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無可取替的

我們都是無可取替的

「你最好唔好放太耐假,一陣俾公司發現原來無咗你都得,你就大鑊了XD」

「我哋只係一粒螺絲咋,無咗我自然會有另一個人補上。」

「無嘢架,世界無咗邊一個都唔會冧,都會一直運作。」

無論社會還是我們,都習慣性地對自己說:不要太自大了,你以為自己是誰?
免得高估自己而落得難堪下場。
世界沒有了誰都行。我是這樣對自己說的。

所以我離開團契,我離開傷痛的關係,我離開一些組織,我都這樣對自己說,沒有了我,世界還是會一直轉動下去。沒有人是不可或缺的。假使有人覺得自己難以取替,都會令我覺得難為情。不,不要放自己在太高的位置,不要不要。
總是,不自覺地,一直,一直對自己這樣說。

我也發現,這樣的人不止我一個。

大概害怕受傷的人,終究比勇敢的人更多。

壓下自己的價值,好等果然被說成「唔好以為自己好重要」時,有著心理準備,雖然還是會痛,但就像撞車時氣墊彈出一樣,卸了力,也就沒那麼傷。
仿如催眠,我們一直在貶低自己的價值,同時,也否定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份量。

脆弱的我們。

是在甚麼時候呢。我發覺這並不是事實呀。

比如工作上同事離開了,很快有新同事加入,但有些事情悄悄改變了;
比如誰和誰疏遠了,生活還是繼續,但內心有一個洞卻始終存在著。
長大以後,我們很難再撕心裂肺為誰嚎哭,但每一次失掉了誰,也像刻進骨子裡,是不能磨滅的痕跡。假如我們挖開胸膛,拿起心臟放在燈光之下,是否會有一束束光將穿透而至?

「就算無咗我都一樣架,都係一樣咁 run 啫。」

「唔係架唔係架,無咗你係一樣 run 到,但已經唔係嗰回事。」

小時候美術堂我們不是會用水彩畫畫嗎,當我們想油上特別顏色時,便需要自行調制。好不容易終於溝好了一隻粉藍色,將近用完時我們只好再重複一次步驟,但你有沒有發覺,無論你再努力,你也只能調出相近色彩,卻永遠不可能是同一隻藍(當然我唔排除可能只係我廢)。

是的,我們失去了誰還是不會世界末日,但失去了你就是失去了,並沒有誰可以代替你。永遠沒有人和你一模一樣。

或者,相信自己的獨特並不是一種自大,而是我們都需要學習的自信。
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是無可取替的。

喂~你有無聽到呀。

你是特別 der。

 

Photo: internet

作者 fb :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