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奴性由學校開始

訓練奴性由學校開始

筆者曾經與各位讀者一樣,都接受過香港中學校服的統一而無個性的管理。學校是社會的縮影,是社教化(SOCIALIZATION)的集中地,亦是意識錯誤(FALSE CONSCIOUS) 及性別定型(STEREOTYPE)的提供地。傳統女校檢胸罩事件只屬冰山一角,某部份香港中學校規及訓導無疑打壓人權,籍此製造坊間所見的「乖巧」及「好學生」。

校服很大程度上代表一所學校,代表一所學校學生行為,代表一所學校學生身體髮膚。不僅是女校會向學生抽檢胸罩,男女校更會向兩性抽檢內衣。在中學時代,訓導主任會在早會過後抽檢一眾同學及筆者校服及儀容。校服及儀容檢查除了抽檢內衣,更會抽驗指甲長度及頭髮長度。抽驗內衣的方法是訓導主任觀察學生背部,學生背部是穿白色上衣,更易反映他們所穿內衣的顏色。本來校服規定只得校服式樣、皮鞋及襪子,內衣早已列入校服規定一部份,並規定內衣以白色為主,無疑剥削學生選擇內衣的權利及穿著內衣的私隱。惟學校將學生當成生財工具,向兩性灌輸奴隸的生存之道。

學校會用標籤(LABEL)把意識錯誤(FALSE CONSCIOUS)灌輸給學生。筆者記得訓導主任提及穿白衣或肉色內衣的女生便是好女生,只有穿黑色內衣的女生才是壞女人、下三流的壞女人。或許,訓導主任為人保守,一心只想教好學生,於是以媒介(MEDIA)所見所聞的壞人指標,授予學生,形成意識錯誤(FALSE CONSCIOUS) 。電影角色設定以裝扮誇大壞人的形象,而記者在報導童黨作惡均以誇大壞人的形象;使人覺得次文化(SUBCULTURE)如人體穿環(鼻環、咀環)、紋身及染髮是壞人。事實上,好與壞難以以次文化(SUBCULTURE)判斷,但主流社會難以接受次文化(SUBCULTURE)的身份,鼓勵學校繼續推動意識錯誤(FALSE CONSCIOUS)作社教化(SOCIALIZATION)的提供地。

最後,學校刻意製作性別定型(STEREOTYPE)給予學生。香港本地學校校服以男褲女裙為標準,與某些服務業集團均以男褲女裙為標準,極為相似。國際學校早已允許女生可自由穿裙或褲裝上學,而某所英國學校男童更向學校主動提出穿裙上學,結果學校允許男生可穿裙或褲裝上學。泰國學校更設立性別友善校服,尊重跨性別人士需要。相反,香港本地學校性教育失敗是由校服過份限制性別形成,導致跨性別人士難以及早做回自己,尋回自我。某些學校更以培養學生形象為由,限制學生步姿,限制學生參與某項運動權利。某所位於窩打老道傳統女校鼓勵女生成為淑女,要求她們在行路時不能發出聲響。另外,某所聖字頭傳統女校鼓勵女生成為淑女,阻止她們學打籃球、踢足球。由校服到行為,學校刻意灌輸性別定型(STEREOTYPE)給學生,無法全面建立具獨特氣質的性別。

總結而言,訓練奴性確實由學校開始。學校是社會的縮影,是社教化(SOCIALIZATION)的集中地,亦是意識錯誤(FALSE CONSCIOUS) 及性別定型(STEREOTYPE)的提供地。學校需要考慮重申檢視打壓人權的校規,而學生更要努力反抗這些無理規定。

 

Photo: www.chinadaily.com.cn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