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閣麟街民房遺址歷史價值深厚,當局又再視而不見?

中環閣麟街民房遺址歷史價值深厚,當局又再視而不見?

〈就中環民房遺跡不被評級,向古諮會發出的公開信〉

早前有民間團體發現中環閣麟街的一則,原來一直隱藏了一組民房遺址,經民間團體考究之後,更發現很有可能是建於1890年代的結構。若果屬實,則是現存的年代最為久遠的民房遺址,對於補充香港城市發展歷史資料,尤其是開埠初期維多利亞城(即今日中環一帶)的建築歷史,有珍貴的價值。

該民房的遺跡,經考證後發現屬於「背靠背」,沒有預留後巷空間的民房建築。1903年香港政府吸收了鼠疫的教訓,修改了衛生條例,規定此後建設的民居,必須預留後巷作衛生用途。這亦跟隨了英國1875年修訂的衞生條例,以及其引伸出來的 byelaw housing 民居建築樣式。由此可以推斷,中環閣麟街民房遺址,建造年份比1903年要早。

可惜的是,早前古物古蹟辦事處建議不為遺跡評級。理由是一份60年代的租務文件指出,遺址的原有民房,據當時的估計,只有30年歷史。古蹟辦似乎認為,年份的偏差令遺址變得一文不值。

相信所有對香港歷史有研究的人都會認同,歷史檔案中的文件,未必一定準確。一般而言,都需要兩至三個不同的 source 互相引證,才能完全穩妥地證實一些歷史事件的細節和年份。戰前香港大部份的歷史文件,都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香港被日軍佔領的時候被銷毁。由此可以推斷,60 年代的租務文件,極其量只是當時的估計,甚至是盲猜,並非十分可靠的歷史文件。當局若以單一文件就否定遺址建於1890年代的可能性,實在有不妥之處。

殖民時期的歷史研究,甚少着墨於華人在殖民地的生活和貢獻。回歸以來,不少的歷史學者均認為,我們有必要去填補這一個空白。中環閣麟街的民房遺址,正正為這段歷史提供了實實在在的歷史資料。對於香港尋找自己的後殖民身份,有很大的幫助。

English Bond 砌磚方法

English Bond 砌磚方法

閣麟街的民房遺址,以中式青磚為物料,配以英式 English Bond 的砌磚技法。然而由於青磚並非如英式紅磚一樣,長度等於闊度乘以二,因此每行磚的鋪砌都有少許偏差。其譜系沿自於常見於英國愛德華時期的排屋 (terraced house)。個別的民房單位以磚砌的間牆 (party wall) 為結構。可見20世紀初期,城市的建設雖然受到英國殖民地的建築技術影響,但亦有「在地化」的元素,如中式的青磚物料等。現存的磚牆,極有可能是各房屋之間地下室的結構間牆。而全實心的間牆,在英國本土普遍都是2、30年以前的做法。原因是因為此後建築技術進步,空心間牆(cavity wall)的做法開始普及。

據1919年的香港南華早報報導[1],1914年以後的間牆,在地下一層需要有22英吋的厚度。而中環閣麟街遺址的結構,只有18英吋左右,恰巧正是該報道所指,1914年建築物條例修改以前所規定的厚度。由此可見,遺址的間牆應該至少建於1914年以前。

遺址對照出香港早期的城市發展,充滿著華人社會的技術和材料,亦見證本土香港華人對城市發展的貢獻。甚至可以對照其他的前大英帝國殖民地,比較各自的城市發展歷史,譜寫出一份更中肯,由「被殖民者」觀點出發的歷史研究。

對於這個極具歷史意義的建築遺跡,本人希望古諮會可以從善如流,作出下述的行動:

(1)矯正古蹟辦認為閣麟街/吉士笠街民房遺跡約為1930年代建成的錯誤評估,推翻「不予評級」的錯誤建議;及

(2)確認閣麟街/吉士笠街民房遺跡的歷史是早至1879年,將遺跡評為一級歷史文物,並予以原址保育,為香港保存一份重要的歷史文化遺產。

黎雋維
英國註冊建築師
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會員
香港大學博士研究生(建築歷史及理論)

--

備註:

[1] “Property Owner Summoned”.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3 Jan 1919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