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成為一個人

只想成為一個人

人總怕找不到活著的價值,所以在找到人生最大意義前,人往往急著證明自己的存在。我們總渴望能找到些憑據,以相信自己的一生沒有白活。

因為怕空虛,怕感受到內在的空洞,怕沒有人認得出這個自己,我們忙著建立自己的表象,意圖用外在的「實」來掩飾內在的「虛」。總之,外在形象愈鮮明愈鞏固,人就好像愈踏實愈有安全感。

但這個表象,就等於你的本質嗎?這個表象是什麼?是深受大眾喜愛的完美角色?是被社會認可的性別特徵呈現體?是值得世人讚許和褒揚的偉大人格展現者?有時,其實表象與內心並沒太多聯繫,甚至互相覺得陌生,彼此迷失。又有時,表象會綁架自我、勞役內心,我們喪失自由,而且更沒法找到任何真正令人欣喜的生存意義。

更可悲的是,有時我們會沒依據地害怕,或討厭別人的存在,因為覺得別人的存在有壓迫感;覺得別人的存在削弱了我們的存在感;覺得如果人人都無差別地存在的話,自己的存在就不再獨特。於是,在沒有真正理解以前,就拼命為別人、為自己貼標籤,把人分門別類,為其身份加上大量主觀形容詞、描述,定義出人的善惡貴賤,好讓自己有個標準,知道自己該往哪個方向提昇,成為自認為高尚的人,繼而無視「其實絕大部份人性都是一樣的」這個事實……

說了那麼多,要利申一下自己並非什麼大愛撚/世界大同撚,只是覺得做人好累…… 但其實我也只是想成為一個人。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