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成為多馬!

我們要成為多馬!

「咁即係你要見到神蹟先相信!」
我想反駁,又不知道要如何反駁。

我期待的是神蹟嗎。不,神蹟又與我何干。
我心底裡等待的,我知道是甚麼,是一種折服呀。
可以是神蹟,也可以不是。
但我無法讓眼前的你們明白,因為壓根兒你們就覺得無法以信心跨過的我領略不到信仰的真諦吧。

直至你對我說:「吓?!連基督徒都唔相信神蹟,就咪鬼做基督徒啦。聖經記載啲咩?入面寫咗好多神蹟架!甚至我哋嘅信仰,本身就已經係神蹟!」
踏入廿一世紀,科學普及,我們再不講神蹟。
彷彿講神蹟就很迷信,彷彿講神蹟就代表你的信仰處於膚淺狀態。

「你要見到神蹟先信?!」
立刻送上耶穌金句:「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求看神蹟,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蹟以外,再沒有神蹟給他們看。」
完美 KO 求神蹟的人。

求神蹟與信心不足不知從何時起成為了同義詞,也不知在甚麼時候兩者狠狠地掛鉤,無法掙脫彼此。
但間中我會問自己,我不再求神蹟,是因為我信心很大嗎,抑或剛好相反,我因為沒有信心所以不敢觸及神蹟……?

心底裡的我相信神蹟的存在嗎。
又或者當我期待神蹟,而神蹟從未發生,我會害怕動搖信仰嗎?

「基督徒先應該相信神蹟呀。如果唔係信仰同一般心靈雞湯有咩分別?不過我又唔係太鍾意靈恩派嗰啲,唔使下下都高舉神蹟呀。話明係神蹟,又點會成日發生?」你肯定地說。
我記起很久以前,我曾對一位姊妹這樣說:
「信仰係可以改變我哋嘅生命架。唔係坊間嗰啲咩改變唔到人改變自己,轉個角度諗嗰啲自我安慰呀。我信上帝係會改變外在嘅環境,係實實在在嘅改變,唔係轉變自己心態嗰啲呀,如果唔係上帝就太渣喇。」
上帝之所以是上帝,必須伴隨能力,否則我們不如去讀個心理學課程幫助自我成長更好。

「我成日話我要做多馬呀!如果我係多馬,我一定伸手探耶穌嘅釘痕架!」
「係呀!我都係!不過我估,到時如果耶穌真係出現,我哋可能同多馬一樣發覺無需要再伸手。」
「可能架。不過喺未出現之前,我都係想伸手呀!」
「我明!係追求一種折服!」
我們相視而笑。

神蹟從來不是重點,但如果在「樣樣事情都撥去感恩上帝的工作聖靈好似同我講嘢」與「用理性思考已能尋求到前因後果」,我永遠選擇後者。這不是唯物論還是甚麼。

我只是寧願錯過上帝,也不願擺布上帝。我不要自己成為上帝。

有一日,當有些事情我再無法用理性解釋,完全顛覆邏輯,我知道那就是上帝的工作,那就是上帝對我說話。如果這稱為神蹟,大概我的確一直在等待神蹟。

對於我來說,神蹟不是要癌症得醫治豬識飛天還是甚麼奇異的事,其實我呀,不過一直是在等待與上帝的相遇,像多馬一樣,會立時忍不住說:「我的主!我的神!」
縱然耶穌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然而,我還是甘願放棄福份。

 

Photo: internet

作者 fb :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