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與的士佬 (九)

女鬼與的士佬 (九)

第二章

7

麗福看不見亦聽不到妹妹,但竟感覺到她的體溫,並有一種親暱、熟悉的感覺,麗福也不知如何解釋。

兩姊妹七個月沒有相見,麗福只有一句話想問妹妹。這一句話一直糾結在她的心中,其痛苦不比例湯的輕。她無時無刻地回想妹妹自殺前的時刻,她怪責自己沒有好好留意妹妹的情緒,心想自己應該可以做得更多去阻止那慘事,例如應該通更多的電話,或者介紹更多男人給妹妹。麗福身邊的朋友(包括丈夫)見她愁眉苦臉,便憂心忡忡地安慰說:「你沒有做錯過任何事,不能自責,向前看吧。」每次聽到這句話,麗福心中都有一股無名的怒火。她想:「人人都知道要向前看,但你們能明白這是多困難嗎?」她對這些安慰之話有時感到煩厭,但她知道別人只是關心她,每每將怒火壓住,也怪責自己因此而遷怒於別人。不過她實在控制不了,就像不能控制自己向前看。

麗福不繞圈子,問:「傻妹,為何你要自殺?難道你沒有一個值得令你活下去的理由嗎?」

例湯說:「這重要嗎?我已經死去了。」

「你可知我是多痛苦?難道為一個不再愛你的男人而輕生嗎?給我答案吧。」

例湯見姊姊的樣子憔悴了很多,心有萬般的不忍。她只要說出一個麗福希望聽到的理由,姊姊便自由了。不過,這個理由可能是謊言,因為姊姊未必想聽到真正的理由。姊姊一直深信她是因失婚而自殺的,那麼便將她自殺的責任推向那個拋棄她的男人吧,這就是姊姊一直想聽的理由。然而,例湯卻說不出這種污衊了別人的謊言,她想為自己的行動負責,忠於自己。

例湯說:「不,我不是為了阿齊(例湯的丈夫)而自殺,我是為了自己。」

「你決定自殺前,有否想過我?」

「我在生時每日都想你,做鬼後每日也想你。只是…讓我去選擇我的生命吧。」

「妹…」

「阿齊近況如何?」

「我怎知他的近況,我不可能再與他聯絡了。最後一次見他,已經是你自殺當晚,連你出殯那天,我也故意避開他。」麗福這句話,亦勾起健哥的回憶。當時他正向警察錄口供,仵工已經為例湯拉上屍布,忽然見阿齊衝去屍體,大家將他攔住了。

「我希望他過得快樂。」

「我真不解你。他為了另一個女人拋棄了你,你為何仍為他著想?」

「當我失去他的時候,仿佛失去了世界。我發現幸福原來只是幻影,這真相已經便我很痛苦了。我曾經想痛恨他,卻無力了。做鬼已經很痛苦了,再沒有力量恨一個人。」

「小時候,你經常分享心聲給我聽。你自殺之前,只要跟我訴說你的煩惱,今天一切都不同了。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為何不能回到以前我們互相扶持日子?我是否做錯了甚麼?」

「你始終都是我姐姐,只是我選擇了自己的命運,你沒有任何的過錯。」

「傻妹,你離開後我很寂寞…」

麗福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捂著面而痛哭,看得健哥也心酸了。例湯黯然的低頭,淚水慢慢地滴下。後來,健哥告訴我原來鬼亦會流淚,只是淚水不會弄濕坐椅,而且鬼的淚水亦非常特別,不似人的清澈,卻如奶色的,又似瓊珠的閃閃爍爍。

例湯伸手像以前擁抱著姐姐,安慰她。麗福竟感覺得到她的雙手、頭部和身體,欲去抓住時,卻又甚麼都摸不到。

例湯說:「我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家姐,我要走了。」

「我也要放下你了。傻妹,再見。」

「再見了,家姐。」例湯微笑地細細聲說,健哥沒聽到,故沒有傳達出來。不過,麗福好像聽到,展出與妹妹一樣的微笑。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表獨立兮山之上,雲容容兮而在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