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系列> 海鮮

<怪奇系列> 海鮮

阿志慢悠悠的走向花店並向店阿祖打招呼:「阿祖,今天有沒有玫瑰?」阿祖用手背把純白色的眼鏡托一托回說:「有啊!今早拿了兩打回來,你要多少?」阿志微笑著說:「拿著一打走在街上不太方便,半打可以了!」阿祖點點頭便走進店內把半打玫瑰包裝起來,然後問阿志:「是特別日子嗎?要不要包裝一下?」阿志回說:「真是細心,今天是結婚紀念日,麻煩你用花紙包裝一下!」阿祖一邊用花紙包著玫瑰一邊說:「啊!又一年了!」阿志回說:「是啊!時間真的太易流走…你也差不多結婚了吧!」阿祖把包裝好的玫瑰放在工作枱上說:「如果還沒有分手的話,應該在年尾結婚了!」阿志哈哈大笑起來,那種笑聲爽朗得就似在街上任何一人也可感到他的快樂一般。

安靜地坐在餐廳內看著餐牌的阿志拿起玻璃杯預備喝上一口清水之時,阿芬便剛到,她一邊把外套除下掛在椅背一邊說:「說了多少次不要喝餐廳的水,大部份是水喉水來的,喝壞人。」阿志識趣地把玻璃杯放下並推向一邊,然後把另一杯暖水推向阿芬說:「這杯我另外叫的,不是水喉水來。」阿芬微笑著說:「你就是這樣的細心這樣的照顧著我。」阿志拿起剛買回來的玫瑰遞向阿芬說:「結婚兩週年快樂啦!」阿芬見到玫瑰立即笑逐顏開說:「又花錢?」阿志立即回說:「一年才花一次,妳開心便可以!」阿芬快樂地把玫瑰花收下,再從手袋裡拿出一個信封交給阿志說:「這是你的結婚禮物。」阿志拿起信封一邊打開一邊說:「什麼來的?機票嗎?還是按摩優惠券?」阿芬笑而不語,阿志續把信封裡的信紙打開,信紙上貼著一張超聲波素描相紙,阿志彷彿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說:「是…是…真的嗎?」阿芬笑說:「是啊!你的努力沒有白費,已有個多月了!」阿志嘩的一聲叫了起來並說:「爸爸…我做爸爸了!」阿芬按著他的手說:「你冷靜一點好不好,其他客人望著你啦!」阿志望望四周向他注目的眼神,不好意思地收斂了少許並拿起餐牌說:「那要叫個珍寶海鮮大餐來慶祝慶祝了!」阿芬有少許抗議的說:「又吃海鮮,與你結婚後也沒有吃過紅肉,白肉也只吃過兩三次…」話未說完,阿志已說:「妳沒有吃紅肉這兩年,皮膚是否好了點?濕疹又是否少了點?」阿芬想了一會說:「又好像是…」阿志未等阿芬說下去就說:「那就是了,吃海鮮比吃肉健康些對身體好一些嘛!」阿芬本想反駁但想起這幾年阿志的處處遷就,差不多她說東阿志也未試過說西,只吃海鮮也吃了兩年,那就算了吧!

38 週後,小男孩順利地出生,樣貌精緻,時常手舞足蹈想要什麼似的,阿志與阿芬就這麼快樂地照顧著他。幾年後的一天,阿志下班回家放下門匙便拿著膠袋說:「我買了新鮮的基圍蝦,今晚加餸有白灼蝦。」阿芬拿出熱湯放在餐桌上說:「好吧!」阿芬拿著基圍蝦說:「很腥呢?你是不是被魚檔老闆騙了?」阿志說:「不會啦!」兩餸一湯是兩口子的平常飯餐,他們談笑著今天發生過的瑣事,阿芬把一隻基圍蝦吃下後便突然嘔吐大作並說:「很腥很腥!」阿志扶著阿芬到梳化坐下說:「新鮮的,怎會有腥味呢?是否吃錯什麼啦?」阿芬抬頭望著阿志一會兒然後用力的推開他:「你是誰?不…是什麼妖怪,來扮作阿志?」阿志聽得一頭霧水,然後再湊近阿芬說:「我就是阿志啊!」阿芬再次用力推開他:「你這個面貌像帶子的怪物,怎會是阿志!」阿志摸摸面上的汗水,一邊走進洗手間一邊照鏡說:「帶子?我怎會是…」話未說完,阿志看到自己的臉容開始轉白頭髮也開始掉落,皮膚也開始越來越濕滑,頸項的皮膚也拉長了而肉也越來越厚,真的開始變成帶子的模樣,阿志大驚走出飯廳看見在坐在梳化的阿芬,怎麼…怎麼會變成了生蠔的樣子?阿志嚇得膽顫心驚,此時阿芬歇斯底里地說:「我很腥!我很腥!」阿志想走過去安慰阿芬,但發現自己的手腳已無力地慢慢變成帶子邊的模樣,阿志不可走近阿芬,只可以目瞪口呆的望著阿芬的背及胸前慢慢蹦出了小石頭然後變成了蠔殼,然後再慢慢的合上,阿志大叫:「阿芬!阿芬!阿芬…」阿芬在蠔殼內仍然歇斯底里的說:「我很腥!我很腥!」

阿志從可怕的夢中驚醒大叫著:「阿芬!」同一時間,阿芬也從惡夢中驚醒大叫著:「我很腥!」兩人也喘息著並對望了一會兒,阿芬深呼吸了數次後說:「我們…我們…不再吃海鮮好不好?」阿志用手背抹抹額上的汗說:「好好好,以後就不再吃!」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