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開回憶

咬開回憶

雖然每天韶欣都很期待下班的時刻,但今天的她以特別期待的心情去希望時間快點過。少了點悔氣,多了點興奮情緒。因下班後她會和兩、三熟稔的同事去吃街邊美食,每次只要下班後有約,她上班時都會多分能量,臉色也比較和悅,因當天的日子不只有上班、下班及回家,還有自己的生活可過。

一到六時正,韶欣已急不及待收拾包袱及提醒同事走人。雖然她知道老闆不喜歡同事準時下班,但她認為準時下班有何不可,如果員工不可以準時下班,那老闆也不可要求員工準時上班。

韶欣雀躍地背上小背包,對坐在她旁的小琳輕聲細語:「走啦走啦!」,再拍拍仍在默默低頭專注做事,做到天昏地暗、不知時日過的美琪。

小琳也站起來迎接下班一刻:「我五分鐘前已經收拾好啦,今天要準時走人。」

韶欣催促美琪:「妳也快點趁老闆去了洗手間收拾物品啦,不然她又給我們臉色看的了。妳知道啦,她脾氣差,性格又自以為是,自以為是宇宙中心,以為自己說的就是真理,只有別人錯……」一提起這個固執又不懂自省的人,她就會不自覺怒氣沖沖,聲線提高。

小琳向韶欣使使眼色:「放鬆!還好現在只有我們三人,別人都不在位。」
美琪終於完成了她今天的工作,吁一口氣:「行啦行啦,妳們先離開吧,樓下等。」她不知道自己的頭髮十分凌亂。
小琳替三人打卡:「好!」

——————————————————————————

韶欣對街邊的小店美食特別有情意結,她記得以前大專時期,她最愛和友好的同學們在放學後、或趕完功課後一起吃美味的燒賣、魚蛋放鬆自己。雖然那時有那時的煩惱和憂慮,但對比出社會後面對職場的日子,她對讀書時期還是保持著一份懷念。日子簡單點,也快樂一點。

屋邨裡收藏著很多地道小店,她們像發掘寶藏般去探索。

入夜後天氣漸涼,韶欣不自覺磨擦著雙手。走著走著,韶欣對一間日式章魚小丸子店非常感興趣。店面非常簡樸,很細小,沒有坐位,只能多賣。也沒有多餘裝飾,門面就只掛著一個紅色的日式燈籠,但已經排著十多人在等候。

吸引到韶欣的,不是小丸子的賣相特別,或排隊人流,是因為店舖只售賣章魚小丸子一樣東西而已。在這要多向發展才能生存的時代,專注只做好、做精一件事情這回事,很難得。

韶欣停了下來:「不如我們試試這間章魚小丸子?」

最後她們也等待了差不多半小時才買到章魚小丸子,幸好不是一人排隊,有人陪伴可以聊天打發等待的時間。

剛弄好的章魚小丸子很燙口,謹慎又細心的小琳提醒著韶欣和美琪:「小心燙口,妳們要吹涼點才吃。」

韶欣反覆吹涼小丸子,雖外層已涼,但咬下去後中間部分還是有點燙。

「哎呀!」韶欣很怕吃燙的食物,相反美琪不怕燙,已經可以直接把小丸子放進口中。

看著美琪大口大口、豪邁的食相,韶欣想起她的一位舊同學——雪瑩,她也是不怕燙的一個女生。

雪瑩同學已經結婚生子了,過著幸福、平穩的家庭生活。自從三年前大專畢業後,她們就只有半年一約而已。

長大後會分道揚鑣,這是正常的人生過程,韶欣對此並沒有太大的傷感。

韶欣也忽然想起,雪瑩也曾和她一起吃過章魚小丸子。那一盒是五粒裝的小丸子,兩人難以平均分配,最後雪瑩讓韶欣吃了三粒,自己只吃兩粒。雖然只是一粒章魚小丸子而已,很小事,但韶欣覺得雪瑩一直都很遷就自己。

