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門市場的海鮮午餐

黑門市場的海鮮午餐

人在大阪,總要到黑門市場一次,特別是住的地方離黑門市場只有一個地鐵站的距離。雖說黑門市場近年已經由日本人的海鮮市場變成一個旅遊勝地,商店早以準備好中英韓三國語言的食品介紹,海鮮價格更是上升不少。只是日本的海產始終新鮮,原條活魚現場宰殺再起肉做成魚生,用多種食材鋪成的魚生飯再貴也不過是二三千日圓,化算一點的千五日圓就能成交,換成港紙不過是一百到二百元的價位。在香港這價錢當然能吃魚生飯,只是魚生份量沒這樣足,也沒有日本當地的鮮味–畢竟香港再新鮮的魚生也要坐一程飛機過來,而且過程中早就死掉了,到你在餐廳點一道刺身,師傅拿著那屍體手起刀落,奉上你面前的刺身那條魚可能早斷了半天的氣。

我與朋友約十一時走到黑門市場,裡面早已是人山人海。踏入黑門市場門口我們就被旁邊的一檔串燒帶子吸引,三顆飽滿的帶子串在一起只是五百日圓,因其香味我與朋友各買一串,但吃起來就只有一點腥味。有了這次經驗,我們決定不再在黑門市場吃路邊燒烤或者章魚小丸子之類專做遊客生意的檔口,轉為專心尋找午餐的落腳點。

一路上走過不同售賣海鮮飯的商店,只是總找不到一間合心意的,不是店外簡體字介紹多得像中國人開的一樣,就是人太多不想花時間排隊。直到經過一間叫魚問屋的,外面放的水缸養著不同海鮮,後面就有一位員工宰著鮮魚。店裡約有十餘個坐位,感覺就像是在街市檔口裡面吃飯一樣。「就是這裡了」我心裡第一時間閃過這念頭,畢竟在魚市場吃飯這個環境才有合襯。問過朋友他也覺得這裡不錯,只是他想多看幾間再作決定,我也陪他往前多走一會,結果也許人太多,往前走十多分鐘他就宣告放棄,折返魚問屋享用我們的午餐。

站在門口不久,有位員工來跟我們說一堆日文,早有經驗的我們舉起兩隻手指,說了一個「Two」字。他意識到我們不是日本人後便指了指水缸養著的海鮮,說了一句「This is the menu」,然後再問「You want sashimi or BBQ」,我們拿了扇貝、海螺、蚌與大蝦各二用作燒烤,然後再要了他們推介,一千五百日元的魚生飯。在座位等著上菜時我留意到旁邊的顧客大多是日本人,只有我們與另一對情侶說廣東話,心想這次的決定應該算是明智,總算能吃上日本人的本土風味,而不是迎合遊客,鋪上滿滿三文魚的港式魚生飯。

飯未到,扇貝先至。比我手掌更大的扇貝殼裝著厚肉飽滿的帶子,廚師把帶子肉一分為二燒得恰到好處,嫩滑又不失鮮甜絕非早前的串燒帶子可比。只可惜是檸檬汁加得重手,殼上由帶子流出的汁液變得被檸檬搶去味道。其後由他們介紹的蚌也登上食桌,肉爽味鮮,一口氣把整隻蚌肉放到口裡,那滿足感要在香港找到的話價錢肯定數倍起跳。

當我們最為期待的魚生飯上桌之時,看著飯面之上鋪著數片三文魚本來有一絲懷疑,但其餘像三文魚子、海膽、八爪魚與吞拿魚等六七種食材仍然教我歡喜。廚師用火在魚生表面燒了一圈,讓帶子等食材面頭帶有一絲火炙後微微的焦香感。三文魚雖然不是日本人常吃刺身,但當中的油香仍很合我這個香港人的口味,再配以三文魚子的鹹香,這碗魚生飯確實超值,也沒令我們失望。往後來的海蝦肉質彈牙,配上海鹽惹味非常;反而外型最討好的海螺卻最令人失望,廚師細心的為我們起肉切粒及分開內臟,但部份螺肉有濃烈的苦味,沙粒亦未清除乾淨,不過整體還算滿意。

飽餐一頓盛惠八千日元,每人不過二百多元港幣就可以享用地道海鮮午餐。離開後走了一會才發現沒有拍照,連忙回去門前在人海中把握機會拍下這一照片。我知道黑門市場受港人追捧的餐廳不少,但我還是喜歡到當地後留結自己的眼睛與胃作決定,有時候就是這樣才能找到意想不到的滿足,還可以避免就坐後發現身旁沒有一個人會說日文,自己突然回到灣仔一樣。

作者 Fb:毛言地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