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聞中的事情

傳聞中的事情

思詩和阿純都在某知名的大型商場裡打工,職位是接待處服務員。她們雖然是好姊妹,無話不說,但外型、性情完全南轅北轍。阿純剪著一頭微捲的咖啡色短髮,思詩則留著長直黑髮。而在上班時候,她們都穿著一樣的紅色套裝。

無聊的上班時刻,她們還好有對方作伴,一起處理無理的客人,也一起聊天消磨時間,不然漫長的九小時不知要如何捱過。

沒什麼客人的時候,華麗的商場顯得氣氛更加冷清。阿純忍不住張開口打了一個大呵欠。

思詩其實有一點點不喜歡阿純大剌剌的行為,少了點女生的矜持似的:「打呵欠也要顧儀態呀。」

阿純揮揮手:「行啦,這裡又沒其他人。」

思詩沒好氣:「保持儀態是對自己負責任,與他人無關。」

阿純其實也有一點點不喜歡思詩過於嚴謹的個性。

思詩:「阿純,我想去一下廁所。」

靈機一閃,阿純忽然好想捉弄一下思詩。

阿純故意煞有介事地吞吞吐吐:「思詩…… 妳有聽過最近的網上傳聞嗎?聽說我們商場這樓層……的廁所有怪事發生。」

思詩完全看穿阿純心裡的鬼主意,但也想假裝配合她一下:「是嗎,什麼事?」

阿純暗中高興她中了圈套:「就是廁所裡左手邊的第二個廁格,偶爾會傳出一把女人的歌聲,別人如廁後出來,都發現那間廁格根本沒人。」

思詩忍不住笑了出來:「妳少嚇我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是妳想捉弄我吧,我沒聽過這事。」

阿純心裡不是味意,看不順眼思詩一副因看穿了她心思而很得意的咀臉。她覺得自己「被控制了」,思詩在取笑她。

思詩轉身走出接待處:「阿純今年都二十八歲了,不要再像小孩子了啦。」還摸了摸阿純的頭。

阿純激不得:「什麼呀!事情是真的,不是我編的,妳最好就不要信,遇到妳就後悔了。」

思詩笑笑:「好老套的故事!」

—————————————————————————

思詩工作樓層的廁所算是很大,有十多個廁格,但燈光明亮,環境很乾淨,也飄著薰衣草香薰味,讓不喜歡上公廁的思詩也可安心如廁,不用因此忍尿。

思詩沒把阿純的玩笑放在心中,如廁後,她看見清潔姨姨在打掃洗手台,也跟她聊了一下天。思詩蠻喜歡跟清潔姨姨聊天的,因姨姨的性格開朗,也知道年輕一輩的想法,思詩在她身上得過不少啟發。

思詩用自己帶來的紙巾抹乾雙手:「阿純這個小女孩,想嚇我就編說這間女廁有怪事發生,說什麼左手邊的第二個廁格,偶爾會傳出一把女人的歌聲,好老套的事情。」

清潔姨姨笑說:「哎呀!哪來的怪事呀!阿純也太幼稚了吧。」

思詩附和:「就是嘛。」

思詩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清潔姨姨是個「大嘴巴」,轉頭遇到阿純就跟她說起這事,讓行為大剌剌,心思卻有點敏感的阿純又覺得思詩在背後取笑她。

晚上下班後,阿純回到家通常都是上FB看新聞。工作一整天已經很累,下班後阿純只想做點輕鬆事。

今天阿純靈感爆炸,她決定要把被思詩笑說是「老套」的怪事,化成真實的傳聞。只要多人說起,流傳開去,就會變成真實的事。於是,阿純在討論區的鬼故版面中寫起她編出的陰森故事來。她寫著:最後有人真的看到一個沒腳的女人身影,她穿著一身白色連身裙,中長髮,樣子非常甜美,卻蒼白臉容。

過了大概五分鐘吧,阿純的發文已被轉貼到討論區的 FB 上,引起更多人熱烈關注。

阿純心想:「這下子是真的傳聞了吧!我寫故事的能力還不錯吧!」

—————————————————————————

星期天一個下午,商場已人潮為患,思詩和阿純今天被問到最多的問題就是:「你們商場的廁所是否流傳著怪事?那把唱歌的女聲是真的嗎?」

思詩被問到口啞啞,也感到非常頭痛,她趁少人時偷偷問阿純:「這件事不是妳虛構的嗎?為什麼一天的時間,就變成人人皆知的鬼故傳聞?」

阿純裝模作樣:「我哪有虛構怪傳聞呀!這是真事!我也是聽回來的,不是我編的。難道妳要親身遇到才相信?」

思詩亦開始有點怯,但也口硬:「我才不想遇到,妳不要亂說話!」

突然間,商場傳出一片淒厲的尖叫聲,後來就有一名中年婦人從廁所方向跌跌撞撞地跑出來,最後跌倒在地:「救命呀!我聽到廁所裡有唱歌聲,之後就有一個沒腳的女人出現。啊!」她像捉著救生圈般抓著向她慰問的男子。

阿純內心打了個突:「沒事的,這只是我編作的故事,可能只是她心裡有鬼,草木皆兵罷了。」

思詩靠近阿純的耳邊:「到底是真是假呀!難道是真的有女鬼?」

阿純結巴:「我…… 我不知道。」

—————————————————————————

快要下班的時候,好死不死,阿純竟然肚子痛,可能跟她心情緊張了一整天有關。

阿純臉色一變,按著肚子,向思詩求救:「怎麼辦?我肚子好痛,好想去廁所呀!」

思詩:「不會吧!這時候才來肚子痛,忍一下可以嗎?除非妳不害怕女鬼。」

阿純心急如焚:「忍不了呀!妳不要再說了啦,不如妳陪我上廁所?」

思詩斬釘截鐵:「不行,當值時期不能兩個職員都離開!」

阿純苦惱:「那怎麼辦呀?」

思詩:「說不定清潔姨姨正在打掃廁所,這樣就有人陪妳啦。」

阿純:「啊,我忍不了啦。」說畢就奔去洗手間。

阿純邊跑邊心想:「那是我編的女鬼而已,我怎能害怕我自己的想像,好可笑。」

—————————————————————————

阿純衝到洗手間中,如廁過程她雖然有一絲害怕,但生理上的需要蓋過她的恐懼,她沒空多想怪事,直到如廁完畢,她才開始被恐懼淹沒。

特別在正要打開廁間門的前一刻,她好害怕會看見……

最後打開門後,阿純並沒有看見什麼。在洗手台洗手時,她也幸運遇到清潔姨姨進來打掃,有別人陪,彷彿害怕的感覺消失了。

清潔姨姨首先說起那傳聞:「哎呀!那不是妳作出來的嗎?現在人心惶惶呀!」

阿純選擇誠實:「是呀,是我虛構的。」

清潔姨姨擰擰頭:「現在弄到好像真有此事似的,害我也有點害怕起來!」

阿純有點不好意思。但這的確是她虛構而已,沒理由會成真。

忽然,阿純開始聽到一把清澈的女聲在唱歌,而廁所還是除她倆外,別無他人……阿純嚇到發抖起來。

清潔姨姨嚇到地拖也捉不實,「啪」一聲地拖跌在地下。

最後阿純打開洗手間門,正打算衝跑出去的前一刻,她聽到清脆的女聲跟她說:「謝謝妳,把我創造了出來。」

 

作者 Fb:生活的練習

image credit : Shadow Woman by Ukille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