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蕃茄農場工作的日子(一)

我在蕃茄農場工作的日子(一)

去澳洲 working holiday 當然要做一些在香港做不到的事,所以首選當然是去農場工作!機緣巧合之下我和朋友看到有個蕃茄農場正在招聘人手,於是便「膽粗粗」一試。第一次見工頭,他是一個會說廣東話的馬來西亞人,在外地聽到廣東話特別有親切感,他除了租地方給我們住,還會負責每天早上,正確來說是零晨開車載我們到農場上班。

一間 share house 大概住六至八個人,我們的房間只有一張很薄的床墊,坐上去再站起來不懂回彈的那一種,經常睡到腰痛。至於地方有多大?勉強放得下行李吧。最可怕是有一晚睡覺時有三條四腳蛇在天花板走來走去,除了不停用廣東話粗口罵它們不要下來之外,也沒甚麼可以做的,最後也因為太累而睡著了。客廳很大,煮食用具也齊全,只是不時又會有昆蟲闖進來,例如小強、蜘蛛、甲蟲及金龜子等,起初我都會尖叫,後來發現尖叫都沒有用,只會令人覺得你大驚小怪。

每天零晨三點便要起床,走到馬路邊等工頭的車來載我們上班,有次工頭的車載滿了人,叫我和另外一個台灣女生坐下一部車,老老實實真的很「淆底」。澳洲地方大,不像香港,而且很少街燈,晚上是黑漆漆的,所以車停下來時其實我也看不太清楚司機的樣子,純粹以「死就死」的心態上車(大家千萬不要學),當然一上車我便即時問身旁的女生是否也是去農場工作,更心想如果她說不是,唯有跳車好了。

在農場工作要準備的工具包括手套、手袖、帽、口罩、防曬和水鞋等,當中水鞋真的很重要,因為第一天上班我很「聰明」地穿了波鞋,半天後兩隻鞋的鞋底已完全分裂,鞋頭也破了,幸好工頭有後備水鞋借我穿。著好所有裝備後便會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大嬸,有時臉痕頸痕忍不住用手捽,一捽便整塊臉都變成泥黃色。但不要緊,因為在這裡不會有人嫌你穿得不夠 fashion,不會有人問你為何不化妝不戴 con,大家都是無添加的「自然」style。

第一天去農場工作我真的很興奮,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的蕃茄田,配上藍天白雲真的很美。工頭會分配不同的人進不同的蕃茄路,這是非常重要,因為如果你和工頭夠老友,他會分配較多蕃茄的路給你,而且他分派甚麼人在你旁邊也很重要,如果你旁邊是越南或者馬來西亞人就慘了,他們會狂風掃落葉地把你的蕃茄全部摘光,他們手腳實在太快了。

分好路後每人會拿一至兩個白色膠桶衝入蕃茄路,邊走邊摘,放滿了便插上自己的號碼牌,再拿另一個膠桶。摘蕃茄有一個橋妙位,就是每桶蕃茄只需裝七、八成滿,之後將那桶蕃茄倒入另一個膠桶,就會很神奇地變了九成滿,所以在農場裡會不停聽到別人在倒蕃茄的聲音。正所謂摘得快好世界,不過也不可以亂摘,太生青色不能摘,太熟紅色又不能摘,爛的更加不能摘,只可以摘橙紅色樣靚靚的,因為工頭是會隨機抽查,如果發現不合格的會扣你桶數。

天氣這麼熱當然要帶水,你可以把水樽扣在腰帶或褲上,不過多數人都只是放路口,因為拖著一桶蕃茄已夠累贅,我和大部份人更是連電話都不帶,怕不小心跌了也不知從何開始找。有一天太陽很猛,我覺得很口渴又有點暈,懷疑是輕微中暑,但路只是走到一半,進退兩難,水樽又在路口,沒辦法之下我唯有摘蕃茄來吃,可能你會說:「有農藥喎都未洗乾淨!」或「可能有蟲爬過喎你咁都食!」只能說當你去到某個狀態,是會不理三七二十一吃了再算,當時我還覺得這是我人生中吃過最美味的蕃茄。

我承認我是有少許公主病,而且最怕是昆蟲,但在澳洲生活確實會令人改變。例如有時會不小心摘下一個滿佈蟲蟲的蕃茄,第一次摘到我真的嚇到想哭,但蕃茄路只有你一個人,當旁邊的人都是「衝呀!殺呀!我要摘晒啲蕃茄呀!」的時候,我也只能深呼吸一下,然後繼續與他們一起「衝呀!殺呀!」

每天大概中午十二時便會下班,因為那時太陽太猛,然後便數牌,我的桶數少得可憐,工頭安慰說第一天還未習慣,之後會好一點,我在車上九秒九便睡著了,由於一整天彎腰,實在累得要死,全身酸痛,好像被人打了一身一樣,回到 share house 簡直連飯也不想吃,更開始覺得自己在貼錢買難受。畢業後在香港找一份正常寫字樓工作,每天涼冷氣不是很好嗎?為何要來這個地方受苦,還說甚麼要體驗生活,我一定是傻了。到底我應該離開還是繼續留下來?

P.S. 一直很想把澳洲 working holiday 的事寫下來,現在終於可以開始整理了,希望你們會喜歡 =D

 

作者 Fb:小盛女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