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蘇格蘭:留學過後的回家恐懼症

英國蘇格蘭:留學過後的回家恐懼症

13833296_10154582162071531_738669855_o

一星期前,不理價錢,匆匆忙忙,買了到蘇格蘭的火車票,就這樣在愛丁堡和鴨巴甸渡過了三天兩夜。

蘇格蘭從不在我今年旅遊清單之列。我對愛丁堡的印象僅限於香港醫生診所內,牆上掛著眾多銅片證書,當中總有由一張由愛丁堡大學簽發。至於鴨巴甸,我心中的鴨巴甸只停留在香港仔,Aberdeen。

來去匆匆,行程緊密:吃過蘇格蘭「暗黑料理」羊肚雜碎布丁 (Haggis),其實也不怎麼「黑」;喝過優質威士忌; 登上愛丁堡城堡;看過蘇格蘭國家畫廊裡的 The Honourable Mrs Graham;買了條蘇格蘭格羊毛圍巾。

13817187_10154582171341531_1372196978_n

除了這些遊客例行公事,蘇格蘭還給了我兩個奇妙時刻。

跟環保爸爸在 Aberdeen Newburg 的 Forvie Sands Nature Reserve 觀賞海豹:
小島上,陽光普照,漫天海歐下,肥肥大大、皮光肉滑、灰白色的海豹們在享受日光浴,嘆夠了,就頂著肚腩,滑回水中,順著海浪暢泳。原來海豹不只出現在海洋公園、亦不只是明珠台變變變生命力的畫面。我真想遊過對岸,把牠們逐隻抱起,逗玩一番。牠們從水中探頭出來,疑惑地看著我這個不速之客。我舉起相機,牠們又害羞地潛水。跟海豹們四目交投,我看牠,牠看我,到底誰才是遊客?

13835964_10154582161431531_1493939343_o 13833338_10154582161396531_1650870271_o

跟神一樣的工程師爬上亞瑟王座(Arthur’s Seat) :
在山峰上,令我著迷的不是愛丁堡全景,也不是遠處那北海的浩瀚而是山坡上的禾草,風一吹,隨風搖擺,一前一後,就像軟綿綿的地氈,真想就此躺下,被那紫色黃色的小花包圍,好好午睡,奈何要趕火車回倫敦。

13839685_10154582164431531_1996187037_o

在 Edinburgh Waverley Station 的火車旁,跟神一樣的工程師和環保爸爸擁抱了一下, 我們仨同時說了聲:「在香港再見!」

從愛丁堡到倫敦,五小時火車旅程,窗外天氣每十分鐘轉一次,時而陽光和煦,時而暴雨傾盆,心中暗忖,有無咁癲呀!突然想起神一樣的工程師說過:「你真幸運,去到哪裡都陽光普照。In Scotland,you can experience four seasons in just one day。」

13843360_10154582164456531_1825742567_o

幸運的不只是天氣,還有我跟他們的相遇。

我、他們、還有其餘二十位香港人,去年暫時放下眼前的工作,離開家人好友,拿著奬學金負笈英倫。同學們大都在倫敦或英格蘭進修,他們是蘇格蘭僅有的兩位香港代表。透過這個奬學金,我還認識了世界各地的得奬學人:印度影評人、中國內地非牟利機構工作者、埃及檢察官、也門聯合國人員、巴勒斯坦記者、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公務員……毅然離鄉留學,每人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

留學的意義,對我來說,在於那一場又一場的對話。
在陌生環境裡,遠離熟悉的人和事,珍惜獨處的時光,自己跟自己對話。
在永無盡頭的大世界裡,衝破背景文化語言界限,跟五湖四海的人對話。
景點名勝縱讓人開拓視野,路上的人卻教人擴闊胸懷。

所以,即使在英國的時光倒數中,我還是選擇到蘇格蘭一趟,不為甚麼名勝,就為見見這兩個人,聽聽他們的故事,從生活瑣事談到人生大事。

我:「回香港後,你們最想做甚麼?」
他們異口同聲說:「找工作囉!」
我:「我最想到灣仔金鳯茶餐廳喝杯熱奶茶。」
環保爸爸:「小事而已。」
我:「喝港式奶茶才是正經事!老實說,大家想回香港嗎?」
環保爸爸:「哪到我不想,一屋妻兒在家等我!」
神一樣的工程師:「當然想! 有人覺得現在的香港千瘡百孔,要出外尋找自己的美麗新世界。但我在這裡仍天天讀香港新聞,有問題就要解決,不是迴避。回去以後,未必能幫得上忙,但至少能跟我城一起經歷。家,始終讓人掛心。」

