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神軍團 第一章三節

叛神軍團 第一章三節

第三節:少女的寶物

眾人沿著村內唯一的大路往前走。三少與無雙站在最前,方便可以檢視埋伏或陷阱機關之類;技術最平均的五行走在中間,可以隨時作前後支援,小四則跟在五行的後面,作為一個護盾,保護中間可能被突擊的危險。而荷米一直在後方觀察,一邊監察著後方的動靜及兩邊的情況,這就是「青風盜賊團」平時探索用的陣法。

青風盜賊團,在國境之內本來不算是什麼大型犯罪集團,只是一班劫富濟貧的義士,但經歷過一次大變後,如今只剩下五人。

眾人為了重震聲威,決定執行一些難度極高或是盜取價值連城的寶物,籍此來為「青風」再次打響名堂!可是卻在任務中失手,反過來落得被通緝的下場。

幸好那次只是荷米與其他人合作,軍方人員也只是認出荷米的綠色頭髮,其他的成員還沒有出現,所以才能輕鬆逃出亞佩路嘉國。

「想起那個女盜賊真可惡,害得首領被軍方通緝了!」五行說的就是那次任務,口口聲聲跟大家合作的女盜賊,最後卻不顧道義,為求脫身出賣了荷米。而更令她不悅的是,對方的身手及美貌也是在自己之上。

「別放在心!我們也只是利害一致才會互相合作罷了,我也沒有妄想過其他盜賊會跟我說道義。」荷米大方地說出口,反而令五行更不悅。

「首領真是個色鬼,看到漂亮的女生便沒有判斷力了……」

「怎會?我只會被漂亮的珠寶吸引!」荷米為了掩飾欣賞美女的嗜好,從口袋中取出了一隻閃著微光的耳環來証明自己的興趣,也就是當日所偷取的寶物。

「如果只是賣掉這一隻耳環,可以賺到多少錢?」五行好奇問到。

「無法估計……」荷米突然認真起來。

「因為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東西。」聽到後五行也吃了一驚,荷米再為她解釋。

「價值不在於耳環這飾物,而是鑲在耳環當中的『幻之晶石』。它是一顆無堅不摧的寶石,現在對它的研究還是十分神秘。大約在一年前,位於克里米山脈的內壁,有山上的居民發現它後,展轉流入到商家手中,得知道它的特性後開始不斷漲價,就連軍方也採取行動搜索,但可惜已經太遲,之後已經沒有新的發現。」

「也就是說世界上只有一粒這種晶石?」五行讚嘆著荷米手中的寶物。要是真的話,也可能會令大家從此過著一世無憂的生活。

「也不一定,我還是不太相信軍方的報告,它的特徵是在沒有光線底下也能閃出白色的光茫,晶瑩剔透,要發現它也相信不太困難。」

「荷米,還是收好寶物,這裡不是你想像中的安全。」無雙突然停下腳步,三少還沒有意識,聽到他的說話後,才發現自己比無雙走前了數步,馬上緊張地環顧四周。

眾人經過兩邊荒廢了的石屋,剩下眼前的一間教堂,被一道日舊失修的籬笆包圍著。

「這?有危險嗎?」荷米收好了耳環,閃身到前方,與三少及無雙一同警戒著。眾人走到教堂內圍的空地,四處也是凋零的花草樹木或荒廢的農地,還有一個枯井在一角。

「不知道……但地上也沒有鞋印,門窗也封了一道厚厚的塵埃,一點生活的感覺也沒有。」無雙輕嘆著,只是有種說不出的不安。

天色漸漸昏暗,眾人只好先亮起火把來照明。還不過一會,視線範圍只剩下籬笆之內。

「就算危險也沒有辦法,看來我們無可避免要在這裡留宿,最少這裡是一個可以擋風擋雨的地方。」說完話後,眾人開始分頭利事:荷米留守在外;無雙與五行分頭進入內堂檢查;善於處理陷阱的三少,從他的百寶袋中取出不少的工具,在教堂的四周開始佈下警戒的裝備;小四則一直在教堂的後門戒備。待大家協助完成防衛的工作後,眾人也回到教堂內的大堂休息。

