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與的士佬 (十六)

女鬼與的士佬 (十六)

第四章

例湯不知丈夫搬到何處,只知他工作的地點,而健哥上班的時間,卻是一般上班族放工之後,尋找丈夫的難度比他們想像中更困難。不過,他們都準備好一埸持久戰。

頭兩日,他們都等了五小時,卻不見丈夫跡影。健哥發現這也不是辦法,因為他要生活,不能終日在她丈夫的居所和工作地點找尋,又不能在那兒工作(因為每個的士司機都有他們的地盤,若果健哥在那兒工作,等於搶人飯碗),故此他們有了一個約定:每天由傍晚六點在丈夫的公司附近等三小時,之後健哥回到自己的地盤工作。

第八天,仍不見丈夫的蹤影。該區的的士司機也留意到健哥,雖然他掛上「暫停載客」的標示,卻帶不友善的目光看他。等了兩小時,仍舊只是放工的過客。健哥懷疑他是否轉了工,但例湯肯定地否定,說:「他將半生奉獻了給這間公司,怎會轉工呢?」健哥亦曾提議托麗福幫忙,但例湯否決了。她說既然道別了,就不能藕斷絲連,使姐姐煩惱。

這段日子,她在腦海中反覆地練習見面的情境,想像不同的情況。她越想越緊張,連勇氣亦漸漸失去了。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捱多久。

第十天,街道人潮如鯽,都是下班的人,他們各懷著目的,想著如何結束今天。例湯倚著車窗,半發呆半集中地搜索;健哥不知她丈夫生成何模樣,故沒有去看人面。近來天氣反覆無常,時冷時暖,又風又雨,使得健哥痔瘡發作,屁股隱隱作痛。他必須做一些事令自己分神,便開始數走過的人。數到第二百二十四個時,例湯突然「啊」的一聲,嚇得健哥忘記了數到第幾個。

原來,例湯的天耳通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而且漸漸走近。健哥問她何事,她已六神無主了,聽不到他的說話。健哥已猜到八九,便左顧右望,找找他在哪裡

有一對男女在人群中出現,男的年約三十多歲,穿起一套名牌度身西裝,一表人材;那女的挽著男人的手臂,二十有五,樣子甜美,還未脫離少女的稚氣。例湯希望是別人的聲音,但眼前所見的,卻實實在在是她的丈夫阿齊和情人。她指著他們,向健哥示意。他問如何是好,例湯卻手足無措,卻聽見他們要入停車場開車。眼見他們要離開視線,例湯下意識地說:「跟住他們…」她不知這是否正確的決定,更不知帶領她到甚麼的結局。

健哥小心翼翼地跟隨阿齊的SUV。他從電影學了幾手跟蹤的招式,技巧是不能駛太遠又不能太近,而且不能突然加速減慢。

丈夫和情人的對話,都一一入到例湯的耳中,阿齊說想買一輪電單車,方便上班。例湯聽後,不禁心頭一酸。她想起,丈夫曾經對她說要買一輛電單車環遊世界。時過境遷,原來丈夫的男孩氣卻仍未消失。她仍記得第一次向母親介紹阿齊時,嚴肅的母親認為他很輕浮,並不喜歡這位未來女婿。她的思想未至於像粵語殘片的守舊父母,會拆散鴛鴦,不過也足以使阿齊構成很大壓力。例湯與阿齊首次發現,原來愛情是不只兩個人的事,背後還有雙方的父母、社會價值等等各種偶然和必然、無形和有形的負擔。現實不似例湯看過的小說這麼簡單,不只是愛對方和遵守承諾,還背負了選擇的代價:例湯選擇了阿齊,自問沒有甚麼損失;但丈夫選擇了例湯,等同放棄了闖蕩世界的浪漫理想。雖然未來外母未不喜歡他,但發現他們已訂婚,總不能讓女婿做一份薪金低微、永無出頭的工作,便透過自己的人脈,介紹阿齊到一間投資銀行。這固然有損阿齊的自尊,但他選擇忍下去,做出一番事業去證明自己。他很努力,亦有人緣,事業一帆風順,外母也聽聞他在公司的付出,對他改觀了。一切都順風順水,然而,例湯不滿他這麼努力工作,犧牲了兩人一起享受的時間。不過,她亦明白到人有時不得不向現實屈服,所以不向丈夫訴苦。丈夫早就屈服了,縱使內心愛冒險的孩子仍在心裡,但為了現實,不得不將他收藏。例湯看著丈夫接受了現實,卻幫不到他,心裡只感到同情和無奈。

例湯得知幾日後(當晚是平安夜),丈夫會到女方的家中作客。他們駛到女方的居所後,便吻別,然後阿齊開車走了。

健哥問:「要不要再繼續跟?」

「…到此為止吧,我累了。」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表獨立兮山之上,雲容容兮而在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