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肥,也可以「從心所欲不踰矩」

減肥,也可以「從心所欲不踰矩」

昨天下午從網絡上看到一位朋友的減肥心法,我雖不完全一樣,但一看了立刻很有共鳴。共鳴不在彼此都是減肥的「同路人」,而在我們都因為減肥,無意中重新認識了自己的身體。

那位朋友的心法大意是說:用自己來做實驗,讓自己先後感受飽足和飢餓的感覺,然後找個假日不吃餐館的東西,為自己煮一些想吃的食物,此後每次吃飯時留意自己的心情和感覺,如果發現飽足的感覺已經出現了還在繼續吃,便問自己:為什麼?

我可以好肯定的告訴你:只依從以上心法飲食,你是不會瘦下來的,因為你還需要運動配合,但是你會得到一個意外收穫,那就是你的五感會不知不覺地變得敏銳,你會開始越來越容易接收到身體給你的訊息。

我們一般認知的減肥方法,也就是我以往嘗試過的方法,其實都離不開四個字:壓抑、強迫。壓抑自己的食慾,強迫自己一定要培養運動的習慣。短期或者尚可靠意志維持,但長期的壓抑和強迫,無疑是與身體的原始需要對抗,違反生物本能。

所以真正能夠持久的減肥方法,不應壓抑,不靠強迫,而該順應身體的真正呼喚,隨心所欲。

注意:是「真正」的呼喚,不是貪婪的渴求。是有選擇地吃,不是甚麼都不吃。

餓了便吃,飽了便止,那是順應呼喚;悶了便吃,受不了美食誘惑便吃,明知自己吃撐了仍要繼續吃,那是癮,是貪婪,是一些比裹腹更需要你正視的深層缺失。食物應該是你用以維生的能量,甚至可以是滿足你口腹之慾的奢侈品,但不應是你用來慰藉心靈的唯一工具。

尋找真正的呼喚,需要一個過程。過程中,你需要把很多多餘但又很習慣的東西摒棄:過油的、過甜的、過鹹的、份量過多的⋯⋯即是俗稱的「戒口」。起初,你會擔心自己能否習慣,你以為自己被迫放棄了很多你喜愛的味道,但一段時間之後,你發現舌頭會替你做最好的篩選,把後天僭建的色水淘汰,把你最敏銳最純淨的味覺還原。茶餐廳裡一碗平常你覺得既鮮且濃的蕃茄牛通,突然變得極鹹極俗極不自然,因為你的舌尖很記得鮮茄椰菜紅蘿蔔煮湯的清甜味道。從此,你以為一輩子都戒不掉的東西,你再也不想碰。

運動也一樣。昨天我的雙腿想去舒展了,我就跑,跑到沙田覺得未夠,就多跑一會再折返。在新城市廣場想喝杯 Starbucks 就喝,邊喝邊散步回家。走到博物館前想坐下,就坐下來慢慢把咖啡喝完。喝到最後舌頭說咖啡太甜它受不了,此時雙腿又亂入說不如再跑一會才回家,於是我又多跑了半小時,累了就停下。「從心所欲不踰矩」,我想起中醫老師經常掛在口邊的這句話,大概就是這種舒泰滿足的感覺吧。

旁人或會說這是規律,是恆心,但對我而言,這只不過是一次意外地與身體和好的修行而已。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曾經放棄夢想,又突然看到一線希望的寫字女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