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問:聯合聲明還要不要遵守

朱鎔基問:聯合聲明還要不要遵守

如果我把日前發生的一宗新聞的主角改動如下:

……黃之鋒向投他一票的同學發放微信紅包,但他認為不是賄選,只是文他差異。他不稀罕留港,反正他會去美國做研究…….

結果會怎樣?

 

他會受到建制派及愛字頭鋪天蓋地的指責,立即要廉署調查,更指他不愛國,收受老美的好處昭然若揭,順道一提美國亡我的心不死……

但發生在來自大陸的學生朱科身上,在建制和愛字頭眼中,沒甚麼大不了。都底是因為這事發生在大陸學生身上很平常,還是這本身是他們的行事和愛國準則?搞不懂。

如果黎智英寫三幾個核核突突的大字,在泛民的晚宴上賣個千萬財帛,事後必定遭受建制派及愛字頭的口誅筆伐,「黑金」、「貪賄」的指罵應有盡有。

但那幾個字由張曉明寫,錢由民建聯收,就沒問題了。甚至是指揮網台主持鄭永健進行賄選的乜總物總,都可以逍遙法外。因為升斗市民多會受到那些「成功爭取」人士佈下的口耳網絡,直接相信民主派就是收黑金,而不知道建制只會給他們音樂噴泉,而拒絕通過改善醫療的開支。

又如果,當年港英政府用千多億僅建一條機場跑道,中方要怎樣說?

不用如果了。當年港英政府用1553億興建一整個機場,已故的時任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已這樣說:「香港的財政儲備就剩個零頭,全都花光了,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

說到底,香港政權在被收回之初,香港管理尚未禮崩樂壞,香港機場也風光過好幾年,為香港帶來不少讚譽。但如今擺在眼前的多個所謂基建,沒半個是為港人而建,個個卻以興建太空站的價錢,把資金源源輸給國企中資,更不惜破壞生態,就是沒有人問:「香港的財政儲備就剩個零頭,全都花光了,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

好了,同樣是罵中國人的粗話,出自紅色律師馬恩國之口,大家好像覺得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就像是氣體排放一下般,留點氣味就過去了。但出自青年新政兩位民選議員之口,不但教壞細路,甚至辱華,甚至要釋法!我不是認同兩位年青人的行徑,只是覺得,要做中國人,拿揘標準比驗證相對論更難,愛恩斯坦在世也會投降。

還記得在一九九二年,時任中國副總理朱鎔基訪英時,指摘英國企圖在聯合聲明中加入民主進程,背信棄義,大罵:「現在人們不禁要問聯合聲明還要不要遵守,與基本法銜接的協議,是不是一風吹了。」

如今,人大不按基本法強行釋法,破壞香港優良的法治根基,宣告一國兩制滅亡,令外資卻步,把基本法變為一套朝令夕改的荒謬口令。所有香港人如今都問:「問聯合聲明還要不要遵守,與基本法銜接的協議,是不是一風吹了。」

 

Photo: www.cpd.com.cn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來想賣弄文章風花雪月,但在大時代,風花雪月都成奢侈,都係做返偽文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