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做特首,會有好下場?

林鄭做特首,會有好下場?

日前,習核心讚美梁特「在遏制『港獨』及依法處置街頭活動問題上,嚴格按照《基本法》及人大釋法辦事。」(節錄自《星島日報》12月24日報導)習核心獨挑了這兩件事來「讚」,令我想起一個聖經故事:在古代的書珊城裡,有一個權頃朝野的大官,名叫哈曼,他痛恨一名猶太人官員末底改,甚至為他製造了一個刑架,一心置他於死地,但最後卻被掛在自己製造的刑架受死。

當習核心挑了梁特這兩項功德來「稱許」一番,多心的我就感到話中帶刺。全香港都心下明白,港獨和年初二的街頭活動,誰是嫌疑最大的幕後玩家。要總結這兩件事,正面和共式說法,就是「依法」辦事。若是責難之言,就可解讀為「你都好事多為啦」。所以,梁特無疑就是懸掛在自己一手造出來的刑架之上。

其實,梁特真的做得這樣差嗎?他一直迎合在上的意思,要把香港打殘成為一個中國的二線城市,一個要羨慕大爆炸的天津、和治安不靖的深圳的二線城市。而作為一個二線城市的市長,收授款項才區區五千萬港元,有權用盡都不過是妄顧一個國際機場的安檢規定,用人唯親都只是梁粉,一則未惠及親友,二則動不了財金體系,這種表現,跟任何一個大陸二線城市市長相比,簡直就是清廉能幹,知人善任!

叮走的特首夢

可惜梁特生不逢時,如果中共真的像自己想像般,是可以用人民幣要全地球聽聽話話的強國,你這個小香港又廉潔又自由又人權又核心價值的傲慢了這麼多年,梁特把你們變為二線城市的共國刁民,簡直是大快人心。只可惜只懂貪婪而不顧後果、兼且體嫌身正直,才是解放後的中共人民族性。

最初中共可能真的眼見港人在溶合中折墮而大快人心,今天一句沒祖國就完,明天一句要為自己真金白銀買來的貴水感恩。但隨着中共經濟泡沫爆破在即,國人由合法拼命來港買資產,到非法來港偷呃拐騙,才驚覺這個如取如攜的地方一旦淪為中共的二線城市,就是多起幾個無謂基建來吸香港人的血,又或是用起太空站的價錢來起甚麼館,只是一個百廢難興的香港,一旦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將無力製造更多財富。走資走到國務院發言人也在美國買樓今天,為了錢而反臉不認人在所難免。於是梁特令香港「融合」的「功蹟」,便「叮」的一聲,把他的特首連任夢都叮走了。

被加持的司長?

在主權移交後,香港的制度已屢屢受到撼動,梁特在位其間,更大肆打擊法治及體制,令董朝及西環一系的金權網絡得以瘋獨狂膨漲。梁特被叮,隨時樹倒猢猻散。要保住這個網絡,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一個跟梁特一脈相承的嫡系傳人,又要名正言順,就如日本當年為保住東北利益,捧溥儀為偽滿洲國國皇一樣。

於是,在這個時候,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說,要重新考慮自己的情況。

這幾年來,在梁特、西環及一眾土共的努力下,香港的主流傳媒已跟車極貼。而在這幾天,林鄭月娥司長的特首行程亦被主流傳媒看漲。倘若司長真被加持成為特首,她真能順利完成任期?

