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走 — 倫敦之二

突然出走 — 倫敦之二

在 London Bridge Station 沿著高架的紅磚路軌向南走,有一條與路軌並行的街道曰 Druid Street,靠右的門牌全是紅磚橋下的半圓「洞穴」,而且,是一間間的小型啤酒廠。

有傳英國是劣食之國,傳統食物於外國人眼中大都奇形怪狀,尤是吸引筆者與友人一嚐,買了馳名的鱔魚凍 Jellied Eel、醃希靈魚、生醃蒜頭、還有一大袋藍青口肉,便殺入 Druid Street 大吃大喝。

首站是位於 46 號之 Southwark Brewing Company ,圓拱型的天花下是數張長枱,右邊是吧台,酒款參半是手泵鮮釀,往更裡面便是釀酒設施。主打的是 London Pale Ale,頗甜,金黃色的酒體散發出些微啤酒花的柑橘香,不若 IPA霸道,仍能清晰感覺到麥芽香氣。Bermondsey Best 取名酒廠所處之 Bernondsey 地區,乃英國傳統酒款 Bitter,酒體帶栗子色,香氣屬堅果類,比起之前在前一天所嚐之 Brown Ale,Bitter 並不甜,卻不如其名之苦澀,有點像帶麥芽香的涼茶,然而入口是舒服的。畢竟是上週的事,當天也喝得不少,Mayflower Session IPA 與 Harvard APA 等就不作詳談了,惟是最後的 Potters’ Fields Porter 教筆者有點失望,其苦味與淡薄如水的口感過於分離,也蓋過了其他味道,同行三人竟始終無法完成 1/3 品脫的份量。

橫過橋底的通道,另一邊是 Maltby Street Market,香氣四溢的食品市集。然而天開始下起微雨,快步穿過市集,進了 Stanworth Street 56 號的 Hiver Taproom 避雨。Hiver 是 Hepworth & Co 旗下之品牌,只出產兩款蜂蜜啤酒:金黃色的 The Honey Beer 與紅銅色的 The Honey Ale。用上數款在地蜂蜜的 The Honey Beer 並未讓蜂蜜味全然蓋過啤酒花的香氣,甜香之間仍隱含 Cascade 啤酒花的柑橘香;The Honey Ale 則偏重麥芽的氣息,尤其深色麥芽之餅乾與朱古力味,入口不及 The Honey Beer 舒爽,卻帶點深邃的英國氣質,感覺是穿著 Burberry 乾濕褸咬著煙斗的英國神探在下雨天喝的啤酒。

雨漸細,離開 Hiver Taproom 後再次穿過橋底回到 Druid Street,第三站是位於 118 號的 Anspach & Hobday。此處之酒款較特別,筆者與友人點了一個三杯的試飲 Flight,分別是一款 Berliner Weisse、一款 Altbier 與一款 Rauchbier ── 皆是傳統之德國酒,德文的名字已洩露一切。此三款之味道頗為極端:Berliner Weisse 的酸、Altbier 的木頭與泥土氣味、Rauchbier 的強烈煙燻味皆對已開始喝飽的三人造成感官之衝擊,草草記住三款酒之味道便敗走下一站。

位於橋彼端 Enid Street 之上的 Brew By Numbers 週日休息,於是三人直接前往最後一站──隱沒於 Old Jamaica Road 工廠群之中的 UBREW。除 Taproom 外,UBREW 也是一所自釀學校與原料專賣店,甫進門便飄來煮麥汁之濃烈香氣。胃口只餘半杯酒之餘額,筆者選了其自家品牌之 Oktobear Saison。最普通的玻璃杯上還有洗不走的「COLUMBUS」字樣,有一種簡樸的氣息,倒是與 Saison 之農家感覺不謀而合。酒帶清新的香茅氣味,隱約間似有點薰衣草香,比起前幾款無法盡飲的較重口味的啤酒,這杯 Saison 輕鬆的便全數下肚,也為酒廠之旅作個小結。皆因,當晚還另有節目。

******
(圖為 Oktobear,攝於 UBREW)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在歐洲,傳統上每間威士忌蒸餾廠都會養貓,稱為The Distillery Cat,用意為防治受釀酒用的穀物吸引而來的老鼠,也作為代表酒廠的吉祥物;The Brewery Cat卻是闖蕩江湖,遊走於世,逐蛇麻而居之輩。走進啤酒的世界,與貓共醉可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