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抗爭」已經唔存在喇

「勇武抗爭」已經唔存在喇

呢幾個月,某啲本土派圈子係咁講「清算名單」,講到似層層咁樣。但真正嘅清算名單,卻喺政府手上,係一個隨時拘捕同撿控社運人物嘅名單。

今屆政府上台後,手段強硬,傳統泛民嘅「和理非非」手法失效,政府完全漠視和平示威者嘅訴求。於是本土派意見領袖提出「勇武社運」,企圖為社運抗爭打出一條新嘅路線。2014 年雨散運動失敗,和理非非路線頓失話語權,本土派承勢崛起,「勇武」二字儼然成為新嘅抗爭教條。

「勇武抗爭」呢個信念,本來係對「和理非非」教條主義嘅一個反饋,但近一兩年,卻漸漸變成對「本土派」抗爭者嘅壓力,甚至係枷鎖。抗爭者面對兩難局面:明知和平手段必然無效,激進行動卻會帶來法律後果。本土派意見領袖一直吹噓「勇武抗爭」如有神效,前線抗爭者未免有種心理壓力,唔想「衰俾人睇」。事實上,任何本土派發動嘅行動,都會被一班食飽飯冇屎痾嘅酸民恥笑「唔夠勇武」。雖然網絡孤魂嘅意見不必理會,但當一班喺社運界稍有地位嘅人,日夜對你冷嘲熱諷,難免構成一定嘅心理壓力。

同時,由於本土派陣營大多唾棄「和理非非」路線,前線抗爭者喺隊友面前亦都承受巨大壓力,萬一被本土派意見領袖定性為「和理非非」集會,立即會被套個「左膠」標籤,喺本土圈子內難以抬頭做人。事實上,喺大約一年前左右,本土圈內嘅輿論風氣,似乎令人感覺到,一個組織除非同執法人員發生激烈衝突,否則會被視為「未交投名狀」,唔值得信任。

喺呢啲壓力之下,抗爭者行動嘅時候,佢哋嘅決定難免會被影響。 喺呢段時期,發生咗幾單現正進行「清算」嘅案件:圍堵港大校委會、立法會垃极筒起火、初一旺角騷亂。呢幾單事件,的確引起社會高度關注,然而關注未必帶來正面成效。暫時可以見到嘅變化,就係執法同司法機關對付抗爭者嘅手段越嚟越粗暴,刑罰越嚟越重。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日抗爭者未能推翻政權,任何同執法人員衝突嘅事件,喺香港呢個「法治」社會,都有可能成為政府進行政治清算嘅一個藉口。

從一個馬後炮嘅角度去分析,以香港現狀嚟講,任何抗爭者同執法人員正面衝突,其實必定無任何好處。喺初一事件之後,呢個「勇武行動社會實驗」話俾我哋知道,喺香港肯同執法人員大規模正面衝突嘅人數,可能頂多一千幾百而已。以呢個規模,撼動唔到政權分毫,即係意味住所謂「勇武抗爭」教條主義嘅盡頭。從一個純粹理性嘅角度,既然事實證明街頭衝突無法撼動政權,就應該盡量避免呢類衝突。今時今日,鼓吹同執法人員衝突作為抗爭手段,只不過係用把口推其他人去死而已。

政府手頭上嘅《真.清算名單》,而家睇怕水蛇春咁長。當初大力吹噓「勇武」嘅意見領袖,係咪應該為自己論述嘅不足,負返少少論述責任咁呢?而家,一個又一個抗爭者被政治清算,固然唔係大家所希望見到嘅,但就算論述者未有如同先知嘅洞見,佢哋事後發現此路不通,都有責任主動叫停其他人唔好再繼續做落去呀。當年董建華一句「八萬五已經唔存在喇」俾人插到屎忽開花,我懷疑某啲意見領袖連呢句都唔肯講。

當然,要求其他人負責任的確係好難嘅,我都唔寄予厚望。所以我先至寫咗呢篇文之嘛。我自己就唔相信清算任何人會有用嘅,正如我成日所講:反正你又殺唔死對方,唯有包容佢囉。

事實上,好多表面上好失敗嘅老人家,其實正面影響極度深遠。例如發動「佔中」嘅人,誤打誤撞搞咗幾個月嘅佔領運動出嚟,今時今日遇見嘅志士,絕大部份都係當時受到某些啟發而投身政治嘅。今日嘅政治局面、政治人物嘅源起,都要由「雨傘革命」開始講。同樣道理,我身邊好多同道志士,佢哋都係受到某位鍾意喺網上鳩噏推人去死嘅仁兄啟發。雖然呢位仁兄鳩噏玩大咗,但係佢嘅正面影響,亦都係不容忽視嘅,歷史應該俾個公正嘅評價佢。

至於「勇武」路線衰敗,香港仲有咩路線可行呢?作為本土派首席先知,如果我答大家「我撚知呀?」又唔多好。我只可以話,大家要學識謙遜,唔好以為自己好有用,可以左右香港政治大局。好多人諗得好大,唔知一個人力量有限,就會容易覺得心灰意冷。但只要每個人喺自己能力範圍之內,做應該做嘅嘢,已經好夠。一個人力量有限,但幾千幾萬個人嘅力量卻係不容忽視,只要唔好做無謂嘢,勿以事小而不為,就好足夠。

「談論政治」真係好容易,好多人以為有用,但其實只係浪費時間。林鄭尋日話上帝叫佢參選,個個爭住抽佢水。但你阻止到佢選咩?你甚至未必阻止到佢贏。恥笑一個你冇能力打倒嘅敵人,係好愚昧嘅行為。

想香港有改變,就要有付出,有犧牲。我係唔會推人去死嘅,我只會話,如果有樣嘢,你覺得值得付出、值得為佢犧牲嘅,就去做啦。因為,如果冇付出冇犧牲,呢個世界係唔會有任何改變。至於有啲人,成日評論政治、口談公義,但又唔願意作任何付出或犧牲,佢哋只不過係一班希望有人代佢而死嘅廢渣而已。係呀,其實我都係一個廢渣~

 

Photo: mingpao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