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法之後,我們頭上的一把大刀

釋法之後,我們頭上的一把大刀

梁游被 DQ 了,上訴又再被駁回了。據說,小麗老師就是下一個對象。又話説姚松炎和羅冠聰也是政府準備 DQ 的對象。

社會上鞭韃梁游兩個人的聲音不用多講,但支持他們的聲音也越來越微薄。在政府高調打壓他們下,其他人都不敢再那麼公開的支持他們了。更可怕的是社會已經漸漸地接受了人大釋法,認為梁游二人的 DQ 無可挽救,亦再不見到有輿論作出任何抵抗。

現在法院完全站在政府一邊,大概可以想像,政府要 DQ 劉小麗,可以說是手到拿來。

或者可能說,大不了就不做議員。但政府可沒有這樣的婦人之仁。議員不給你做,人工和支出還是照追。做不成議員,還要拿九十多萬出來贖身。大家知道星加坡政府是怎樣對付異見人士的嗎?對異見人士,星加坡政府總有辦法把他們説成逃稅或者經濟欺詐,再不然就是告誹謗,總之政府會用官司把被他們盯上的人纏死。 最近幾年,「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都學成了這一招,輸打贏要之餘,務求要喝這杯罰酒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兩個年青人,被這樣行政強暴之餘還要惹上一身麻煩。敢問,以後還有人會在沒有事先得到「中國」加持之前參選嗎???

現在香港不止是搞死兩個年青人,是搞死了所有人對這個制度的信心。你今天可能很討厭梁遊兩人,但以後譚惠珠,馮煒光,周融這樣的人越來越多,你也再沒有機會作選擇。噢,法官還説釋法可以追溯到 1997 年、、、 然後所謂民主派只要有所忤逆,政府大概也可以馬上取消議員資格,然後再追討十年工資。這樣一把大刀放在後頸,就看誰還有膽量繼續「說三道四」。

為梁游寫文寫了好幾篇了,大概再說都沒有用,也只有越來越趕客。 事實上,甚至連香港的「主流民意」也支持取消他們兩人的議員資格,即使法理上根本沒有任何合理依據。現在不諳法律的平民百姓盲目受到政府唆擺而不管法治精神。另一方面,受英治殖民地教育栽培的法律人員也率先向中國獻媚下跪。在這種環境之下還能說什麼公義 ?

但守護雞蛋的努力不應該有盡時。即是很累,也畢竟只是一枝筆那樣卑微的努力。而且面對這樣的對手,每一個人一但麻木接受,轉眼間就會發覺會像現在一樣,被踩到心口上,刀放到頸項邊了。

 

作者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時間長河中的驚鴻一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