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喜愛夜蒲

澳洲的喜愛夜蒲

在墨爾本生活了一段時間,離開前我決定要去 Club 見識見識,其實當時的我連香港的 Club 也未去過,簡直是年少無知,大鄉里出城,實在有點淆底,於是便約室友們一起去,人多勢眾應該不會有甚麼事吧?聽說去 Club 都會穿戰衣,所以我換了一條紅色斜肩的連身裙,還要保守地加件小外套。當晚在 Lion 很熱鬧,室友請我喝了一杯酒,讓我稍微放鬆了一點。跳了一會便有兩個鬼佬邀我和朋友一齊跳舞,就牽手跟轉圈而已,當時還覺得很好玩。

台灣室友平日很細心,對我和朋友都照顧周到,可是去了 Club 之後便很快地消失了,不用說當然是去了 yo 女;馬來西亞室友明明平日斯斯文文,但喝了幾杯後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還突然介紹他的同鄉給我認識,一個大隻佬,大隻到我覺得很可怕,然後他第一句便攬著我的腰想抄牌,感覺很不舒服,所以不久我便和朋友借尿遁,可是回到場內又再碰見他,還問我是否因為他太熱情而嚇到了,唯有裝作聽不到然後越跳越遠閃人。

接著有個美國佬邀我一起跳舞,我以為是一起舉手 YOYOYO 的那一種(天真 mode),因為附近的人都在 YOYOYO,所以便說 OK,怎料他想跳的是羅漫蒂刻二人舞,左右搖來搖去那種,那裡音樂又很吵,他在我耳邊不停用氣聲說話,其實我真的很想大笑並說:「妖!咁細聲聽鬼到你 UP 乜!」但我當然忍著,後來他越貼越近,又攬腰掃背,我不想再跟他跳舞,又不知如何拒絕,於是便向香港室友打眼色,之前他說過會「睇住」我和朋友,他裝作跳舞地過來幫我解圍,然後美國佬問:「Your friend?」我說:「YES。」他便無癮地走了。

我不想再麻煩朋友,於是看到不對勁的便不再跟他有眼神接觸,即使站在面前也當他透明,識趣的便會另找擸物,當然也有不識趣的,那我只好微笑地贈他一句 no,而他心裡應該也想回我一句 shit。例如有個澳洲人邀我一起跳舞,我拒絕了,他即時黑面,變臉快過港女,然後各自跳了一段時間,他又再過來邀我跳舞,我又拒絕,他又再黑面,到底他是忘了已經吃過檸檬還是以為我是另一個人?真有趣。

去 Club 之前也很好奇為甚麼這麼多人喜歡去,去過我就明白了,因為那個地方會讓你很放鬆,只是隨著音樂亂跳舞,沒有人會管你,你也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不用保持甚麼形象,想怎樣就怎樣,不過去完 Club 其實會有一種失落感,有點空虛的感覺,好像不知道自己剛剛做了甚麼似的。其實 Clubbing 真的不好玩,我不喜歡喝酒,又不喜歡洋腸,純跳舞放鬆?地板上全都是酒,很黏,一點也不好跳,所以試過一次便夠了。說穿了,這也只是個讓一群寂寞的人去放縱的地方吧。

P.S. 當晚埸內其實女多男少,大部分鬼妹都很 Wild,還有一個身材勁好穿 Deep V 的鬼妹烏低身打卓球,小妹都忍不住望了幾眼 LOL

 

作者 Fb:小盛女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