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與的士佬 (六)

女鬼與的士佬 (六)

第二章

健哥趕到醫院時,前妻和她的男友早已在此守候。前妻告訴他,女兒遇上交通意外,經醫生搶救後,已無生命危險,只是一直昏迷,不知何時才醒。健哥在深切治療部看到小青插著呼吸輔助器的模樣,心痛得終於控制不了男兒淚,像開了關不上的水喉。他的世界像崩潰了,生命的一切都變得毫不重要。前妻搭一搭他的肩膊以示安慰,然而她也忍不住流淚。

一小時後,健哥、前妻和她的男友三人坐在病房出面的椅子休息。男友見大家都累了,便提議買些熱飲。他約莫四十歲,雖不是富貴人家,亦老老實實的模樣,平日努力工作,與前妻和女兒相處不錯。小青雖不是親生,卻心痛欲絕。他不似健哥,不會賭博,也沒有其他不良嗜好。健哥覺得自己比不上他,更覺妻子不應留在自己的身邊,也慶幸小青將來的繼父是個善良的人。

病房外只留下健哥和前妻二人。她神不守舍,突然自責起來:「都怪我的脾氣,她是個乖女孩。為何我忍不住氣,與她吵架?」然後,前妻痛哭起來。

「誰人又料到?她已過了生命危險,必有後福。她一定痊癒,而且健健康康。我有預感,一切都會更好。」

前妻苦笑,說:「你還是這樣子。」

過了一回,前妻的情緒平伏下來,問:「你生活如何?」

「還是一個的士佬、還是一樣的生活。」

「沒想過改變生活嗎?」

「不了。我不像你這麼幸運,找到好人家。生活從來都是這樣過,我想不到改變的理由。不過,最近認識了一位新朋友。」

「女人嗎?」健哥點點頭,前妻續說:「那便好了,找她做伴嗎?」

「我們之間很複雜…」

的確很複雜,一個是陽人,一個是陰鬼,這又如何真正作伴?一個人在家,卻沒有另一個在身邊,那寂寞又如何消?何況健哥知道,人間不是鬼的最後歸宿。然而,在前妻把這件事想得更複雜,把女方想像成有夫之婦之類。一般而言,人將一段關係形容為複雜,通常都是道德角力,或者感性的遲鈍,不知如何選擇。健哥可以慢慢解釋下去,但此刻實在沒有心情。

還是夫妻的時候,健哥以為自己為了家庭努力工作,又疼愛女兒,只是閒時賭錢,不明白老婆離開的原因。離婚後有很多個夜晚,他入睡不能,躺在床上,眼光光地看著被濕氣弄得發霉的天花板,想:「為何我為這家庭付出了這麼多,她們卻好像視若無睹?」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例湯,她卻直率地說:「你用了多少時間認真地聆聽你老婆和女兒?」健哥啞口無言。如今,卻見有一個溫柔的男人愛她,事事為她和女兒著想,健哥明白了些許緣份的奧妙。離婚後一個月後,健哥曾偶遇他們三人一起飲茶,當時前妻容光煥發,像個戀愛中的年少無知少女。當時健哥很憤怒,馬上跟例湯說了這件事。她卻說:「你又可以做甚麼挽回變心的人呢?你還當她是你的老婆。別忘記,你們再不是夫妻了。」健哥心裡不服,但反駁不到。

健哥與前妻之間已經早已沒有愛意,更沒有夫妻之情,也沒有恨意,卻變成一種特殊的念舊情感。然而,卻不算藕斷絲連,唯一連住的,卻是女兒。大家的生活雖然各走各路,只恨最終有緣無份,但是大家仍有一個共同目標:女兒。那感覺是很奇妙。

健哥離開醫院時,想起女兒插著呼吸器的樣子,心裡一陣絞痛,雙腳突然無力,扶著門口外的欄杆,眼淚又流下來,喉嚨像有異物頂著。那一刻,他想如果女兒死了,世間亦沒有甚麼值得留戀,死了也不覺可惜。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表獨立兮山之上,雲容容兮而在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