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系列> 煙

<怪奇系列> 煙

阿添自小便喜歡吸煙,說自小應該是小學二三年級左右的時間,每當他爸爸在點煙的時候,火與煙草接觸時的聲音總是吸引著阿添,但爸爸老是提醒他:「添仔,不要學爸爸吸煙,如不,老的時候便很難看。」那時阿添問爸爸說:「爸爸,爸爸你為何要吸煙?」爸爸呼出一口煙回答:「因為爸爸沒事做,人比較無聊。」爸爸再把煙放於煙灰缸裡擠熄續說:「但你不會,添仔長大後會有一番事業,不用吸煙來打發時間。」阿添記得那時還舉著手說:「我有事業!」但其實他那時根本不知道有事業是不容易的事。那時,差不多每一晚,阿添也趁著爸爸呼呼大睡之時從爸爸的煙包裡偷出一支煙來吸,而每年的新年後,他也總會在利是錢中分出一少部份來買煙,吸煙,漸漸成了他的習慣,甚至可以說是嗜好。

爸爸過世後留給他的是一個煙斗及一個煙灰缸,他把煙斗用保鮮紙包著放在睡床側邊的小櫃桶裡,想起爸爸時便拿出來看看。年多後,阿添在酒吧結識到阿歡,阿歡是個無業少女,與阿添一樣也是煙不離手,如硬要說不同,也只是阿添吸的尼古丁的份量比較高而阿歡的比較少罷了!有同一的嗜好自然容易走近,三四個月後他們已在一起,每次纏綿過後他們也一同點起香煙大口大口的吸進心肺,然後便無所事事的看電視,終於有一天,阿歡說:「不如我們一起戒煙吧!」阿添用手掌托著後腦勺說:「為什麼突然這樣說?」阿歡剛把煙放在煙灰缸裡擠熄不夠三秒又點上新的一支煙說:「如果我們結婚便會有小孩,到那時才戒就不容易了!」阿添把身子坐好說:「如果…如果我們結婚,如果…我們有了小孩,那時再說吧!」

說戒煙也說了一年,終於,阿歡的第一個如果成真了,阿添在年頭終於說想與她結婚,在年尾他們便去了註冊但沒有宴請親朋好友,阿添說:「妳又未有工作,我們又要吃飯交租買煙…遲些才補回吧!」阿歡明白大家的經濟狀況的確不大理想:「那我明天開始去找工作吧!」阿添笑著緊抱了阿歡一下說:「妳真是善解人意。」婚後阿添的工作越來越忙碌,一星期大概只可回家吃晚飯數次,阿歡也找到一份兼職店務員的工作,兩口子經濟上好了一些但人卻越來越少見面。一晚,阿添工作回來一進屋便大叫:「很熱呢!為什麼不開空調?」阿歡從廚房走出來說:「開了呀!你剛行回來才覺得熱吧!」阿添坐在梳化上把領帶除下來,伸了一下腰再點起香煙,才吸了兩口阿添便嗅到燒焦了什麼的味道,他走進廚房問阿歡:「是否燒焦了什麼啊?」兩口子一同在細小的廚房搜索著燒焦味的來源,突然阿歡大叫了一聲唉呀,然後便一把濕毛巾放在阿添的頭頂上說:「怎麼自己頭頂出煙了也不發覺?」阿添摸摸頭頭上已燒焦了一些的頭髮說:「唉呀…怎麼會這樣?」阿歡說:「沒事吧?來吃飯啦!」

飯後,阿歡正在洗碗筷之時,阿添閒著坐在電視機前,又點起一支香煙,吸不到第三口煙,他又嗅到燒焦的味道,今次他沒有驚動阿歡,只自己快步走進廁所用水一下便把煙弄熄,阿添望著鏡子喃喃自語:「這麼的奇怪呢?一點煙吸不到兩三口頭便出煙?」阿添一向不相信天下無奇不有之說,然後他拉著剛洗好碗筷的阿歡來到鏡前說:「你拿著濕毛巾,稍後一見我頭頂出煙便一把放下來!」阿歡回說一句好後,阿添便開始點煙,正想吸第三口時,阿添的頭頂便霧出煙來,阿歡立即把濕毛巾蓋在阿添的頭頂上,如是者,這個實驗試了十次,終於阿歡說:「唉…上天也要我們戒煙,那我們就戒了它吧!」阿添想起爸爸在點煙的時候,火與煙草接觸時的聲音總是特別吸引,也許是爸爸不想自己再吸煙吧!然後阿添點點頭回說:「也不得不戒,我也不想被燒焦呢!」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