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文集特稿 — 西環佔領後記

本土文集特稿 — 西環佔領後記

我諗有參加尋日示威嘅人好多本身都知道,遊行集會之後準時散水呢種守舊嘅抗爭模式當然係無用,只不過喺呢個艱難嘅環境之下,大家都只能夠企出嚟,去做番一個香港人應該要做嘅野。

筆者尋日由晏晝遊行到之後西環都喺現場,夜晚番到屋企雖然好攰,但係都有幾點想同大家分享。

雖然好多媒體都有報道,不過都先簡單講下尋日由遊行演變成佔領嗰刻嘅情況:

當遊行隊伍去到中環,羣眾突然轉向西環中聯辦推進。同行嘅市民,唔少係扶老攜幼,無懼警察舉黃旗警告,堅持向前行,高峰期嘅時候有幾千人佔領成條皇后大道西推進。呢個人數,令在場警察有啲措手不及。警察只能夠係中聯辦門口排重兵駐守。

當大部分遊行人士去到西環,中聯辦門口開始有零星嘅衝突。帶頭衝鋒嘅勇士頂住胡椒噴霧,一度佔據中聯辦門口嘅一條行車線。但係以一千數百嘅人力,大家都明白無可能做到咩實際嘅衝擊…… 到咗八點幾,人羣突然後退去到德輔道西同西邊街嘅十字路口進行佔領,令本身駐守既警察手足無措。

去到夜晚十點左右,警察開始帶備重型武器喺四圍佈防,佔領十字路嘅人群亦都開始減少(因為第二日要返工)。一如以往,警察亦喺十二點之後開始清場。

對於今次嘅行動,有幾點想同大家分享:

1)人多,加上靈活嘅走動,警察係冇你符,幾千人都可以攪咗成晚。好多人話西環唔係佔路嘅好地方,但其實喺民居稠密嘅地方,警察反而好難一開始就強行用大型武器去震壓群眾。人群嘅流動性,永遠都高過要佈防同埋聽上級指示嘅警察。當年 928 金鐘其實並唔係一個好嘅示威地方,今次西環反而仲好。當然重點依然係流動性,唔好企定定俾人拉俾人打。

2)大家鐘唔鐘意聽都好,喺前線勇武衝擊嘅義士,點都只會係得少部份人(最少香港係)。但試諗下,如果尋晚有一兩萬人喺外圍支持,甚至只係旁觀嘅花生友,基本上以西營盤嘅路窄車多,一定可以包圍狗奴才嘅總部。兩萬人,警察唔出催淚彈,甚至橡膠子彈,都好難驅散。

3)大部分出嚟遊行示威嘅人,都好難成晚留守,尤其係禮拜日晚,好多人第二日都要準時番工。尋晚一開始有幾千人去到西環,到凌晨只係得返一兩百,警察仲多過人。大家諗番當年雨傘嘅 926 同 927 係星期五、星期六晚,先有咁多人可以成晚包圍政總,最後引發 928 事件。當年 1130 衝擊龍和道,係禮拜日晚。好多人守到凌晨就要走,最後警察就等少人嘅時候拉人清場。如果當時係揀禮拜六晚,起碼大家可以留守得耐啲。所以話,行動嘅時間同日子喺幾咁緊要。如果我地有一日要俾 689 一個最後通牒,要佢零晨十二點前落台,就算第二日唔使返工,我諗好多人都已經返咗屋企訓。試諗下,如果我地要佢下晝四點前落台,佢唔肯,我地都仲有大把時間做野,效果會幾唔同。

群眾運動,一向都係以多取勝。每一個喺外圍嘅支持者或者花生友,只要人數夠多,就足以令警察投鼠忌器。要徹底驅散一班過十萬人嘅群眾,除非天安門事件重演。勇武派經常推崇 2014 年嘅烏克蘭革命,其實都係先由幾個月嘅和理非甚至花生友集會帶起。點樣令和理非同勇武兩種行動模式互相配合,唔好互屌,係一個需要解決嘅問題。無論點,和理非花生友都一定會存在,倒不如將佢哋變成抗爭戰力嘅一部分。尋日群眾突然轉換陣地,靈活走位,就係一個好例子,以扶老攜幼嘅和理非市民掩護前線嘅勇武抗爭者前進。青政同本文前今年 71 嘅行動失敗,好可能就係因為冇和理非平民花生友嘅掩護,個個都俾黑警查牌查得徹徹底底,想郁都郁唔到。

都係嗰句,要人多。人夠多,就可以靈活行事,同埋唔好好似雨傘初期咁,喺度鳩坐,浪費哂人羣嘅流動力,坐吓坐吓羣眾嘅熱情就會冇哂。同埋去到夜晚,當得返一千人都冇,警察記者仲多過自己人嘅時候,就要識得走。不被捕,不受傷。抗爭者要進退有時,千祈唔好作無謂犧牲。喺越黑暗的時候,就越需要保持理智。

最後,都要向搞手們提番吓,下次都係唔好再搞啲禮拜日夜晚嘅行動,第二日要番工,參加者真係多極有限。時機真係好緊要,呢方面可以改進。

大致上係咁。

P.S. 冇乜相,希望盡量保障番示威者安全

 

封面圖筆者攝於十一月六日西環晚上

延伸閱讀 : 和理非同勇武其實並唔係互相排斥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