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甚麼都擁有

你不能甚麼都擁有

我一直對自己說,錢很重要──但比錢重要的,還有更多。
我堅持。
在這個以錢掛帥的世界,我想說,那並不容易。
I DO PAY FOR IT.

我喜歡寫作,很喜歡。
寫作除了講求時間,更需要的大概是心境,一種閒適或曰有餘力的心境。

每一次寫,都是一趟掏空的旅程。
安頓自己,讓靜謐滲透,慢慢把藏在腦海的思緒用文字勾勒出來,輕輕地。
寫完以後,很滿足,同時也疲累。
某部分的自己脫離掉身體,化成文字再生,走屬於她的路。
空白了的位置,也要適時填補,不然成了空殼,也就不可能再寫出甚麼動人的作品。
所以要閱讀,要體驗生活,要保持一顆靈敏的心。
在香港如此忙碌、嘈吵、急促的城市,可能嗎?
可以的,只要你不成為當中一份子。

畢業以後,朋友或同學搵錢或追夢的去做MT、銀行、老師、社工、空姐、記者……是的,今時今日除了搵錢,追夢也成為了香港人掛在口邊的事情。
我沒有宏大的志願,也沒有夢想,我只希望生活不那麼難過,同時擁有自由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從事著一份安穩並且絕大部分時間都能準時下班的工作。
人工不高,也大概不會有升遷機會。
即將做滿兩年。
仍然年輕的我當然少不免曾質疑自己,這樣你就滿足了嗎。
不想攀得更高,看看更廣闊的世界,試試自己的能力嗎?
假如大家心水清的話,該記得我曾轉過一次team。
但很快我就覺得不合適,甚至曾想過裸辭。
我連辭職信都打好了。

我無法讓工作成為我生活的重心,我也不願意被工作榨取枯竭下班以後只能放空。如果我曾販賣靈魂,我的靈魂大概是屬於寫作的。
Leader總是叫我趁年輕,快點進修,去讀個社工牌吧
香港人喜歡講career path,我知道如果我想發展我不想一生就這樣發不了達社會地位也不高,我該朝著這方向前行。
但我還是每次笑笑帶過便算。
要麼你做個hea的仆街社工,否則社工總是勞心勞力的,無論是因為心放了在client身上還是為了應付這個荒謬的社福制度。
不,我沒有這樣的打算。

咁你做作家去投稿去參加寫作比賽去點點啦。
我並不是沒有想過,但我始終提不起勁。
先不論全職寫作究竟能否養活自己。
我在早期曾嘗試過參加寫作比賽的,但我想我喜歡寫,我卻沒有贏得比賽那種能力。
我不是那一掛的。

我就只是個喜歡寫的人,喜歡那種寫甚麼就寫甚麼在甚麼時候寫就甚麼時候寫的任性和自由。
這樣也可以的吧。
當然可以。
又沒有傷害防礙到誰。

那是一種愜意的生活。
當然凡事總有代價。
在因為旅費無法和男朋友去旅行的時候,在看見有需要的朋友、組織需要捐款無法幫忙的時候,在因為貧窮而無法擺脫自卑的時候,我都會想如果我賺多啲錢就好了。
甚至我會懷疑到底自己有沒有做錯決定。

早一陣子,朋友瘋狂出post呻窮,他原本可以選擇一條康莊大道,他卻甘心放棄,走一條難行的路。
我一直沒有出聲。
這不是講句「你揀左就預左,忠於自己,努力呀!」或「你嘅選擇無錯,造福好多人架,支持你!」就可以再有力走下去就可以抒解的痛苦。

人的價值不建立在金錢之上,但窮呀。
窮嘅滋味你明唔明。
係被金錢束縛嘅感覺。
「呢餐飯好似好貴」、「做左呢樣今個月就唔可以做嗰樣」、「計下數先,俾完家用、找好guan loan電話費卡數租金,儲少少仲有幾多錢可以用呢」
……

我們沒有潦倒到要露宿街頭三餐不計,我們不屬於那個 category。
不需要用悲慘例子化解我們的呻吟。
但在我們的階層之中,我們明顯就只此而已。
假以時日,我們亦很大可能跌出和同輩同grade的生活質素圈。

有很多次我都問,怎麼樣,要不要力爭上游?
但我仍然沒有學懂游泳。
自由、時間、空間仍然戰勝對金錢的渴望。
這不需要嘉許艷羨,也不需要安慰鼓勵。

我只是想說無論哪一種生活方式,都沒有誰比誰高尚脫俗,並不是放下所有周遊列國才算經歷生命,也不是為兩餐營營役役便無價值。

一切,都只是關乎你想要怎麼樣的活著。

image credit : untha.co.u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