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請帶同腦袋一併長大

人類請帶同腦袋一併長大

我覺得有些 concept 非常重要,比如「我不一定是對」和「我不是全知」。

你記得這些,會變得謙卑,也會留有空間聆聽別人,同時讓自己擁有彈性,而不是僵直不懂變通。

最重要的是,你會遠離愚蠢多一步。

曾經有人和我辯論:
「如果我唔係覺得自己一定啱,我仲點捍衛自己嘅價值?如果連我都覺得自己錯,咁我做乜仲要堅持?」

我一時語塞,覺得有幾分道理。

同時又覺得哪裡不對勁。

違和感的事情都會留在腦海,直至靈光出現,打通任督二脈。
對的相反不一定是錯呀。

錯的事情我們當然毋需執著,不然就成了意氣用事。

但自己想要捍衛的事,希望堅持的事,不一定等於要確定是 100% 對才可以繼續。

與其說不需要確定,不如說是因為我們根本無法確定吧。

這和我們無法全知息息相關。

我們無法得知所有事情,因而我們只能在有限的資訊上分析事情,下判斷以及選擇。

生活說穿了就是一道選擇題。

食飯揀A餐還是B餐,接受甲公司的 offer 還是乙公司的,和X君在一起會更幸福抑或Y君會更令人愉快。

我們需要落決定。

毋容置疑。

但我只是希望每個人能夠在下了判決以後,記得自己沒可能知道事實的全部,留下少少 buffer 給別人,也留給自己。

我一直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我沒想過這些理所當然的概念,從沒有存在過在一些人的腦袋中。

和前度分手以後,也和一個 common friend 鬧翻了。

我生氣的點是大家認識了那麼久,他怎能認為我是因為另結新歡所以選擇分開?

他生氣的點是認為我在那段關係中未有盡全力維繫,對我很失望。

接近一年以後,我們終於再見面。

「點解你地嗰時會分手?」
「你地都知架啦。」
「未聽過你講嘛。」
「XXXXXXXXXXXX」
「咦,呢啲佢無同我地講過喎。咁佢又有啲過份。」
「所以我其實好嬲你。我地識左幾耐呀?你咁睇我。」

然後他講了我覺得震撼七百萬人的說話:
「喂,咁我點知咁多。咁我得到嘅資訊係咁多,我梗係咁諗架啦。」

我又再度語塞,覺得有哪裡不合理,卻講不出。
只覺得很委屈很委屈。

回家後我才想到,大佬你倒果為因呀。

正正因為你明白自己得到的資訊是不足夠的,才更要記得自己下的判斷不是最公允客觀吧。

怎麼這反倒成為你辯解的原因?
(都未計兩個成年人感情事無啦啦做乜要講你知)

我們永遠不可能全知,從而成為絕對。

這是需要 bear in mind 的概念。

是一種態度,毋關行動。

因而當我們發覺自己錯了,該有承認錯誤的覺悟,而不是賴皮推搪。

 

Photo: internet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