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我把回憶鎖上,把鎖匙留下來便出走

當年我把回憶鎖上,把鎖匙留下來便出走

原來塵封的回憶被揭開是這樣的感覺。

十年前的自己是怎樣的呢?在環境的轉變,一個接著一個的目標,現實的生活下,我都忘記了。

那個,在香港土生土長,還沒來到英國的那個米多莉,那個時候米多莉還不叫米多莉。

因為 facebook上的一張照片,我以為忘記了的東西突然浮現了出來。

照片裏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人。陌生,卻又有著極其熟悉的身影。我們應該認識,不然怎麼會是facebook朋友呢?為著探究這個人究竟是誰,喜愛胡思亂想的我開啓了回憶的潘朵拉寶盒,踏進中學年代的自己。

我快要不認得那個時代的我了,回憶定格在模糊的印象裏,沒有一段清晰的影像。畢業班在運動會上的賽跑、我在旁加油打氣的眼淚;不知道要測驗、所以逃了在社工室的沙發上;偷上xanga的電腦課、偷用手機叫外賣的不知甚麼課;實驗室Bunsen burner、地理室會轉動的黑板;學生會選舉的拉票活動有好多貼紙、一年一度的歌唱比賽,好朋友組合唱孫燕姿某一首歌…….好多好多,卻甚凌碎。

在翌日還要早起上班的一個晚上,我打開了回憶的盒子到天亮。

可是卻有更多更多的我記不起來,像失憶似的。誰是我的數學科老師?我們的班房在哪層?我下課後都幹些甚麼?grad din那一天的事情?最後一天上課,將離開去考會考的事情….?任憑我怎麼努力也想不起來。還有,那張照片裏的人是誰?急了,因為我害怕我的回憶就這樣失蹤;無法壓抑這份失落的心情,我冒昩的向一名舊同學詢問。

「舊同學,不好意思突然找你,我是….」我在 facebook 這樣開場。我離開的時候還沒有 facebook。

「米多莉!很高興你來找我!」沒想到對方還記得自己,甚至說怎麼會忘記。

怎麼會忘記?過去的事我遺忘了一大半!

照片裏的人是誰,謎題被舊同學解開了。我一直緊縐的眉頭放鬆,思考得炙熱的後腦勺像躺進冷冷的海水裏。心安定了,照片裏的人我既認識也不認識,聽說外表變化很大,難怪我不認得。

我猜我會這樣介懷 facebook 裏一張random的照片,是因為我怕我忘記了那個時代的甚麼大事情,而事情大得我扭曲了我的記憶,把不愉快的過去刪除,重新編寫。是會這樣的吧,心理學讀過,叫 false memory syndrome。

十年過去,有時新認識的朋友問我為什麼要去英國,我通常說我忘了,只知道從小時候我就很執著要離開香港。現在一想,是不是少年時代發生了甚麼事,以致如此堅定的要走呢?但與舊同學聊了起來,卻又不覺得發生過甚麼不好的事情。

欸想到這裏,這個重新編寫回憶的劇情,不是最近在最近一集《福爾摩斯》裏出現了嗎?果然是我腦洞大開了。愛亂來的思考節奏這一點,從小至今也沒有改變呢。

再怎麼說,我會忘記過去,可能只是因為當年我把回憶鎖上,把鎖匙留在香港就出走。

能擁有塵封的回憶,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這點令我內心十分愜意平穩,很好。

嗯,或許這篇文章也打開了你回憶的盒子。你的盒子都有甚麼呢?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