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與的士佬 (十)

女鬼與的士佬 (十)

第二章

例湯在信裡請求姐姐給健哥一筆錢,令小青得更好照顧,最後卻是兩姊妹的道別。麗福覺得昨晚的經歷實在不可思議,太難以致信。不過,不論是真是假,道別後,她心裡舒服很多,這個鬱在心裡七個月的結,終於解開了,比起任何一個心理醫生更有效。麗福不是迷信的人,仍不輕信健哥,所以她要親身到醫院探望小青。在醫院裡,見小青仍然昏迷,健哥看著又忍不住眼淚,引起麗福的惻隱之心。而妹妹的願望(雖半信半疑)是出錢照顧好小青,便諾許為她所有的醫療費埋單。得醫生同意後,小青翌日便轉送到全香港最優質的私家醫院。

前妻不解健哥為何有錢,懷疑他去借錢。健哥不知如何解釋,便說自己賭馬贏了錢,加上本身的積蓄,並向她保證沒有借錢。

始後,健哥少了賭博,投注的金額也少了。他忽然明白到人有急事起來,不是如今次般幸運,故決心儲錢,將來也可留給女兒。他一個人生活,扣除生活費和贍養費,又沒有其他使費和嗜好,每個月還剩些錢呢。金錢對他而言,都是身外物,要使就要為開心而使,這個觀念一直沒有改變,但態度卻改變了。對於錢,他找到一個更好的目的,並值得拼命下去。自己理應比女兒早死,留些東西給她吧!沒錯,賭博令他的生活好過些許(至少是賭博的短暫一刻),如今清醒了,生活更痛苦,但他找到一個崇高目標去咬緊牙關,捱過生命各種的考驗:寂寞、沉悶、單調、荒謬、無助、無力…… 等等。

雖然小青轉了私家醫院,有更充裕的人手照顧她,然而,她仍未甦醒,像個睡公主躺在病床上,只是沒有王子拯救。健哥一直愁容,例湯也不知如何安慰。兩日後的一個夜晚,小青慢慢張開眼睛,全身乏力,連眼皮也像綁住秤砣。卻見床邊放了很多鮮花,都是朋友送的,上面有一封父親寫給她的信。她覺得很口渴,很想呼叫,卻又無力。她一個人在病床,很驚恐,也記不起意外的情況,卻想起朋友、初戀,還有父母。她仍未知自己在死神的指上走了一轉。當值的護士巡房時,發現小青醒了,馬上致電給她的父母。健哥正在當更,有一位女乘客帶著疲容,快要睡著。當健哥收到這消息時,興奮無比,馬上踩深了油門,儘快送乘客到達目的地,然後趕去醫院。突然的加速,嚇得乘客醒了一醒,花容失色。

小青康復得很快,父母和未來繼父幾乎每日都探她,對他們三人的感情日漸深厚。她從不知原來他們是這樣關心她,心感幸福。縱是夜裡一人在病床感到寂寞,朋友也不厭其煩地與她聊天。她覺得自己是最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甚至想永遠在病床上。

一個月後,小青出院了,健哥也守了自己許下的承諾,少了賭博,亦少了與同行去飲飲食食,扣除了生活開支和贍養費,竟剩下了五千多元(他因生活太沉悶,便更專注於工作)。然後,他做了一件這輩子從未做過的事:與保險經紀打交道,為女兒買一份儲蓄保險。他曾向例湯諮詢意見,買甚麼保險最好,卻發現她對錢和投資都是沒有概念的。一個因沒有錢的概念而窮,另一個卻因富有而沒有錢的概念。

自從與姐姐道別後,例湯解了心結,心裡有一種感應,準備好上路。三日後的一個夜晚,例湯化作幾道藍氣。健哥心裡縱有千萬種不拾得,亦阻不了陰間法則的運轉。例湯漸漸消失在健哥眼前,藍氣準備散去。突然,藍氣再次聚合,例湯又出現在的士裡。他們都好生奇怪,健哥問:「是否時辰不合?可能不是今夜。」例湯不知答案。不過,日子一日一日過去,例湯仍在的士裡,她的痛苦亦漸漸加劇,但對著健哥,只展露親切笑容。不過笑容掩不了眉頭的深鎖。這使健哥很矛盾:一方面,他心底裡慶幸她未有離去;另一方面,卻不忍她要承受痛苦。

(第二章完)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表獨立兮山之上,雲容容兮而在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