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與的士佬 (十一)

女鬼與的士佬 (十一)

第三章 

深夜,的士的電台放著蕭邦的《E小調第四號前奏曲》。這首鋼琴不長,充滿哀傷的詩意。和弦一步步降下,由BC,降到A、到G、到F,要降到E時,又重上BC,令哀傷感變得如無止境,重覆又重覆,更為沉重。最後以E舒發所有的鬱悶。健哥和例湯都仿佛停在永恆的靜止。

例湯看著窗外的風景,聽著音樂。健哥注意她的愁容,十分擔心。兩個人的心情,好像前奏曲的哀愁感。

例湯想起一段往事,當日是大學三年的一個寒冷的中午,她在宿舍裡閱讀《安娜卡列尼娜》。她讀到安娜自殺的一章時,久久不能釋懷。雖然安娜只是書中人物,但對例湯而言,卻比真人更真實。她對安娜寄予無限同情,亦為安娜留下眼淚。

她與男友阿齊到大學的花園手拖手漫步,心裡仍對安娜的結局揮之不去。她問男友:「我漂亮嗎?」

「傻瓜,何解無端問這個問題?」

「到底我漂亮嗎?」

「當然漂亮。與你一起,是我今生最幸福的事。」

「但我終有一日都會老,然後你便愛上別人。」

男友停了步,緊緊地望住例湯的雙眼,說:「我不是因你的外表而愛你。你有品味,又聰明。」

例湯擁抱著他,四周仿佛無聲。他們都穿了厚厚的衣服,但例湯好像感覺到他的體溫。這是因為日光嗎?她不知道。不過是否日光都不重要。

例湯對於自己的未來好像有了頭緒,想:「到底是不是阿齊令我未得解脫?」這個男人在她心目中是甚麼?兩年前的結婚第七週年前夕,例湯發現丈夫與一位女士有短訊來往,內容曖昧。那女士似乎是丈夫的下屬,乃剛剛從大學畢業的實習生。半年前,丈夫在某投資銀行升職,成了行政部副總裁。他之所以擔任了這個職位,其一他相當能幹,人緣又廣;其二亦因例湯的家族關係。這麼年輕便上位,自然引來閒言閒語,人們忘記了他的功勞,只記得他有一位來自顯赫家族的妻子。這使他很懊惱,例湯總是安慰說:「不論他們怎麼說,也不會抹去你對公司的功勞。」「有你陪著我,我真幸運。」漸漸地,他已不在乎別人的言語,做事越來越有自信,人也充滿魅力。

結婚紀念日當晚,丈夫預約了一間著名的餐廳。例湯心情十分複雜,亦無心品嚐美食。丈夫送她一條名貴的珍珠頸鏈,並親手為例湯戴上。他說:「真漂亮!這條鏈襯托了你的氣質。」例湯努力地擠出一個笑容,說:「真的嗎?」那時,丈夫處於人生高峰,意氣風發,竟沒有留意到例湯的痛苦。例湯想:「阿齊所說的,全都是謊話嗎?」,

回家的路程上,例湯左思右想,然後在丈夫的房車後鏡看到自己的面孔,發現自己老了,已失去青春的魅力。她希望丈夫的不忠只是惡夢,不斷說服自己所看到的短訊不是真實的。

回到家裡時,她說:「不如我們一起去大溪地。定居在那裡,開始新的生活。我在香港快喘不了氣。」

「甚麼?你是開玩笑嗎?」

「我是認真的。我們有足夠的錢,在那裡生活一定不成問題。不一定去大溪地啊,歐洲、南美、東南亞…世界很大,總之不要留在香港。」

丈夫依然認為例湯是開玩笑,便笑道:「我的事業剛剛起步,怎能就此放棄呢?不如聖誕節我們去旅行吧。」

「你以前說過要見識世界,闖蕩一番。那份勇敢去了何處?」

丈夫從她的眼神,方知她是認真的。他問:「最近發生甚麼事?」

例湯猶豫了一回,才鼓起勇氣說:「告訴我,那些短訊都不是真的。」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表獨立兮山之上,雲容容兮而在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