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TES 這家比利時菜館

FRITES 這家比利時菜館

說起 FRITES,我不肯定它是否香港最好吃的比利時菜,但作為當年第一家登陸香港的比利時菜館,其規模是毋庸置疑的。

2011 年我第一次到它中環石板街的老店,我記得那晚我點了三款啤酒。其中之一是 Gordon Finest Gold,那隱約的像蜜糖般的甘甜,至今我依然認為是一款很特別的啤酒;Kwak 那華麗的燒瓶酒杯和木托子令人稱稱樂道;還有就是 Lucifer。說起 Lucifer 不得不提 Duvel 這家比利時啤酒大廠,這個經典品牌的名字是 Devil 的意思。除了 Lucifer (路西法,意即魔鬼),比利時還有另一款啤酒叫 Satan Gold,兩款酒名都參考了 Duvel 的名字,是抄襲還是向其致敬就不為人知了。

FRITES 後來在灣仔和太古坊開了分店,而到最後石板街老店就搬到了現在威靈頓街的位置。開業至今,食物飲品價格依然高企不變。

去 FRITES,除了喝啤酒,我只會吃兩樣東西,就是它的洋蔥湯和煮青口,我認為它其他的食物都難吃極了。我吃過最好的洋蔥湯是許多年前在金鐘太古廣場的 La Cite 吃的。這家餐廳做的 Duck Confit 和各式甜點也很好。FRITES 的洋蔥湯味道總是讓我想起 La Cite,但當然後者做的湯味道濃烈多了。La Cite 後來倒閉了,原址開了一間 La Forchette,味道大不如前,幾年後連 La Forchette 也關門大吉了。煮青口 FRITES 做的甚麼湯底也很不錯,價格當然很昂貴,但也是我吃過最貼近歐洲味道的。一窩青口還伴了麵包和薯條,這薯條我認為在香港已經數一數二了。

我一定不會點烤豬手和炸魚薯條,烤豬手弄的比本地幾家連鎖德國餐廳還要難吃,炸魚是冰鮮魚甚麼味道都沒有。Waffle 格仔餅做得也算不錯了,但卻不是 Liege waffle。我希望有一天能在香港重溫 Liege waffle 的味道,許多年前 Citysuper 超市一個小攤檔有賣過。這是真真正正的比利時街頭味道。

我認為香港的比利時菜比較保守,吃的都是大路的薯條呀青口呀。傳統的比利時菜融合了法國菜,有昂貴食材也有農村平民化的材料,會吃海鮮也會吃野味燉肉。當然,在香港吃這些材料並不便宜,而燉肉對於醬汁的要求也極其嚴格。在布魯塞爾一家位處民房住宅區之間的小菜館,我曾經吃過一頓地道的比利時燉肉,有野兔有鹿肉,全部菜式以一款有名的比利時啤酒烹調,這啤酒就是 La Chouffe。

另外兩家在香港我會去的比利時酒館一家是在堅尼地城小巷的 Belgica,還有就是 Soho 區的 De Belgie。Belgica 客人不多環境很清靜,De Belgie 則酒類泛多。赤柱好像也有一家比利時 bar,但我沒去過。

 

Photo: www.asia-bars.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