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片不一定只會笑-小男人週記。

賀歲片不一定只會笑-小男人週記。

電影我早幾日就看過,只是因為個人關係拖到現在才下筆。最近都沒有寫作的心情,抱歉。

原本我沒有看這電影的念頭,畢竟小男人系列不是我的年代,也怕不知前情提要。結果在「陪睇」之下找不到不明白的地方,更發現這部賀歲片不止無厘頭笑位與黃色笑話等賀歲片必有元素,看著梁寬這個角色不單止看到一點香港人的影子,更有點像鏡子裡的自己。

「將尊嚴留喺屋企」,「尊嚴值幾多錢」,不單是梁寬的金句,更是香港大多數人的心底話。在職場上面對上司面對顧客,即使聽著再難聽的說話或是拿自己的痛處開玩笑也要笑面迎人,說得俗一點就活像是一個「契弟」。也許為了糊口為了生活,忍是身為打工仔的我們必須學會的,只是當我們在團年飯面對家人那無知殘忍的寒噓甚至是面對情人的無理取鬧時,父母朋友在事前事後都會叫你忍耐習慣,不要把場面弄得太僵,大家和和氣氣就好。為何永遠要為了別人而苦了自己?為何永遠在顧全大局時總是要我作出讓步?為何別人的感受永遠比自己的重要?這是我心底的吶喊。香港人太習慣忍耐,尊嚴也許早已經忘記放在哪裡,唯一可以一吐苦水的時候就只有跟朋友或者相熟一點的同事圍著垃圾桶點起煙的時間,這也是為何煙價年年上升,煙民卻沒減小的一個原因。

曾經我所了解的對不起是在自己做錯事時用來表達歉意,但現在的的對不起早已變了質。當一個無理的客人對著侍應咆哮時道歉的卻是受罪的侍應,那對不起代表的意思還有何意義?梁寬在尾段那句「講句對唔住有幾難」也許說明了現今香港人的心態。為求盡快平息事件,也不管事情誰對誰錯就先道了歉,結果把對不起變得隨口就能說出來一樣。當說對不起比說早安還要平常,當對錯都已經混淆到無法分辨的地步,這樣的一個地方如何能找回尊嚴?更別說現在大家想掛在嘴邊的公義。對不起本來就是代表著你對對方表達真誠歉意的方法,只是現在的對不起已經失真。

小男人週記 3 印像中我只笑了一次,大概是一個突如其來的黃色笑話。當然我笑不出來不是這部電影不夠吸引,只是當晚我個人的心情問題。看著戲院中觀眾笑聲不斷,看著兩對 33D 在電影中晃個不停,作為一部賀歲片絕對是合格有餘,亦是香港眾多賀歲片中最值得一看。最後不得不提的是鄧月平的演技沒有想像中的生硬,比起千機變時期的Twins要好上數十倍;而曾經在朋友電影短片的功課中有過一而之緣的 Carmen Soup 原來早已踏上電影之路,大家不妨多點留意。

 

圖片來源:網絡取材

作者 Fb:毛言地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