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藥兵法:「藥有所不用」的智慧

服藥兵法:「藥有所不用」的智慧

常言道:「話不能亂說。」藥罐子會說:「藥更加不能亂服。」

「亂」的意思,當然是指服了不該服的藥吧!

誠然,手上無藥,固然是一種痛苦,但是,原來,手上有藥,偏偏卻不能用,同樣是一種痛苦,而且,往往可能會更加痛苦……

那麼,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患病的時候,卻不宜用藥呢?

《孫子兵法》在〈九變〉裡說:

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

在用兵上,這就是說,不管是攻,還是不攻,一進一退,要顧全大局,不要貪圖小利,要專心致志,不要歧路亡羊,不要看到什麼軍隊便隨便攻擊,不要看到什麼城池便隨意進攻,不要看到什麼地方便恣意爭奪,否則,打了不該打的軍隊,攻了不該攻的城池,搶了不該搶的地方,只會得不償失,甚至因小失大,小勝不成,反而慘賠。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有時候,我們還是需要真的考慮病症的種類、用藥者的情況、藥物的性質,決定是否用藥。

簡單說,這就是「疾有所不醫,病有所不治,藥有所不用」的道理。

現在,藥罐子不妨跟大家一同說明一下:

一、軍有所不擊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蓋以銳卒勿攻,歸師勿遏,窮寇勿迫,死地不可攻。

所謂「軍有所不擊」,是指一些敵軍,該死不該打,例如銳卒、餌兵、歸師、窮寇,這些就是一些不宜攻擊的目標。

這些敵軍,梅堯臣在注釋裡,只是用了「往無利也」四個字,解釋這些原因。

舉例說,銳卒,不難理解,士氣高昂,鬥志旺盛,「士卒輕銳, 且勿攻之。(〈陳皥注〉)」強行進攻,就算獲勝,結果只會傷亡慘重。

至於,餌兵,主要的目的,根本就是「誘敵深入」!「餌我以利,必有奇伏。(〈王晳注〉)」強行進攻,自然「兵貪餌而敗。(〈梅堯臣注〉)」

至於,歸師、窮寇,人家歸心似箭,趕著打卡下班,「士卒思歸,志不可遏也。(〈李筌注〉)」「人懷歸心,必能死戰。(〈孟氏注〉)」在這些情況下,強行進攻,攔截對方,擋住對方,只會激發士兵必死的鬥志、死戰的決心,拼死一戰,誘發狗急跳牆的絕地反撲。

在用藥上,有時候,用藥治病,未必有害,但是,一定無利可言。

舉例說,一般普通的傷風、感冒,不需要服用抗生素,因為,大部分的病症,主要是病毒感染,例如鼻病毒(Rhinovirus),不是細菌感染。所以,在這些情況下,服用抗生素,未必能夠對症下藥,服用不當的話,反而可能會增加出現抗藥性的機會。

當然,服用抗病毒藥,用處未必很大。因為傷風、感冒只是一些自限性病症(Self-limiting Disease),在正常的情況下,大約在一星期內,會自行痊癒,所以,一般只需要服用一些紓緩相關症狀的藥物,例如收鼻水藥、通鼻塞藥、止咳藥、化痰藥,便是了。

這就是「疾有所不醫」的道理。

二、城有所不攻

曹操在注釋裡,補充說:

城小而固,糧饒,不可攻也。

張預在注釋裡,補充說:

拔之而不能守,委之而不為患,則不須攻也。

所謂「城有所不攻」,是指一些城池,固若金湯,銅牆鐵壁,在實際上,難以攻克,簡單說,是「不能」,或者,在戰略上,毫無軍事價值,沒有攻城的動機,簡單說,是「不為」。

這些城池,梅堯臣在注釋裡,只是用了「有所害也」四個字,概括這些情況。

在用藥上,有時候,用藥治病,未必有益,反而有害。

舉例說,如果是一些輕微的腹瀉的話,一般不建議服用止瀉藥。

因為,在相當程度上,腹瀉可以將腸道裡面相關的刺激物、致病原、毒素,排出體外,幫助改善腹瀉的症狀。

同時,如果是一些輕微的急性腹瀉的話,大多只是一些自限性病症,大部分在24至48小時內,大多會自行痊癒,所以,就算沒有用藥處理,一般而言,還是會不藥而癒的。一般只需要補充所流失的水分、電解質,避免出現脫水、電解質失衡、酸鹼值失衡的情況。

反過來,貿然服用止瀉藥,可能會讓這些刺激物、致病原、毒素滯留在腸道,從而延誤復原,不利痊癒。

當然,如果脫水的情況較嚴重的話,例如嬰兒、兒童,體內的水分大量流失,便可能需要調配口服補液鹽(Oral Rehydration Salts, ORS),補充體內因為腹瀉而流失的水分、電解質,減輕因為腹瀉所導致的症狀,例如脫水、電解質紊亂,從而紓緩嬰兒、兒童因為腹瀉而導致的輕度、中度脫水的現象。

止瀉藥的角色,在相當程度上,在緩解因為腹瀉所引起的不便。

當然,如果腹瀉持續一段時間,或者便中帶血或黏液,這時候,便應該盡快求醫處理。

這就是「病有所不治」的道理。

三、地有所不爭

曹操在注釋裡,補充說:

小利之地,方爭得而失之,則不爭也。

所謂「地有所不爭」,是指一些「得之難守,失之無害(〈杜牧注〉)」的地方,可有可無,沒有太大的軍事價值,簡單說,不是「兵家必爭之地」。

這些地方,梅堯臣在注釋裡,只是用了「得之無益者」五個字,形容這些地方。

在用藥上,有時候,用藥治病,未必有害,但是,同時未必有益。

其實,用藥之道,只是一個權衡利害的過程。誠然,用藥,當然是利多於害;不用藥,自然是害多於利。

但是,如果利害相抵呢?服不服?

舉例說,在治療便秘上,其中一種藥物,是一些刺激性瀉劑(Stimulating Laxative),例如番瀉葉(Senna)、Bisacodyl,雖然,可以紓緩便秘,而且,效果十分理想,但是,長期服用,可能會擾亂腸道正常蠕動的功能,讓腸道對藥物產生依賴性,形成一種惡性循環:用藥者需要不斷增加藥物的劑量,才能達到相同的藥效,直至腸道完全喪失正常的蠕動功能為止。

這時候,解決一個問題,但是,同時可能製造另一個問題,怎麼辦?

這時候,一利換一害,怎麼辦?換不換?

誠然,如果沒有其他選項的話,服用刺激性瀉劑,紓緩便秘,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合情合理。

慶幸的是,現在,治療便秘,還有很多其他選項,例如容積性瀉劑(Bulk-forming Laxative),有時候,未必真的需要用上這些刺激性瀉劑。

所以,在治療便秘上,刺激性瀉劑,一般只會視為第二、三線的藥物,因為,在需要的時候,偶爾使用,用來紓緩偶發性便秘。

image : pinteres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