入夜後的風沙突然增強,狂吼的北風在窗外不斷地拍打古舊的教堂木板,雖然多年來飽受北風的吹襲,但教堂還是屹立不倒,相信也不會因為多了五位倒楣的住客才突然塌下,至少不是今晚。

五行用大麻布包起捲曲了的身體,睡在溫暖的壁爐前;小四睡得很甜,還在不知情下被三少奪走了麻布,而同時蓋了兩張麻布的他,睡著時還是會冷得顫抖起來。無雙與荷米則坐在門前聊天,不想打擾眾人寶貴的休息時間。

「無雙,我們之後應該怎麼辦?這樣下去,可能未發財已經死於荒野了……」

「這次我們偷回來的寶物,在國內知名度甚高,已經沒有可能在國內找買家,或者可以從國外消息較差的北部入手,找一些遊牧民族來洽商吧。」荷米聽到後有點緊張。

北方的遊牧民族,都只是一些好勇鬥狠的野蠻戰士,真的會有這種經商的人嗎?要是他們看中了,只搶不買,那就十分糟糕了!

荷米又再拿出那隻發著微光的耳環,一再為這細小的寶物感到無奈。

可是這一點小小的光芒,在一片漆黑的四周下有如夜空最明亮的星星,無論多遠,也容易被發現,甚至可能令五人惹上了不應該有的麻煩。

「……也可以經南方的海邊,偷渡去別的國家,但港口……」無雙欲言又止。

「……我還以為你們不想回到港口那邊……算了,我不想太勉強你跟五行……」無雙冷笑了一聲後,令整間教堂也安靜得剩搖曳的吊燈那晃動的聲音。

風勢漸漸減弱,應該說是突然停了下來。聞說北部的天氣變化莫測,一時掛風、一時掛雨,在這時發生的靜止情況,也許都只是平常事。但寂靜得這樣突然,實在令人感到絕不尋常。

由進入村口的一刻開始,無雙已經感到不安。五行失手時,他還緊張得拔出雙刀來保護魯莽行事的她,如今到了內部更令人心寒,難道眾人不小心進入了惡魔的巢穴,或是有些更危險的事慢慢向他們接近?

「風沙停了,荷米,我想到外看看。」冷冷的一句說話,令荷米也緊張起來。

「讓我一起去吧……好等他們睡個好的……」荷也意識到一些事情,只好跟無雙一起行動。

這晚沒有月光,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下,只有二人手上的火把來照明,視線範圍約十多米,二人平衡站開,令可見的範圍增多了一點點,勉強可看到籬笆的缺口……

輕輕的腳步聲從二人中間傳來,是一個人,不但沒有驚動三少的機關,而且更是光明正大地走進來。

「……穿過了我們的陷阱,這不是一個普通的貨色……」荷米輕聲說後,二人開始沈默起來。

待他步入了照明的範圍,看到是一個女生,穿著一件銀藍色的輕鎧甲,手中緊握著腰間的佩劍,劍鋒被兩條奇怪的藍布帶包緊著。

一頭金黃色的長髮,鬢成一條長辮子,一臉雪白的皮膚,右邊耳背插有一隻細小的白色羽翼,藍色亮麗的眼睛警戒著二人,雖然是個年約十六七歲的妙齡少女,但感覺十分鎮定。

「我看到你剛才從窗內閃出白色的光芒,請問這是屬於你的物品嗎?」少女的聲音有點柔弱,但說話的語氣十分堅定,應該是有備而來的劍士。

「小姐,妳應該不是強盜吧?想打我這件寶物的主意嗎?」無雙配合著荷米說話的時間,觀察少女的動靜,慢慢移離荷米,企圖夾擊對手。

「我不是強盜或是盜賊,我最討厭就是盜竊的九流行為,我只是來取回屬於我們的東西。」

第三節完

 

文: 十三郎寫作團隊(一個人only)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這個麻,是一個名為「十三郎寫作團隊」的組織,主要是各種靈魂的混合體,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創作,但都以文字為主,所以又稱為「多媒體廢作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