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蕃茄農場工作的日子(二)

我在蕃茄農場工作的日子(二)

在蕃茄農場工作是多勞多得的,由於工頭會抽佣,所以每摘一桶蕃茄的工資其實不多,而且我手腳慢,就算出盡全力最多一天也只能摘到五十桶,有時狀態不好的話可能只有二十多桶,還要視乎當天的果量。所以如果只看錢的話,應該一早便走了。可是在農場生活其實很快樂,每天都是無憂無慮,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閒時大家互丟蕃茄、間中鬥嘴,就像小朋友一樣,下班可以喝冰凍可樂已經覺得很幸福,我才發現原來快樂是可以這麼簡單,這也是其中一個我留下來的原因。

平日下班回家其實已經累得甚麼也不想做,只想睡覺,可是多累也要洗衣服、晾衣服、煮飯、洗碗,六點前便要吃晚飯,九點前便去睡覺。這時候特別想念媽媽,要工作的家庭主婦真的不易做。在這裡不會有娛樂,沒有戲院、商場、K房及酒吧,只有一間超市和郵局,所以去超市買菜已是最快樂的事,可以想想今天吃雞翼還是牛扒,吃飯還是意粉,還可買乳酪當甜品,這裡的乳製品都是美味又便宜。由於沒有地方花錢,反而比較容易儲到錢。

在澳洲有車便是王道,因為這裡交通不方便,公車極少,有時工頭會突然接到荀工,也要有車才可以去,或看看司機是否願意載你。即使附近有旅遊景點,例如大堡礁(可以看海龜),也需幾個小時車程,沒車根本去不到,租車也很貴。不過工頭也算不錯,放假也帶我們去大堡礁……的附近燒烤。澳洲的燒烤爐是一塊銀色的鐵板,可以先塗上牛油,再把所有肉放上去燒,非常方便。工頭和他的兄弟們一早準備好所有食物和飲品,又幫我們燒(他們把蠔油塗在牛扒上,出奇地好吃),我和眾人只是負責吃便可以,實在太幸福了!後來蕃茄季節完了,我們便相約一起去老闆家開派對。

「喂,我有啲正嘢,你哋試唔試?」工頭神神秘秘地說。

「即係咩呀?」我問。

「總次食咗會好 high,好難得先有架,好貴!」工頭說。
「吓,會唔會有事架?」我猶豫地說。
「唓,梗係唔會啦,我哋個個都係咁食。」工頭說,這種熟悉的對白令我想起某個廣告。
「um……都係唔使喇,多謝。」我說

後來一班人當中便有幾個跟工頭去了車房,其實我大概也知道他是在說甚麼「正嘢」,雖然我很好奇吸了會怎樣,但最終也是拒絕了。後來我看到有個台灣男生從車房出來之後便渾身無力地攤在草地上,跟他說話都沒反應,之後嘴角還嘔白泡,很可怕,雖然之後他也沒有甚麼事,只是說感覺很迷幻,都不記得我們有跟他說話。另一個台灣女生也試了,但看起來比較正常,只是有少許 hyper,常常笑,可能每個人的反應也不一樣吧,我也不知道他們吸了多少。

身在外地,的確沒有人可以管你,做甚麽也好,回港也未必會有人知道,但也不代表可以放縱,在外地凡事都應該要小心,特別是女生,甚麼可以試甚麽不可以試要自己好好判斷,否則可能會樂極生悲。

P.S. 在農場賺的都是辛苦錢,離開農場前出了糧,當然要土豪地與澳幣拍照!Anyway,張相就是上一篇說的薄床墊 LOL

 

作者 Fb:小盛女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