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傷害後的你,會怎樣面對?

受到傷害後的你,會怎樣面對?

人受到傷害後,普遍會有兩種應對模式,1.攻擊 2.麻目,由於每個人生活在世界上,幾乎是每分每秒也會受到一些莫名的傷害,言語上,心靈上的,和一些可有可無的思想上的謬誤。回顧自己受到傷害後,也會有兩種選項給自己,作為我面對傷害時的應對,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1. 攻擊,自我攻擊:有很多人受到傷害時,會做出一些極端的行為,例如自殘,透過傷害自己,埋怨自己,把所有過失轉向自身方面,甚至會有自殺傾向,把自己傷到滿身傷疤,把所有不快盡發洩在自身上。

攻擊別人:這是普遍香港人常見的應對模式,將傷痛轉移到別人身上,作洩憤之用,反之攻擊對方,好讓自己過得好過一點。正因之前被人傷害過,現在已經懂得架起一副面具,那副面具永遠是強捍的表情,而内心卻是受傷地哭泣。開始竭力地隔開自己與所有人,你變得不顧他人,自私,自利,為的只是以防自己下次會再次受傷害,但是卻會令到自己的形象大跌,身邊的朋友紛紛離去這種情況,旁人都不理解,其實只是你受過傷害後苦苦捏出的一副嘴臉,只有真正懂你的人,才會知道這個並不是真正的你。

有一點像……寶寶很苦,但寶寶不說。

2. 麻目,這是我近來愛用的一種方法,麻目自己,可以說是喝一整天啤酒然後睡去,或是哭個一整天,這些都是無聲的呐喊,它比選擇攻擊這個選項較安全,但會把傷痛無限期濟留在心底處,好的可以一次過給哭掉了,釋放不了的也只能強逼自己去接受現實,然後帶著傷痛漸漸把自己繼續麻目起來,直至,連很痛,也能安然地笑著說「我很好」,甚至儘量讓自己看起來是「很好」的一個狀態,那就不會使人擔心了。

受到傷害時,從前我會選擇攻擊自己,現在我會選擇麻目,那樣我就不會使人覺得自己不成熟,麻煩。那樣我就不用花錢去買啤酒,喝個爛醉,麻木是每天奪去自己的知覺,什麼也不用想,毫無感覺的去過日子。於是,每天收工後,我總會愛躲在被子裡掩頭而哭,把一切傷痛哭盡,那樣明天便可以笑臉迎人了。我覺得這樣反而挺好,誰會喜歡一個整天哭,整天苦瓜臉的人在他身邊。不打擾,是我受到傷害後的做法。沒錯,是很自私,是很苦,不過沒有其他選擇,這是最廉價最人性的選項。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純粹熱愛寫作,喜歡用黑白照上加上一段文字,和你訴說曾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