是的,人總得要回家。
但我卻有點怕回家。

出門在外,從遠距離觀望香港,其可愛之處更突出:冠絕全球的效率、員工落力的工作態度、無與倫比的維港夜景、環球佳餚、本土美食(點心、奶茶、菠蘿油、雞蛋仔、雲吞麵⋯⋯下省一百種我的最愛)。

但體驗別國生活後,香港令人懼怕之處亦同樣突出: 令人窒息的狹小生活空間、高壓的工作環境 、全球最長的工時、人人在急而不知道在急甚麼、那遙不可及的普選、還有走在路上會無緣無故被黑臉 (神秘顧客服務協會的 2015 全球微笑指數,香港排最尾)。

一年以來, 自覺改變了不少,但以乎香港一點都沒變。
怕回去,就是怕香港那磨人的生活和急促的節奏會把我打回原形。

我跟好友「釋你老鼠」談到我的恐懼,他環遊世界完畢,剛回到香港。

「我可以告訴你 ,要重新適應香港的生活,過程非常困難。你會覺得仿彿這裡的一切要把你拖跨,要把你打回原形。當你向別人微笑,他們或不會回你一個微笑。當你替別人開門,有不少人會就此走進去,懶得說一聲謝謝。當你回到家,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舊問題還是會令你抓狂。你會發現有些香港人很可悲,他們不懂如何活得幸福快樂,不少人以工作定義自己的價值,然後以購物旅遊來『減壓』。

回香港以後,初時我感到頗為不安,因為你觀察到自己真的會被這環境影響,人會開始變得焦躁。哪麼旅程教會了我的一切,例如包容、耐心聆聽、冷靜、隨遇而安,豈不白費了?我又真的改變了嗎?

我想了又想,發現這些令人恐懼的一切,亦是生活的一部分啊!生活有苦有樂,我們不能只要好的而不要壞的。旅途上,沒了生活的壓力,樂事當然多。但一個人如果一直浪遊,可能也不過是逃避家中的苦事壞事而已。我早前讀過一篇文章,說修行不是要走到清靜寺廟冥想或到莊嚴教堂靈修,而是要把問題當作你的道場。在紛紛擾擾的生活中, 勇敢直視問題,耐心觀察身邊人和事,還要繼續那些自己跟自己的對話, 從中保持心境澄明,這才是真正的學習。」

我想起去年獎學金頒奬禮過後,我坐上一位早年得過同樣獎學金的前輩的順風車。
那天晚上,我心情好得很,擁著奬狀,跟他說: 「我真的很開心呢!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

「當然知道,那也是我人生中其中一個最開心的時刻,對即將到來的生活充滿期昐。」

我開心得一直在車上哼著 Eason 的《我的快樂時代》:

「讓我有個美滿旅程 讓我記著有多高興
讓我有勇氣去喊停 沒有結局也可即興
難堪的不想 只想痛快事情 時間尚早 別張開眼睛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 寧願讓樂極忘形的我
離時代遠遠 沒人間煙火 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

讓我對這世界好奇 讓我信自己的真理
讓我有個永遠假期 讓我渴睡也可嬉戲⋯⋯」

我們從金鐘出發到沙田,當私家車駛至九龍塘廣播道附近時,電台卻突然播了另一首 Eason 的歌:

「不要緊 山野都有霧燈 頑童亦學乖不敢太勇敢
世上有多少個繽紛樂園 任你行

從何時你也學會不要離群 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
從何時惋惜蝴蝶困於那桃源 飛多遠有誰會對牠操心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 無人理睬如何求生
頑童大了沒那麼笨 可以聚腳於康莊旅途然後同沐浴溫泉
為何在雨傘外獨行 ⋯⋯」

前輩說:「可是,你最後還是會回家。聽到嗎?《任我行》呢,你會發現就算世上有多少個繽紛樂園任你行,你也不會選擇永遠躲在樂園裡頭,你還是會踏步向前,去那個屬於你的地方。」

 

作者 Fb : 咪貓碎步:一隻貓的遊記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從前,咪貓每到世界一個角落,都會寄他一封名信片。分手了,名信片無處寄,唯有寄到心坎中。故事繼續,踏著碎步,走遍世界每個角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