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何韻詩

親愛的何韻詩

紅館的中央,一道斷橋,一池死水,一段枯木,一截飛機殘骸,像香港那樣,一片敗瓦頹垣,傲立在這片焦土上的,是一個被歷練打磨得發亮的何韻詩,而圍繞著她的,是一群未曾碰過面,卻偏偏不陌生的人⋯⋯這當然是一個演唱會,但這不只是一個演唱會⋯⋯於紅館演唱會不可或缺的舞台設計、燈光效果、服飾造型、編曲唱功,何韻詩和她的團隊都耗盡心思,但這個演唱會最具啟發性和感染力的並不是其可見的色相,而是何韻詩和她的戰友一路走來的艱辛過程。

兩年前挺直腰骨為這個小島發聲的她,雖未至於弄得焦頭爛額,但毅然拋開一向唾手可得的名利,做個兩袖清風的獨立歌手,犧牲不可謂不大。我所指的「獨立歌手」,並不是狹義的 indie 音樂人,而是一個擁有獨立思考能力,可以按自由意志行事,在生活中不斷進行革命的歌手。或許我們一向都偏隘地把「革命」二字和那些掟磚燒車,會死人流血的行動掛勾,而忽略了革命也可以是溫柔的,也可以是寂靜的,也可以是完成了也無人察覺的。這個演唱會就是一種反建制、反慣性的革命。缺乏大公司支持的何韻詩家庭式地舉辦了一個演唱會,首次入紙紅館,被拒;再入紙,再被拒;再三入紙,再三被拒⋯⋯到最後申請場地成功,又要煩惱贊助,但卻居然給她藉此打破這個行業的因循,想出「集體獨家」這個就算不是絕後,也一定是空前的構思,由接近三百個小商戶合力撐起這個與我們一起擁抱著同一段本土歷史的小歌女。何韻詩藉演唱會告訴我們香港人的生活其實可以有很多可能性,原來紅館演唱會不一定要由大公司主辦由大財團贊助,原來歌手觀眾的關係可以遠遠超越一買一賣去到團結同心的地步,原來演唱會不一定要滿場螢光棒 pong pong 棒仍然可以氣氛一流,原來時代可以將「艷光四射」由紀念英風俠骨的「師」演化成映照有種有節的「徒」,原來我們的腦袋一向太懶太鈍太守舊,原來⋯⋯你和我的生活可以有很多「原來」。

這就是真正的「星」。「星」之所以為「星」,除了因為耀眼,還因為她能在黑暗中以光引路。何韻詩放棄霓虹人生,拒絕塗銀塗金,改以歌舞自焚來光照萬民,在亂世中覆行她的責任,拉闊了支持者的思考維度。今時今日的香港樂壇,能以自身的經歷和作品給予樂迷 inspirations 的歌手屈指可數,我們還有星可追,其實也是一種幸福。這兩年時時有人質疑文化藝術在社會抗爭中的角色,我知日日圍爐「今天我」無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但當你被「今天我」啟發而開始思考自身和這個地方的可能性,開始關心周圍的人和事,開始由娛樂版轉看港聞版,開始由冷漠變成看不過眼,開始發聲,開始動員,開始由光顧連鎖店轉為幫襯小舖,開始由購買外國品牌到支持本土出產⋯⋯我相信這個地方必然會有所改變,儘管那是無聲無色,無形無味的。

多謝何韻詩,多謝麥婉欣,多謝何秉舜,多謝畢明,多謝台前幕後的團隊,多謝有種贊助,多謝沒有自我審查而勇敢現身支持的藝人。斷橋再被接上,枯木亦已重生,但演唱會並沒有隨最後一闋曲結束,因為這個離經叛道的演唱會根本不以第一首歌開始。既然「因」種在兩年前,「果」亦將結在社區內。過了這一夜,何韻詩與四萬多光明會員釋出的寂寥,已變做能量,突破紅館的藩籬,是時候出發,江湖見!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不甘只在夏愨道絮絮的唸著天祐我城的八十後,毅然執起筆桿,為時代留半頁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