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 ─ 倫敦:那夜凌晨, 我在宿舍聽到的狗吠聲

英國 ─ 倫敦:那夜凌晨, 我在宿舍聽到的狗吠聲

暑假到來,不少同學都收拾細軟回到老家。

宿舍頓時少了很多聲音,至少我再也不會聽到那「狗吠聲」。

這宿舍牆壁的奇妙之處,在於其「零感特薄」,隔音奇差。

若你對別人生活充滿好奇心,這宿舍定必令你稱心滿意。

因為你不單能聽到周遭房間傳來的哭聲、笑聲、說話聲、YouTube聲,就連鄰房的鬧鐘聲,你都能清楚聽見。每晚自己不用調鬧鐘,每朝鄰房的鬧鐘總會把你吵醒,方便又環保。

室友們在房中與家人在 SKYPE 中交代的生活細節、與愛侶在長途電話中的戀人絮語、與家鄉友好高談闊論的八卦是非,全部我都能聽見,只可惜我不懂八國語言,聽得出語氣來,卻聽不明內容。

最引人入勝的,還是那神秘的「狗吠聲」。

搬進來不久,我發現每隔一兩天,晚上十時至十二時左右,就會聽到 「狗吠聲」,有時在早上八時都會聽到。奇怪,宿舍嚴禁養狗,難道是我聽錯?

有一次,「狗吠聲」再現,我立刻把它錄下來,讓其他室友都來聽聽。是的, 的確是「狗吠聲」,只是分貝有點高,節奏有點異常。原來他們各人都經常聽到那「狗吠聲」,時間亦相當吻合。

超初我們都不以為然,後來出現次數愈來愈多,聲音愈來愈大,甚為滋擾。到底是哪來的「狗吠聲」?要不要告訴管理處?

終於,「狗吠聲」又來了!我立刻出房門,找來其他室友,追尋源頭。聲音來自走廊盡頭那間房,那是全宿舍僅有的幾間雙人房之一,裡面住了一對情侶。我們站在那雙人房門口,聽著那「狗吠聲」,你眼望我眼。突然,大家眼神一閃,謎底解開!天呀!那不是「狗吠聲」,是人叫聲!來自雙人房的人叫聲!來自情侶的人叫聲!

靜默,尷尬,有人說了句,I can’t imagine who will get turned on by this barking, oh sorry, should be moaning 。然後,大家合作地各自回房。

「狗吠聲」持續了整個學期,因為我們都開不了口請那情侶提醒房中小狗把聲浪降低。

隔音差,也不一定是壞事。每每晚上聽到室友的哭聲,心裡也跟著沉下去。第二朝聽到鄰房的開門聲,我把握機會步出房間,踏進廚房,向那雙眼紅腫的室友問句好,how are you?Did you sleep well? 家事心事,由此開始,娓娓到來……

「我的電話被搶了。」

「我昨日考試貼錯了題。」

「我跟好友吵架了。」

「我跟情人分手了。」

「我媽媽進醫院了。」

「我姊姊過身了。」

離家留學,獨自經歷人生的甜酸苦辣,一人又豈止一個故事,這留學生的廚房可真是五味雜陳,雖沒有甚麼美酒佳淆,但肚餓時,有人與你分享波蘭餃子;口喝時,有人請你喝柬埔寨香芧雞湯;感冒時,有人送上維他命C;腸胃炎時,有人為你煲瑤柱白粥;頭痛時,有人為你泡一杯巴勒斯坦鼠尾草茶;生日時,有人送你一束鬱金香;派對時,有人請媽媽來煮一頓希臘菜;失戀時,有人送你雪糕朱古力Cupcakes 、甚或來自China Town的大白兔糖; 天朗氣清時,有人送你一束非洲太陽菊;無助時,有人給你一個緊緊的擁抱,堅定地向你說一句 You will be fine;絕望時,有人會留張字條,上面寫著 “Just when the caterpillar thought the world was over, it became a butterfly” ;道別時,有人為你焗一個德國黑森林蛋糕。

這廚房不僅是我們燒菜做飯的地方,也是我們交換故事的空間, 亦是了解別國生活的窗口:你國的最高工資是多少?最低工時又是多少?階級觀念重嗎?大眾遲婚還是早婚?醫療保險制度如何?政府是左翼當道還是右翼主政?德國人喜歡總理默克爾嗎?住在伊拉克庫德斯坦安全嗎?巴勒斯坦跟以色列有機會和解嗎?希臘人討厭難民嗎?香港人是否想獨立?

這留學生的廚房讓我明白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不礙於國藉,不止於語言,忘記了文法,不顧忌口音,憑藉好奇心和同理心,我們建立了心靈相通的友誼。

同學們陸續回家了,廚房變得愈來愈靜。

昔日的笑聲、哭聲、傾訴聲、「狗吠聲」沒有了,但我們還會聽到彼此心聲。

作者 Fb : 咪貓碎步:一隻貓的遊記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從前,咪貓每到世界一個角落,都會寄他一封名信片。分手了,名信片無處寄,唯有寄到心坎中。故事繼續,踏著碎步,走遍世界每個角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