讓我們先回顧一下在政權被回收後,香港各個話事人的下場。

香港各個話事人的下場

曾幾何時,新加坡以跟貼香港的模式作為發展方向。但在中共心中,獨裁但仍不失繁榮的新加坡,卻是理想的治港方案。然而,管治新加坡的,是有真才實料、並真心想發展新加坡的李光耀。而中共欽點的特首,只求對中共盡忠,卻不求有過人的才幹。於是挑了一個家族生意也弄得瀕臨破產的董家後人當特首。在董特首的領導下,再加上梁特為其軍師,香港的悲哀有目共睹。但更重要的,是香港在主權移交後衰出國際;張德江隱瞞疫情,加上董伯伯的劣質管理,不但令香港失去二百多條人命,還把源自大陸的疫情戲謔為「沙士」,亦是特別行政區的英文簡寫,成為香港特區的首個「國際定位」。他腳痛下台,恐怕是令中共丟臉的懲罰,多於回應香港人的控訴。

到曾蔭權年代,你可以鄙視他貪婪,可以嬲怒他為中共高幹大開來港產子的方便之門,但無可否認的,是他保住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尊嚴,在外訪時與元首平起平坐,香港市民在外出事會作出照應,尊重香港的制度和法治,在理財及基建上亦未有着力港血北輸。各個監察政府的機構,在曾蔭權年代,全部均有效運作。作為中共最不信任的港英餘孽官員,曾蔭權的管治相較於他的上任和下任,無可否認對香港的遺害較淺。若不是衰貪心,不會落得被人清算的下場。

接着下來要說的,並非梁特,而是太陽照常升起的小明。大家可曾記起小明當初是如何空降抵港的?以下是《星島日報》2012年12月16日對小明調任香港的報導:

張曉明為人低調內斂,相當具有親和力,年輕時也曾經駐港、在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處工作,及香港特區籌委會預委會工作,見證香港回歸過程,對香港事務十分熟悉,與香港各界也有廣泛聯繫,參與了近年所有涉港重大事務的處理,包括政改方案等。

有消息稱,張曉明的工作得到兩任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曾慶紅、習近平的高度肯定和認可,是他這次獲任命為香港中聯辦主任的重要原因。

曾幾何時,小明是以能「直通天庭」、深得習核心信任的「香港真正話事人」姿態出現。但時至今日,大家都在猜他幾時被叮。問題在小明身上嗎?一個幾隻大字賣千幾萬的人,是「低調內斂」?他天天被不知誰是幕後玩家的《成報》咀呪,「親和力」用光了嗎?

其實以上幾位話事人,都反映了中共用人不在才幹的管理模式,情況跟明朝和晚清沒兩樣。這種沒制度、沒前瞻、沒責任的管理模式,更沒信心知人善任,有事就一邊保住自己的好處,一邊諉過於人。(所以中國的霧霾是因為天氣,是因為家家做飯,而不是妄顧環境的過度開發,和一層又一層不可撼動的貪腐阻撓解決霧霾的方案。)

沙盤推演

好了,如果冊封由林鄭做特首,她的下場會如何?且看故宮分店事件。

不知那位高人的主意,想用明、清的皇氣,來召喚香港人對共朝的愛戴,順道收取馬會的三十五億港元。這極可能是林鄭的特首試題第一題,但對香港人來說,這是一次尤如「刧財刧色」的勾當。

故宮分店計劃涉資(不合理地)驚人,花掉本可用於港人福利設施的資金,更霸佔香港不菲的土地資源,是為劫財。而設計水準是未知之數,但故宮分店和目前西九成為世界級文化區的方向風馬牛不相及,令文化區特色盡失,是為劫色。在此情此景下,林鄭只是順着京官意願來黑箱作業,更用中共式的言論向公眾解釋,已做成社會極大的反嚮和不安。

事件已窺出林鄭絶非管治之才,如她當特首,成為執行劣政的兒皇帝,香港的情況將較目前更可怖。到時我城已被擠乾,中共歛財不成,加上民怨沸騰,到時她還可穩妥完成任期?跟據中共諉過於人,用完即棄的特質,只是到時是她自己腳痛,還是在北京工作的丈夫和兒子出問題?

只要一天中共對基本法走數,不實行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繼續破壞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先決條件:法治、廉潔、守規和高效,再欽點多少個昏庸無能、以中共思維治港的特首,香港不會有好下場,也沒有特首會有好下場。

 

Photo: hk01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來想賣弄文章風花雪月,但在大時代,風花雪月都成奢侈,都係做返偽文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