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前法蘭克福訪港為何失收?(下)

六十年前法蘭克福訪港為何失收?(下)

(圖左為「十三壯士」中的一員——林尚義;圖右為法蘭克福翼鋒 Wolfgang Solz)

十三名球員不理足總禁令赴泰代表中華民國參加亞運足球賽,他們的舉動當然獲得親國民黨的右派報章大加讚賞。國民黨在港喉舌《香港時報》更稱呼他們為「十三壯士」。為了希望足總在公眾壓力下屈服不處分這十三名球員,右派報章就要令球迷同情這十三位球員和反對足總措施。當年香港政府還沒有資助體育總會的政策,所以足總的主要財政來源就是足總主辦外隊的收益。要向足總施加壓力,令球迷不觀看十二月底對法蘭克福的兩場賽事就是最佳方法。

自從參加亞運的球員回港後,《香港時報》就每天在體育版刊出多篇讀者來信。這些信件都是支持球員反對足總的。部分讀者來信的內容更明言要靠不看外隊賽事來杯葛足總。到法蘭克福首戰香港代表隊的聖誕前夕,《香港時報》不但一反常態不將外隊訪港的消息放在體育版的頭條,而且在標題中表明:「全港球迷杯葛聲中 港代表隊今戰德軍 天怒人怨球票任買唔嬲」。結果,這場賽事的入場人數僅得五千多人,收入也不足二萬七千元。

到拆禮物日由港聯迎戰法蘭克福時,《香港時報》的標題亦在唱衰賽事:「港聯多人倦勤 今殘陣戰德軍 無心戀戰球迷勿做老襯」。由於港聯的叫座力一向優於香港代表隊,這仗的入場人數回升,但也只得九千多人,足總難免要虧本。連一向反對香港華將代表中華民國的流浪會創辦人畢特利也認為,賽事失收是因為右派報章發動杯葛所致。

(當年報道:https://holland.pk/…/i4/02e8db6a5a29d50f68c3b060d512e235.jpg

雖然法蘭克福訪港的兩場賽事都失收,但足總當然沒有因此停止對球員的紀律聆訊。到翌年二月,足總決定終止聆訊的原因是因為代表球員的律師胡寶星親自飛往倫敦。他在倫敦拜訪了羅斯。羅斯於是寫了一封信給足總。他在信中明確表示該十三名球員為自己的國家效力根本不用香港足總批准,所以足總根本無權處罰他們。羅斯更在信中提到,如果香港足總一而孤行懲處球員,足總在國際足協的會籍可能會受影響。

當胡寶星將這封信件帶給香港足總後,足總就不得不銷案。而在足總銷案後隨即舉行的賀歲足球賽則由來自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斯巴達擔綱演出。除了第二仗對香港代表隊的入場人數僅過萬外,客軍對港聯和華聯的兩場賽事都幾乎坐滿政府大球場。

回說法蘭克福,他們在六六年底的兩場比賽都以四比一擊敗主隊。而這次其實已是該隊第二次訪港。早在一九六二年,法蘭克福就曾在五月訪港踢了兩場表演賽。當年的法蘭克福貴為西德足球錦標賽四強之一,在香港順利在一萬五千多名觀眾面前先以五比一勝港聯,再大勝華聯七比三。不過,華聯一役受天氣影響,入場人數僅得三千六百多人。

文:wi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