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與藝術

人生與藝術

話說,上星期(發文的時候會變成兩星期)我學校請了黃修平導演來開講座。因為黃修平是金馬獎的評審,我們其中一位教授就問,怎樣的影片你才會選它入圍?有什麼特色?有什麼條件?

簡單來說就是我們應該拍一條怎樣的影片去拿獎。

黃修平回答了。教授應該不是很滿意,再換另一個問法,問黃修平,怎樣的影片你一定不會讓它入圍?

黃修平大概這樣說,沒說什麼才一定能得獎一定不能得獎,要拍自己想拍的。

我不是記得很清楚,因為我覺得這類的說法是廢話。任誰也能說的廢話。我也能說啊,你要聽我說嗎?

總覺得這些話,好像一直成長來,每每聽什麼什麼前輩或得獎者分享,必然聽過什麼勿忘初衷、寫自己想寫的、拍自己想拍的。聽得都膩了,往後再聽都不是很心,因為覺得又是什麼廢話。

我不覺得他們在說謊。我覺得他們真的拍自己想拍的,然後得了獎,就真的這樣分享。只是我見過很多別的例子:努力做自己,然後失敗。有小說家寫自己希望寫的,然後被腰斬,之後轉寫市場流行的,續集一本接一本。再之後,有人說這位小說家的新作沒有個人特色。

你知道這些事後,你還會相信要寫自己想寫的嗎?

黃修平說,尤其他自己也有教創作,他也希望他拍自己想拍。

我不覺得得我的教授很近利,只想着拿獎。我同時不覺得黃修平很理想。

我會覺得寫自己想寫的會比較有趣,但是光寫自己想寫就能成功嗎?

我知道創作不是為得獎,名成利就才算成功,而是不名成沒利沒就,何以生活呢?

我想起五四時期,有期中兩派分歧很大,一群是「為人生而藝術」,就是寫自己想寫的,展現個性,另一群是「為藝術而人生」。(當然五四時的為藝術而人生和現在這裏說的不同。)很多人都想為人生而藝術,但當藝術不能活我人生,我再憑什麼去藝術呢?

上網屢見有人罵youtuber賣廣告,不及以為單純為自己拍片有趣。道理還是那樣。

再舉上youtube拍片作例子。現在很多人都想拍片說自己打機,有一個我閒時會看的youtuber說,其實拍「打機片」有一個方法多點人看,就是用外語說話,用英文、用普通語拍,因為比起用廣東話,觀眾會多很多。我當時聽見,只能苦笑。

還有許多例子,諸如香港手機遊戲會開港台服,甚至翻譯成英文,弄個國際版。拍電影要想好合適的劇本,因為想要內地的資源和票房。

好像扯遠了一點。回來我教授想問拍怎樣的影片才獲獎。無他,獲獎是最快最簡單最直接和最能夠不和寫自己想寫違背的做法,如果有個方法、方向能導向獲獎,誰不想窺探一二呢?尤其面前有個和獲獎關連甚大的人。同樣,我的教授也是教創作的,如果是我也不希望學生在學後不再創作吧。

說到尾,如果說寫自己想寫是廢話的話,那我現在說的也是老生常談的廢話。希望你不像我聽黃修平說話那樣不專心吧。

 

文: 麻雀

Photo: Pinteres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