她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半年前吧,剛為人母的雪瑩雖沒帶小嬰孩出來,但常在二人的聚會中興高彩烈地談起自己的女兒,臉上流露出疼愛女兒的母性光輝和喜悅,但韶欣看著、聽著覺得很刺眼和不悅。

韶欣還沒結婚,她不懂看著自己的孩子一天一天成長是什麼滋味,她只知道自己啞口無言。

最後韶欣誠實表達了自己的感受,但是動了怒氣地說:「可不可以不要再說妳的家庭生活了?我完全聽不明白,為何硬要說一些我不明白的事情?」

韶欣看見雪瑩眼神流露著尷尬和失望,她內心也滲出後悔感,但覆水難收。往後她們的聯絡次數就更少了,連在手機上的溝通都變更少。

韶欣覺得雪瑩是在生她的氣才這樣。

想起往事,韶欣想著想著,思緒已飄向遠方。

美琪:「喂,韶欣,妳又在想什麼想到入神。快吃完最後一個小丸子啦,待妳吃完我們就去下一個地方。」

美琪的聲音把韶欣從回憶遠處引回現在。

韶欣搖搖頭:「喔,沒什麼。」

「韶欣!」有把熟悉的女聲從遠處傳來。

韶欣轉臉看見雪瑩的身影向她走近,心想:「不會吧!她又不是住在這區的人。」

雪瑩抱著嬰兒向韶欣打招呼:「沒想到在這遇到妳。我看到雜誌推介這間章魚小丸子店,打算前來試吃,能遇見妳也太好了,好幸運。」

雪瑩態度自然,相反韶欣則有點尷尬、不安,還好她有同事陪伴著。

雪瑩望著女兒:「這就是我女兒,韶欣妳第一次見她真人吧?因為忙著照顧她,與妳更少聯絡了,不好意思呀。」

韶欣揮揮手:「不會呀!妳不用不好意思吧……」看著雪瑩的微笑,她的心情好像放輕了一點點,她覺得雪瑩的女兒其實很可愛。

——————————————————————————

下一站,她們三人來到一間賣雞蛋仔、銅鑼燒、特色飲品的小店。這間店兩旁都是空舖,夾在空舖中間,自然顯得搶眼。

美琪點了巧克力雞蛋仔,老闆即點即弄,每顆雞蛋仔內都充滿巧克力醬。

咬下去,小琳驚嘆:「好好吃呢,巧克力醬又滿!真材實料。」

韶欣點頭認同。

吃著巧克力雞蛋仔,韶欣又想起了一個人。讀書時期,韶欣喜歡帶著同學到一間很出名的小食店吃巧克力口味的雞蛋仔。因為當時她喜歡的人——阿秋,經常光顧那間小食店的巧克力雞蛋仔。當然不是韶欣每次去都會遇到他,但每次她都是懷著這心情和期待去吃巧克力雞蛋仔。

他們最後沒有在一起,也沒有變很熟稔,只是淺淡地交談過一、兩次、或打一下招呼而已。但往後每次吃雞蛋仔,韶欣都會想起這個人,雖然樣子印象模糊了。

韶欣也覺得很奇怪,他們二人之間沒有什麼深刻的回憶真實存在過,關係淡如水,但她就是一直把他記在心上。
今晚會再遇到他嗎?像巧遇到雪瑩一樣。韶欣想再次遇到他,她刻意四周張望,但沒有看到熟稔的身影。
美琪:「韶欣,為什麼東張四望呀?今晚妳怪怪的喔。」

最後雞蛋仔也吃完了,她們都打算坐車回家了,韶欣還是沒有看到他的身影:「唉,這也沒辦法。」

——————————————————————————

小食店的老闆看見男子的身影靠近,急忙脫下圍裙給他:「喂,阿秋,你吃完飯啦?現在輪到我去吃啦,我餓壞了。」

阿秋笑笑:「好啦,現在輪到我看檔啦。」

 

Photo: 维基百科

作者 Fb :生活的練習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