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雙

天下無雙

曾經有一課,教授問我們,有甚麼事情會令你在睡夢中醒來。有同學說是「世界末日」或是「癌症」。老師問我們可曾想過是「腦退化症」。

除著病齡増長,病人的短暫記憶力會減退,時常在尋找東西,慢慢忘記最近幾年發生的事,然後開始忘記家人,甚至失去自理能力,最後也會走到死亡的道路。

很多病人晚上會拔去自己的氧氧、「走佬」、拔去靜脈導管,更甚的會把手放進尿片裡,情況有點失控,有時會令人哭笑不得,但這些場境每天都在上映。

最近遇到一位九十一歲患有腦退化症的伯伯,都發生過「拔豆(靜脈導管)」以及血案(其後他走出床邊,地下沾上他拔豆的血跡)。他的英文名很「威水」,不是廣東話拼音,而是與火車頭卡通人物同名。

有一次給他量血壓時,看到他床邊的一張卡片上印了聖母像。我便問他:「你係天主教架?」

他:「How do you know?」

我:「嘩!你咁勁嘅,你以前讀好多書架?係咪卜卜齋?」

他:「我讀喇沙架。」

我:「你個年代讀喇沙喎,咁叻仔?咁你後生做咩架?」

他高興地笑說:「教英文。」

以防伯伯「吹水唔抹嘴」,我向他的太太確實他原來真的是喇沙畢業生。

火車頭伯伯還教我:「Where do you go? Sham Shui Po. Where have you been? Aberdeen!」

雖然後未他加插「人之初,性本善」令我不知如何應對,但我知道他一定為年輕的自己感到很驕傲。即使太太罵他「天氣凍咗喺個廳度,叫咗佢著多件衫,拿依加病咗喇,係咪衰呢?」,她還是一匙一匙的把糊粥餵到伯伯的口中,把伯伯照顧得無微不至。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幸運的遇到無微不至的家人或是老伴,所以遇到了便要好好珍惜。雖然火車頭伯伯不及當年勇,在太太心中仍是一位「後生果時好叻」的丈夫。

他們令我哼起《天下無雙》這首歌

長長路中 走到那裡生命裡
有你我方找到生存來源
難行日子 不削我對生命眷戀
因有著你 跟我一起 親愛的你

願天主繼續祝福他們。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