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老將退役(下):我們的一份子 — 馬沙

F1老將退役(下):我們的一份子 — 馬沙

如果時勢讓畢頓當過一年英雄,馬沙在 F1 生涯中卻從未當過英雄,甚至可說是一位悲劇人物。

馬沙的 F1生涯由沙巴車隊開始。他在二零零二年起加盟這支瑞士車隊。他的首兩位隊友分別是夏菲特(Nick Heidfeld)和費斯卓拿(Giancarlo Fisichella),兩人都表現得比馬沙更好。到馬沙第三年為沙巴出賽時,馬沙終於得分比小韋倫洛夫高兩分。不過馬沙其實只得十一分,也沒有甚麼表現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之後沙巴車隊被寶馬收購,馬沙就被棄用。但法拉利在這時卻向馬沙開出聘書,讓馬沙擔任米高.舒密加的隊友。馬沙和法拉利其實早有淵源。因為在他為沙巴出戰一季後,他曾到法拉利擔任了一年試車手始重新為沙巴出賽。

既然隊友是舒密加,馬沙就必然是車隊的二號車手。一年後,舒密加退休,法拉利找來原效力麥拿倫車隊的拉干倫填補舒密加留下的空缺。在車隊心目中,馬沙顯然不是擔大旗的材料。果然,當拉干倫加盟首年就贏得總冠軍時,馬沙只得第四。翌年(即是二零零八年賽季),馬沙的表現大躍進,在一季內贏得當屆比其他車手都要多的六站冠軍。相反拉干倫的狀態卻回落。在倒數第二站賽事,原排第二位的拉干倫由於爭奪總冠軍無望,在末段讓路予馬沙。馬沙因此多取兩分,落後在車手榜領先、麥拿倫車隊的咸美頓七分進軍最後一站。

當年的最後一站在馬沙祖國巴西舉行。就算馬沙勝出,也要咸美頓未能以前五名完成賽事才能後來居上奪取總冠軍。馬沙在排位賽取得首名,在正賽也順利由起步領先到終點。咸美頓則在第四位起步,在賽事大部分時間亦在第四位。賽事還有約八個圈就結束時,Interlagos賽車場上突然下雨。前列車手紛紛更換輪胎。一直和咸美頓爭奪第四位的維度在末段超越了咸美頓,但維度當時卻只是升上第五位。因為本田車隊的 Timo Glock 並沒有換輪胎。省了回修理站時間的 Timo Glock於是升上了第四位,而咸美頓就跌至第六位。

到最後一圈,咸美頓仍然在維度之後的第六位。於是當馬沙衝線時,主場觀眾都喝彩,全球觀眾都看見馬沙父親為了兒子成為世界冠軍高興的樣子。但約四十秒後,電視上卻顯示咸美頓以第五名衝線。包括馬沙父親的眾人都不明所以。後來大家才知道,原來一直用乾地輪胎比賽的 Timo Glock到最後一圈終於無法好好控制戰車,所以在差不過多最後一個彎被維度和咸美頓超前。馬沙就以一分之微失去了世界冠軍。

事實上,如果馬沙運氣稍好一些,當年的冠軍就是他。當季在匈牙利站,馬沙在領先的情況下在終點前三圈因為引擎故障而退賽;在新加坡站,馬沙在加油未完成的情況下就收到指令離開修理站。結果法拉利的人員不但要奔跑一段距離將輸油管從馬沙戰車上取回,此事更令到馬沙要接受回廠的懲罰(drive through penalty)。馬沙因此在獅城一分未得。只要他在其中一站多取一分,就會因為勝出場數比咸美頓多而成為世界冠軍。可惜運氣顯然沒有站在馬沙這邊。

雖然未能贏得總冠軍,但馬沙在二零零八年的表現說明了他不甘於活在隊友的陰影下。奈何二零零九年的法拉利戰車的戰鬥力太弱,馬沙根本沒有機會挑戰世界冠軍。更不幸的是,他在匈牙利站練習時被巴里哲奴戰車彈出來的金屬彈簧擊中頭部。這次意外差點令馬沙失去生命。但他迅速地康復,並趕及在二零一零年賽季時復出。當時他的隊友已變成了阿朗素。雖然阿朗素上一個車手總冠軍已是二零零六年,但到今天他仍然被廣泛認為是現役F1車手中實力最強的人。因此,馬沙也「理所當然」地扮演二號車手的角色。不少人大概仍然記得在六年前的德國站賽事,馬沙被車隊告知「費蘭度(阿朗素)比你快」。到二零一二年美國站賽事,馬沙少有地在排位賽的成績比阿朗素好。但車隊卻故意破壞馬沙戰車「波箱」的貼紙,令馬沙要跌回阿朗素之後起步,為的就是讓阿朗素能在較乾淨的一面賽道起步。

二零一四年,馬沙終於離開法拉利,加盟威廉士。和他同隊的不再是殿堂級人馬,而是保達斯。或許二零零九年的意外始終對馬沙有些影響。這三年來,他的分數都不如保達斯。就算他能在退役一戰爆大冷取得出他自二零零八年巴西站後首次分站冠軍,他在車手榜的排名也不可能越過保達斯。因此,在競技意義上,馬沙退休不會為F1帶來甚麼震撼。

無論效力哪支車隊,馬沙幾乎必然被視為二號車手。狀態最好一年,他因為運氣不濟與總冠軍擦身而過空歡喜一場。以為事業能續有起色?幾個月後即要在鬼門關口走一趟,回來後他只能繼續忍受車隊對隊友的偏愛,甚至是公開羞辱。但我們鮮有聽到馬沙公開抱怨。或許馬沙知道自己的局限,所以他選擇了埋頭實幹做好他的工作。沒有車手不想成為世界冠軍,沒有人不想圓夢。但成功的人永遠只是極少數。馬沙的F1生涯就好像在告訴我們:如何在屢試屢敗後繼續生存,如何在面對打擊時不認命但還是要接受自己的限制。不幸地,這就是世上大多數人的人生。所以馬沙在零八年和世界冠軍只是擦身而過,可能也不是壞事。因為如果他當年贏了,他就不再是我們的一份子。

精英運動經常欺騙我們說成功就是靠自己。感謝馬沙提醒我們:縱使實幹、勤力、沉著當然是好事,但有這些特質不一定會帶給你回報。這是馬沙的F1生涯,也是我們絕大多數人那不由自主的人生。

文:wing

作者 Fb : 運動公社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