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 反省人際關係的親疏

《四重奏》— 反省人際關係的親疏

(內含劇透,內文佔劇情成分甚高,旨在推介好劇,看倌請自行決定是否閱讀)

繼《逃避可恥但很有用》卷起「逃恥舞」的熱潮後,緊接下來在同一時段播的,就是松隆子主演的《四重奏》。陣容頂盛而且故事佈局也十分用心,看來火曜日都是TBS出產「話題之作」的日子。

《四重奏》的起始很簡單:就是四名演奏家不約而同地在卡拉OK房後練習演奏後「偶遇」,然後因志同道合,便順理成章地組成四重奏旳樂隊。

劇集還在播頭數集,我就已經有點衝動記下分享。

就第一集播出以來,已經有不少經典的對話情節——

比如一起吃炸雞塊應不應預先擠檸檬汁的一件小事,也輕易讓四位藝術家脾氣的演奏家擦出火花:

所討論的,就是別把自己的興好與習慣理所當然,也就是待人接物的基本態度。

然而這劇集就是想單純帶出四個怪脾氣的演奏家的相處片段嗎﹖

論到劇集的重心,筆者相信劇集希望帶出的,還是在劇情暗中落墨、表裡矛盾的人際關係。

在第一集,剛組成的四重奏樂隊所面對的第一個考驗,就是尋找理想的演奏地方。
比起在人來人往的超市內演出,設有演奏台、具格調的餐廳好像更適合且更能穩定演出;

而這演奏的舞台正被一名聲稱自己患有絕症只剩九個月命的老演奏家霸佔了。

老幼演奏家初次見面時,四重奏的兩男成員都不約而同地望向老演奏家頭上那「明日之丈的帽子」。《明日之丈》是一套講述一個拳手為題,由日本紅至香港、燴炙人口的漫畫。主角矢吹丈堅持拳擊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在擂台邊合上眼滿足微笑攤著的畫面,就成了為理想燃燒到殆盡的象徵。這個故事深得年輕熱血男子的共鳴,加上得悉老演奏家潦倒的晚年,就逐漸令他們將自己在音樂生涯上對前路未知的恐懼,投射到這個老演奏家身上,漸漸建立一種類似故人的親切感。

往後劇情的發展是成員之一的卷真紀(松隆子飾)因為在多年前曾目睹過老演奏家同樣以「只剩九個月命」作招徠,在各地行騙,便主動向餐廳舉報了他,好讓自己的樂團得以駐場演奏。她與其他成員不同的地方是,她並不會將同情心與同理心混為一談;亦能清晰地將男生們對熱血夢想的錯誤投射指明。對於一個知道內情的旁觀者來說,向餐廳指證其行騙行為是再正當不過的事,而乍看老演奏家為藝術謀生、行騙而眾叛親離反獲得同情,這點就站不住腳了。說穿了兩者關係的建立只是濫情及自我投射,並非出於有任何交流建立出來的親密。

此外,第三集中的另一段情節,就更令觀眾看到心思了。這集以另一成員小雀(滿島光飾)收到父親將逝的消息為引旨,她的表親希望小雀能在父親臨終前見其最後一面。劇情逐漸揭示她的成長經歷:原來她的父親是個為利是圖、不講人情、甚至為求利益妄顧他人安危性命的騙子—— 而更重要的是,他曾串同女兒參與電視台的魔術節目,利用女兒假扮有超能力的事情被雜誌揭穿,讓小雀的童年蒙上了陰影。不僅如此,在往後的日子小雀還要背上騙子之名,雖然她強逼自己笑著去面對身邊人對她的非議,但仍然無法改變別人先入為主認為她是騙子的形象。

故此離開是非地、避開群眾的她只能荒廢度日,她的表親想告訴她父親病危之時,小雀還在擔心其他隊員又會因她的過去嫌棄她。

她的不幸遭遇,可謂是她父親一手造成,她打從心底裡就無法原諒這個父親,故此躊躇間也沒有去見親父最後一面,卻被剛從醫院出來的卷真紀找到了。原來小雀的家人聯絡不到小雀便邀請了卷真紀到醫院探望。

卷真紀目睹其父過身後,本來都希望小雀能接受他父親的死訊,並到醫院瞻仰遺容。但後來卷發現其實「死亡」並不足以令小雀原諒父親;而小雀又因害怕面對親朋戚友的指責而坐立不安,卷便馬上拉起了小雀的手,對她說「不用回去醫院,回大家身邊」。一句「沒事的」就回應了小雀的疑慮。

這讓小雀明白到,其實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親疏,並不該只用血緣、工作環境、居住地等來衡量;反之即使是同屋住、共用同氣味的洗頭水、共用內褲(﹗這裡指男生的)這些小事,只要有著共同的理念和喜好,親厚感便會自然建立起來。

對自己珍視的人才去重視,對珍視自己的人才想去回報,這才是人與人之間應有的情義。

這正是該劇暗暗埋下的深意。

(後記:完成文章是TBS 只播到第三集,希望看完此文的朋友不會錯過《四重奏》這有意思的劇。)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今天想來,以往的稿好像白投了一樣。此後寫的,可能相對離地,但希望更能貼近自己想寫的類型。往日稿,如白投;今日寫,盡自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