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級歷史建築只能認命?

低級歷史建築只能認命?

大坑附近的居民近日不難察覺,在第二巷 4 號多了一間如「傻豹」一樣,外牆髹粉紅色油漆的店鋪。這棟並不是普通的建築,而是一座建於 1930 年代的三級歷史建築。鮮艷的外牆顏色,似乎跟這棟建築原來的灰色外牆顯得格格不入,亦因此引來很多的討論,質疑新租戶的裝修破壞了這幢歷史建築。由於這座建築只是屬於最低級的三級歷史建築,所以這些改造工程,縱使比較突兀,而新租戶所選用的顏色,又的確和整棟建築的風格有欠調和,但是「醜樣唔係罪」,這些改造並沒有違法。而且我們與其批判業主和新租戶的決定,倒不如看看這個例子所揭示的政策問題。

其實,這座建築的上一手業主,亦有在同一個部份髹上黑色的油漆。雖然在選擇顏色上,黑色似乎比粉紅色更敏感地照顧到建築原有的外牆表面,但是,由於原本裝潢已經有一層油漆,所以粉紅色的油漆應該沒有帶來額外的損害。比較讓人痛心的是,地下閣樓原本的木製窗戶,從照片上看來是髹上了白色的油漆。這樣的一個做法,相信會對木窗戶帶來不可逆轉的損壞。

15129043_1268022876551720_7661312623889730707_o

這座建築並不同我們在舊區所見到的唐樓。香港比較普遍的唐樓,建於戰後 5、60 年代。而大坑的這座建築,是建於戰前的 1930 年代,而且保養得非常良好。建築原本的灰色外層,是所謂「上海批盪」的水泥批盪,是流行於東亞地區的獨門工法。它的建築風格亦帶有很重的早期現代主義風格,和上海的裝飾藝術 (art-deco) 摩登建築 (modern architecture) 很相似。帶有同樣建築特色的例子,有位於旺角太子道 190 號,由比利時王國的義品公司 (Credit Foncier d’Extrême Orient, C.F.E.O) 於 1932 建成的「半歐式」摩登住宅大廈。我們現時對於 1920-30 年代的香港建築歷史知道得很少。其中一個原因,是當時的建築經過戰後市區的急速發展,已經被拆卸重建。這些早期的摩登建築,可以補充了殖民時代帶有東方主義的歷史觀點,說明維多利亞城以外的華人社區,並非只是漁村和農地,甚至有着可以和廣州上海相比的摩登的都市文化。這座建築亦證明大坑在 30 年代已經是一個摩登的社區,對我們了解社區、香港、甚至是整個東南亞區域的歷史,有極為重要的價值。

相信從近年各個保育歷史建築的例子,例如皇都戲院、中央郵政局等,我們都已經知道現有對於歷史建築的評級制度,存在很大的問題。這座位於大坑的唐樓,雖然有極為重要的歷史價值,但是就只有最低級的評級。而相關法例的要求,亦和市民的期望有很大落差,甚至算不上是一個先進城市應有的水平。例如在英國,不同等級的歷史建築,會按照獲得評級時的狀態,作為評估改造工程是否合乎法規的標準。而評級當局,亦會清楚列明建築之中哪些部分是屬於受保護範圍。因此業主可以改造受保護範圍以外的部分,以改善建築物的空間或加設現代化的屋宇設備。而且就算是最低級的評級,只要改造工程牽涉到受保護的範圍,都要事先申請許可。故此,我們經常可以在倫敦的街頭,看到一些雖然有百年歷史的建築,都會有適度的,專業地進行的改造工程。

而且,這些資料全部可以在網上查閱,令有意進行保育的業主,很容易就可以知道工程是否牽涉到歷史建築的重要部份,而不會錯誤地破壞了歷史建築的價值。相反,香港古蹟辦的評級資料並不容易查閱,一些業主就算有心,亦因為得不到相關的資訊,而未能好好保護自己的歷史建築。既然,香港的有關法規有待改善,我就應該視保育歷史建築為道義 (ethical) 上的責任。在改造工程上,可以先詢問建築師的意見,找出盡可能減少破壞的方案。建築師事務所亦可以為這些牽涉到低評級歷史建築的保育工程,提供一些小規模但專門的意見,令建築師的專業服務更能滲透到社區和小商戶的層面,在美學上為社會服務。

 

Photos: 灣仔好日誌 Facebook

作者 Fb:Charles Lai 黎雋維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