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故宮建築師嚴迅奇被擺上枱?

西九故宮建築師嚴迅奇被擺上枱?

隨著西九故宮博物館事件繼續發酵,社會的注意力亦漸漸集中在博物館的建築師 – 嚴迅奇 – 身上。根據傳媒的報導,西九文化區董事局,早在通過故宮博物館項目以前,便直接委託嚴進行可行性研究。這樣的做法,引起了不少的質疑。

一個大型公共項目,不經公開招標、或設計比賽就直接委託建築師的做法,實在非常罕見。一般而言,要就一個公共項目遴選合適的建築師,可以舉行招標,收集有興趣參加項目的建築師所提出的服務費估價,以及過去進行項目的資歷。政府機構買一枝原子筆,都要進行招標。委託建築師的招標過程,其實也是一樣的。

另一個做法,就是舉行相關的建築設計比賽,收集包括估算造價和設計等資料,以選擇最合乎公共利益的提案。以上的遴選方法,視乎項目的複雜程度,可以用公開的(接受任何合資格的建築師參與)或邀請(只邀請三至四位建築師)的形式來進行,以確保遴選過程合乎公平競爭的原則。如果是邀請形式的設計比賽,穩妥的做法是邀請本地及國際的事務所,數量各半,以合乎公平的原則。

西九董事局未經上述做法,就直接委託嚴迅奇為西九故宮博物館進行可行性研究,做法的確非常有問題。林鄭月娥早前提到諮詢和招標的做法,可能會令中央尷尬。看來,今次政府官員要惡補一下國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凡大型基礎設施、公用事業等關係社會公共利益的項目,在勘察、設計、施工及監理等範疇,都要進行招標程序。在設計方面,亦可以用設計比賽的形式來代替招標。一般來說,設計比賽的文書及法律程序,較招標簡單。因此,近年國內不少的大型公共項目,都採用設計比賽的模式來遴選建築師。國內中央及地方政府,早已熟習這些公共行政的程序。今次香港方面刻意跳過招標程序來硬推項目上馬,其實反而令北京當局更為尷尬。老實說,今次香港的做法,比內地更為落後。

據傳真社的調查報道,西九文化管理局早於去年六月,即董事局通過西九建故宮博物館之前的四個月,已經開始設計工作。建築界開始質疑,嚴迅奇會否被逼在簽訂委任合約和收取訂金之前,就開展設計工作。建築師學會的專業守則,禁止建築師在收到客戶正式委託之前,就向客戶提交設計,以防止建築師之間惡性競爭,以本傷人,違反公平競爭的原則。當然,面對客戶的強烈要求,建築師處於被動,亦能就客戶的要求,提供最大程度的容忍和彈性。在日常工作上,這並非少見的情況。但若果涉事的客戶方是政府,就的確剝削了建築師的專業。建築師學會亦有必要發聲,以正視聽。

另一個可能的情景,就是嚴迅奇在進行這些前期工作時,一直都被蒙在鼓裏,而不知道該項目就是收藏北京故宮文物的故宮博物館分館。在一些需要高度保密的項目,客戶方可以將項目的資料,選擇性地提供給建築師,亦即是need-to-know basis。在這種情況下,建築師根本不會知道項目的細節以及背景,亦很難對項目的存廢問題進行判斷。媒體揭露嚴迅奇事務所,早已用「Project P」為代號開始設計,雖然當中的P字很可能是代表Palace一詞,但亦很難證實嚴迅奇知悉政府的全盤計劃。政府犯了程序上的責任,我們不應該要求受委託的建築師,去替政府受靶。

建築師受委託進行前期的可行性研究工作,往往處於一個非常被動的位置,很難要求他去守護一個理應由政府恪守的道德責任。我想強調一點,我並非要為任何人開脫,而是希望社會的討論,聚焦選擇跳過諮詢和招標的政府和西九當局,而並非分散注意力去批判嚴迅奇建築師。這樣的話,就會中正某些急著為自已洗底的政府官員的下懷。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