咩影響呢?」客觀嚟講,如果我唔向親友拉票,我嘅影響力只有一票。但用返上面嘅論述,又未必。而我一念之間,會唔會左右大局呢?

呢啲係幾有趣嘅哲學問題,當然在科學範疇以外。不過我不禁諗起量子力學引發科學家之間對「宇宙嘅本質」產生嘅疑惑。我自己唔識量子力學,但直覺係呢啲問題係互通嘅。一旦客觀同主觀世界重疊,我哋就無法避免去處理呢啲矛盾,但呢啲矛盾,係冇客觀嘅解決方案。

處理呢類矛盾嘅語言,一早存在於世界各地嘅「神秘學」裡面。客觀嘅盡頭都係主觀。最後我哋雙眼所見,雙耳所聽,雙手所感觸,都係主觀。當然,總會有人誤解呢啲論述,以為念力真係可以改變或影響世界。最有趣嘅係,雖然咁樣理解係「搭錯線」,但又未必係錯得晒。正如啲神秘學愛好者好鍾意嗰句:everything is connected。呢個係貨真價實嘅科學事實嚟,只要喺個 light cone 乜乜乜入面,所有嘢都有因果相連。但所謂相連,係點樣連法,「我」究竟有幾大,影響力又有幾大,真係龍門任搬,又從來冇咩準則。

人生,就係必須咁虛幻莫測。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