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與的士佬 (十四)

女鬼與的士佬 (十四)

第三章 

6

當例湯提出見丈夫一面的提議時,健哥像發了瘋的否決。健哥說:「你前夫害死了你,為何你要見他?難道你還愛他?」

「我不知那種感覺是否愛…… 當你不在的士的時候,我進入了無比黑暗的虛空。生前最幸福的片段不斷浮現,像螢火蟲那樣一閃一閃。我不斷追逐那些片段,好像沙漠中的饑渴旅者找尋水源。那些片段之中,很多都是我與阿齊的過去。在這的士裡的一切經歷,都使我漸漸明白某些事情。我不能再欺騙自己,我要見我的前夫。」

先不論例湯不知丈夫搬到哪裡去,人海茫茫之中找一個人,便如大海撈針;健哥不明為何她要見這位令她自殺的兇手。「這可能令你更痛苦,我不會幫你的。」

「我要見他,你無權阻止我。」

「沒有我,你怎能見到他?你留在的士吧,過了幾天,便忘記這件事。」

「你為何禁止我去見他。」

「他傷害了你,令你自殺,為何你要傻更更去找他?我這樣做是為你好的。」健哥越說越憤怒,與他平時和藹的性格完全相反。健哥的脾氣很好,上一次大動肝火時,已是離婚的時候。今晚的健哥仿佛變成第二個人,樣子扭曲。

健哥心如刀割,整夜心不在焉,乘客說了幾次目的地,健哥亦沒聽到。健哥直覺覺得例湯若與她丈夫見面,就會永遠失去她。同時,健哥理性上自覺很自私。心底裡有兩股力量互相鬥爭。例湯已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而她總是義無反顧地支持他,但此刻例湯需要他的幫助,他竟不能義無反顧地幫她,對此他感到很慚愧。

還有一點更使健哥憂心:例湯的心會否不再屬於這的士?他的心臟好像遭到火燒,早已失去了理性,連樣子也變了。他自知控制不到例湯的心,也沒有權利這樣做,但他盡力阻止例湯的離開。他的做法卻毫無道理可言,只是跟著本能的指揮。當例湯提出見面的要求,某種本能便取代了健哥的意識,並壓抑其理智。健哥變成了扯線公仔,背後有一隻無形的手控制著他。這無形之手是屬於誰?這幕後的人不會隱藏自己的,只要留心觀察便看到全相。在例湯的眼中,她看到控制著健哥的是一位暴君。然而,天真的例湯卻不知為何健哥會變成這樣,只感到害怕。

例湯偷偷下淚,不是因為不能見丈夫,而是連健哥都改變了。難道所有在她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人不能永遠不變嗎?她別過面,看著窗外,沒有哭出聲,所以健哥沒有注意到。她的奶白色的眼淚越滾越大,沿著面頰流下,然後消失在半空中。

這時,健哥無意地看一看她,卻見這光景,心頭一酸,然後清醒過來:原來自己是多麼可怕。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表獨立兮山之上,雲容容兮而在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