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你贏字我輸

公你贏字我輸

袁国強那句「現時立法會主席與行政機關在意見有分歧,最恰當是交由法律去解決,是尊重法治的做法」最令我噁心的地方在於,這句話必須建基於立法與行政兩權平等的前題之上,而口口聲聲強調香港是「行政主導」的一直是香港政府。香港的立法會從來不曾有過實權,在保皇黨挾功能組別佔立法會大多數席位的現實下,政府幾乎能借立法會之手做任何它做想的事情,這些舉動也因法院不干涉立法會決定之故而未受過抯撓。

梁振英以行政長官的身份意圖干涉立法會主席一事,令人心寒之處在於無論法律是否 Endorse 他的決定,他的決定大概仍會成為現實;換句話說,法官判決不影響最終結果。這是場公你贏字我輸的賭局,法庭判決不利於政府,政府毫無損失;法庭判決利於政府,政府以司法干預立法的先例一開,香港的遊戲規則將被徹底改寫。

事實上,不論法庭判決如何,梁與袁訴訟之舉本身也已經開創先河。香港的行政機關將永遠記得他們的前輩曾試圖染指立法會的運作。在自己無需承擔成本的前題下控告他人是非常誘人的事情,香港警察已有板你睇。若是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興訴成為常態,長此以往,只要任何一位法官判下 Yes,到時香港的遊戲規則同樣會被改寫。

至於「交由法律去解決」這句有多麼虛偽,也毋須我多提。一邊說著「讓法律解決」,一邊讓議會中拿著少數選票的多數派保皇黨阻撓梁、游兩人以及遭受池魚之殃的劉小麗宣誓,徹底忘記自己不過四個月前才祭出行政手段、用「我認為」的殊心論剝奪香港公民參選立法會的權力,香港政府確實尊法律為圭桌,處事以法律為依歸,對吧?

 

Photos: standnew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