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為你洗 keyboard 嘅男人真係好有型!

會為你洗 keyboard 嘅男人真係好有型!

老老實實,小盛女其實真的很懶,也很骯髒,例如一年可能只會大掃除一次(就是年廿八那天),眼見家中擺設鋪滿塵也沒甚麼感覺;很累很累很累時會不洗澡;不喜歡洗眼鏡;外出回家懶洗手;在公司邊用keyboard邊拿零食來吃等等。而我男友,姑且先叫他做Mike,反正大家都當我是Brenda(如果有看我其他文章便會明白),則很喜歡乾淨,或算是有少許潔癖,所以他經常會看不過眼而親自出手。

話說很久以前Mike已經叫我清洗公司的keyboard,我說我不懂洗,噴一點消毒藥水便可,再不夠的話便用紙巾包牙簽掃一掃或倒轉keyboard拍一拍,通常都有一些不知明的東東掉下。有時在公司工作到腦閉塞時我便會隨手拿零食吃,有次我吃童星點心麵時不小心掉了一條在keyboard的裂縫,我以為用牙簽可以把它掃出來,可是越掃越入,最後竟然還消失了!最初我很害怕,怕會引小強來探我,於是我想盡辦法也要把它弄出來,可惜最後還是徒勞無功,於是我便放棄了,繼續安於現狀。

「你點可以咁架,病從口入呀,你拆咗個 keyboard 出嚟洗啦!」Mike 說。
「我都唔識洗。」我說。
「你用螺絲批整開幾粒螺絲就可以成個拆嚟洗,唯有咁先會乾淨。」Mike 說。
「一陣拆咗裝唔返咪大劑?」我說。
「我星期六上你屋企洗一次畀你睇。」Mike 說。

我家裡的 keyboard 由初中開始用到現在都沒有洗過,可想而知裡面有多麽可怕。Mike 來到我家便問我拿十字批立刻開始拆 keyboard,他一邊拆我一邊心想這裡豈止幾粒螺絲?擘開第一塊板之後又要轉用另一個較小的十字批再拆一層螺絲,然後拿起左上角類似電路板的東東,才可以拿走鍵盤和膠墊去清洗。他首先裝滿一桶水,將 keyboard 像搖搖板一樣在水中搖,髒物便浮出來,再反轉 keyboard 用水喉沖,因為要等字粒突出來沖才乾淨。

正當我以為大功告成時他竟然還要給我的 keyboard 塗番梘,又再放在一盤乾淨的水裡搖呀搖,竟然還有髒物浮出,於是他又再塗番梘,又再沖水,然後洗膠墊,再用乾布和紙巾抹乾,最後再用風筒吹乾。我實在不好意思要他為了我這個用了這麼多年的 keyboard 大費周章,我心想早知買一個新的,因為之前他已嚷著要我買一個新的 keyboard,但我看他一臉認真地洗,又用風筒吹,實在太有型,所以我只是默不作聲地在他背後心心眼。

「唔好砌住,畀我影張相先!」我說。
「吓,你唔係諗住影相下次自己拆掛?你應該搞唔掂。」Mike 說。
「傻啦,我點會咁衝動呢,我只係想寫篇文嚟讚你啫,嘻嘻。」我說。
「咁都好寫,傻婆!」Mike 說。

 

作者 fb : 小盛女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