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失敗終結足球王國:1956匈牙利革命和黃金球隊 (下)

革命失敗終結足球王國:1956匈牙利革命和黃金球隊 (下)

匈牙利1956年革命的起因和過程可謂相當複雜。簡單來說,抗爭起源於學生和知識分子,而且得到工人的大舉參與。革命派不滿蘇聯在當地駐軍和匈牙利當時的社會主義工人黨政府。雖然民眾在10月23日拉倒了布達佩斯的斯大林像,但不代表他們要求廢除社會主義制度。在革命期間,匈牙利工人成立了不少工人委員會管理地區事務及工廠。當秘密警察 ÁVH在革命首天射殺民眾時,奉命到場鎮壓的匈牙利軍隊卻決定站在人民一邊。由於有部分軍隊的支持,革命民眾更易取得武器。他們武裝起來對抗 ÁVH和蘇軍,匈牙利政府因而倒台。新政府由被視為社會主義工人黨開明派的Imre Nagy領導。新政府宣布退出華沙公約後,蘇聯決定鐵腕鎮壓。11月4日,蘇軍大舉入侵,匈牙利軍隊和革命群眾抵抗無效,革命宣告失敗。據估計革命期間有三千名平民失去生命。

革命爆發時,匈牙利國家隊正在西北部的Tata集訓,以備戰對瑞典的賽事。但時局令到球賽無法舉行,於是家在首都的球員就返回布達佩斯。普斯卡斯憶述自己在10月28日抵達布達佩斯,他聽見槍聲但市面局勢平靜。而高魯錫斯則曾參與示威,亦有為革命人士提供物資。當年大部分國腳效力軍部球隊捍衛者(Honvéd)。該隊參加了當年的歐洲冠軍球會盃,首圈的對手是畢爾包,而且首回合原訂在匈牙利舉行。由於歐洲足協指如果捍衛者缺場,球隊將兩年內不得參賽,球隊即與畢爾包決定先作客巴斯克。捍衛者球員在10月31日離開布達佩斯前往維也納,球隊內包括了曾據報在革命中過世的普斯卡斯。另一支國腳大戶,由ÁVH控制的MTK球員亦成功離開匈牙利。效力MTK的希迪古堤指,當時邊防由革命派控制。但球員的批文卻是由舊政府發出,最後MTK要訛稱要覆行出國比賽的協定才獲放行。事實上,球隊要抵達維也納才開始和外國球隊簽訂比賽安排。

捍衛者和 MTK離開匈牙利後,為了籌措生活費在歐洲多國參加表演賽。以當時匈牙利足球的聲譽,兩支球隊當然能賺得不少費用。與此同時,捍衛者在11月22日作客畢爾包以二比三落敗。12月20日,次回合賽事在比利時布魯賽爾希素球場舉行,雙方踢成三比三平手,捍衛者出局。

當日在看台上目睹捍衛者出局的有薩比斯。他是被政府要求出國勸諭捍衛者球員回國的。事後薩比斯曾指他覺得球員不想晉級,因為那時球隊已收到來自巴西的邀請,而陣中不少球員都想去巴西一行。薩比斯的威望無法阻止捍衛者成行,球隊在1957年1月9日抵達里約熱內盧,到2月23日始返抵維也納。由於巴西之行沒有經過匈牙利足總的批准,球員回國將要面臨處分。

在革命剛敉平不久的形勢下,判罰顯然不會輕。身為隊長,普斯卡斯會被罰停賽十八個月。妻兒早已逃離匈牙利的普斯卡斯因此決定不回國。除了普斯卡斯外,哥錫斯和國家隊左翼施波爾(Zoltán Czibor)都決定不返國。匈牙利足總沒有那麼輕易放過普斯卡斯,他們將停賽令上報予國際足協。經上訴後,原為兩年的停賽期減至年半,而且由對畢爾包的次回合後開始計算。普斯卡斯終能在一九五八年加盟已有阿根廷球王史堤芬奴在陣的皇家馬德里。而哥錫斯和施波爾則輾轉投效了皇家馬德里的死敵巴塞隆拿。

在捍衛者出發往巴西前,MTK球員都已返國。負責游說 MTK返國的是時任足總會長的Sandor Barcs。本身是MTK球迷的他向球員保證,回國時邊防將不檢查行李。Sandor Barcs和希迪古堤同車回國,而車上當然是載滿行李。希迪古堤將在一九五八年世界盃成為匈牙利國家隊的隊長。但前線三名主力早已離隊令匈牙利今非昔比。而由於革命爆發時正身處比利時的21歲以下青年軍拒絶回國,國家隊也面臨青黃不接的情況。球隊在分組賽僅得一勝一和一負的成績,要同三戰全和的威爾斯踢附加賽爭取八強資格。結果匈牙利以一比二不敵威爾斯。黃金球隊的神話正式告終。

一九五八年世界盃由巴西捧盃,亦是巴西被公認為足球王國的起點。一九五六年的匈牙利革命不但促成了黃金球隊的解體,令巴西在世界盃少了一個強敵,而且也間接為巴西足球帶來戰術體系上的衝擊。原來當捍衛者決定不理國內禁令前往巴西時,球隊找了當時在維也納居住的著名教練古特曼(Béla Guttmann)隨行。捍衛者回歐洲時,古特曼卻留在巴西任教並將四二四陣式引介到當地。後來四二四陣式卻廣被視為巴西在十二年內三奪世界盃的主因之一。

主要參考資料:Puskas on Puskas : the life and times of a footballing legend. 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Rogan Taylor and Klara Jamrich. London : Robson Books 1997.

作者 Fb:運動公社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