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如葡萄,甜酸自己知

名校如葡萄,甜酸自己知

友人之中不乏父母,兒女年紀差不多,話題離不開選校和學業。友人選的幼稚園和小學都很勁很有名,只有我家孩兒讀名不經傳的學校。人家問為甚麼,很難三言兩語說得清。

從前父母送子女入讀那種好學校,大多是有其方法教出好成績,至少我讀過那間,就有本事令我在完全沒有補習的外力下大有進步。現在港爸港媽趨之若騖的「好學校」,卻多數是直資和私校,不受統一派位限制,可以擇優錄取,並有要求家長全力配合學校的霸氣,這樣谷不出好成績才怪。

如果今時今日的名校還像三十年前那麼真材實料,說不定我也會想讓孩子讀名校。但既然名校已經變了質(不是名校教好你,而是你要夠好名校才讓你讀),那就無謂浪費力氣去追逐、去送死。

我比較幸運(還是不幸?),小時候有個肯栽培、不算太催谷的「狼媽」(不算貓媽又不算虎媽,姑且已以狼稱之,媽媽不要生氣哦),現在虎媽們夢寐以求的名校、好成績、音體藝、讀大學,我都做到了。人就是這樣,未擁有過的東西會渴求,擁有過了又覺得不外如是。名校的確有教我讀好書,卻沒有幾多個老師有教我做好人,而且同學機心重、白鴿眼,童年過得不似童年,外人稱羨,事實是有苦自己知。

出身名校的人送子女入讀母校是近水樓台、順理成章。不過,根據個人目測,少時讀書一般的家長比「人生勝利組」更怪獸、更熱衷於送兒女去名校,至於這種「栽培」是教法得宜還是藥石亂投就不得而知。

一半得罪一半開玩笑地說,你和配偶的 DNA 如何,你子女的DNA也就如何。IQ 就如身材樣貌要靠點遺傳,大蕃薯的身高很難生出個姚明般的兒子,靠整容靚爆鏡的父母也不可能奢望兒像吳彥祖、女像周子瑜。自己當年到三年班都搞不清 ABC,卻要求自己子女三歲懂得A for Astronaut (甚至是 Assiduous),公平嗎?

當孩子不懂得做功課時,忍不住會埋怨:「那麼簡單怎麼會不懂?」且慢,「簡單」是對成年人簡單,仔細看看,重組七八個組件的句子、寫上六句完整句子的英文 guided writing,這種程度的功課,自己一年級時做到嗎?老實說,做不到。

雖說時代會進步,人類會進化,但也不是一蹴而就,由三十年前的「山,高山,高高的山。」變成「今天/早上,林鄭嬸嬸/到選舉辦/興高采烈地/提交/五百七十幾張/提名票。」吧?(真實功課當然不是這樣,舉例而已。)既然自己當年都做不到,那就要公平一些,忍口不要罵。程度正常的功課,要求子女自己做。太深的,從旁指引,但求交差,順便向學校反映。太淺太無聊的,用自己方法令它變得有趣

吃不到的葡萄可能也是甜的,不過名校學生趕功課趕到屎都唔得閒屙之類故事聽得太多,這串葡萄實在不敢下咽,狼吞虎嚥者,甜酸苦辣自己知。覺得讀名校幸福的不是孩子,往往是喜歡炫耀的家長。有個街坊孩子每天放學後去補習社溫習做功課,知道我家孩子都是留在家裡讓我督促做功課,對我女兒直率地說了一句:「你就好啦,有媽媽陪你做功課。」小孩子眼中的幸福可以是那樣簡單卑微,成年人卻以為可以用玩具、零用錢、去迪士尼這些不著邊際的東西去補償。

image : hket.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